海清主演电视剧:袭人为何也向宝玉挑战

来源:百度文库 编辑:中财网 时间:2024/06/22 08:28:36

袭人为何也向宝玉挑战

 

刘梦溪

 

    《红楼梦》第二十回,写“史大姑娘”史湘云来到了贾府,自然是是先到贾母处,黛玉也在座。而宝玉则是闻讯从宝钗那里赶过来。黛玉因此便不自在,没说两句就赌气回房了。宝玉于是过去安抚。刚见转机,史湘云又走来了。操着一口大舌头,不无机锋地说:“爱(二)哥哥,林姐姐,你们天天一处顽,我好容易来了,也不理我一理。”这句话透露一个信息,就是宝黛是天天在一起的。林黛玉嘲笑湘云把“二”读作“爱”。当然这种嘲笑也是与宝玉的纠葛解决后心情畅快的表现。

 

    史湘云反驳说:“他再不放人一点儿,专挑人的不好。你自己便比世人好,也不犯着见一个打趣一个。指出一个人来,你敢挑他,我就伏你。”黛玉问是谁?湘云说是宝姐姐,并说:“我算不如你,他怎么不如你呢。”湘云的话未免无心而太厉害,一是指出黛玉好挑剔别人,二是明说宝钗不比黛玉差,实际上就是认为比黛玉好。黛玉听史湘云如此说,便冷笑道:“我当是谁,原来是他!我那里敢挑他呢!”宝黛的口角因宝钗而起,此时湘云却又用宝钗将黛玉的军,这不是哪壶不开提那壶吗?所以宝玉立即用话岔开了。

 

    但读者不觉得这是矛盾的解决,只预感更大的波澜还在后头。

 

    宝玉面对钗黛的矛盾,已经一筹莫展。又来了一个史湘云,虽大体采取的是中立的立场,也表现出对黛玉的刻薄不以为然。但湘云是豁达的,明月清风,心不留迹。湘云所以就睡在黛玉的房子里,早上宝玉过去,看到两个人的睡相:“那林黛玉严严密密裹着一幅杏子红绫被,安稳合目而睡。那史湘云却一把青丝拖于枕畔,被只齐胸,一湾雪白的膀子撂于被外,又带着两个金镯子。”这样的美如画图的情景,宝玉也为之吸引。

 

    接着便是起床后,宝玉让湘云梳头。以前湘云也给宝玉梳过头,本没有什么。没想到袭人这次却大为恼火。袭人看到湘云给宝玉梳头的情景(书中说“看见这般光景”),就回到宝玉房间。恰好宝钗来了,问宝兄弟哪里去了,袭人说他哪里有在家的工夫──

 

宝钗听说,心中明白。又听袭人叹道:“姊妹们和气,也有个分寸礼节,也没个黑家白日闹的!凭人怎么劝,都是耳边风。”宝钗听了,心中暗忖道:“倒别看错了这个丫头,听他说话,倒有些识见。”宝钗便在炕上坐了,漫漫的闲言中套问他年纪家乡等语,留神窥察,其言语志量深可敬爱。

 

这段描写是说,宝钗、袭人从此结盟了。写宝钗连用了“暗忖”、“套问”、“窥察”三个语词,见出宝钗的心计。

 

    袭人虽是宝玉的丫头,地位非比寻常。实际上是未过明路的妾。第五回二人已有性的关系。后来宝玉还到袭人家里看过袭人。袭人借机曾对宝玉提出过“约法三章”:一是以后再不要说化灰化烟的话,二是不管真假也要作出喜欢读书的样子,三是不要吃别人嘴上的胭脂。现在他看到宝玉不仅和黛玉天天在一起,史湘云来了,更加“黑家白日的闹”,“分寸礼节”全然不讲,湘云竟然上手为宝玉梳头,属于自己份内的差事也公然被递夺,心里大不是滋味,郁闷得不得不向宝钗倾心一吐。

 

    可正在这时,宝玉回来了,宝钗走开。宝玉问宝钗为何走?袭人不理。再问,袭人说:“你问我么?我那里知道你们的原故。”袭人也向宝玉挑战了。而且“脸上气色非往日可比”。宝玉知道问题严重。问生气的原因,袭人说:“只是从今后别进这屋子了,横竖有人伏侍你。”一面说一面合眼倒在了床上。宝玉大惑不解,问麝月,麝月说:“我知道么?问你自己便明白了。”麝月和袭人站在了一起。《红楼梦》里的确是党派林立,到此,就宝玉身边的人物而言,宝钗、袭人、麝月一党已经初步形成。

 

    宝玉其实并不懂得这些,只感到心灰意懒,索性不用袭人伏侍,一个叫“四儿”的小丫头乘机倒茶端水,当然又惹出了日后的大麻烦。第七十七回盛怒的王夫人逐四儿,就是这次的“前科”。所以宝玉怀疑袭人,说:“四儿是我误了她,还是那年我和你拌嘴的那日起,叫上来做些细活,未免夺占了地位,故有今日。”

分享 分享到新浪Qing

1

阅读(34653) 评论 (68) 收藏(3) 转载(6) 打印举报 已投稿到: 排行榜 博论坛 圈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