演员张译 知乎:7·23报告出炉 “铁道部窝案”露面

来源:百度文库 编辑:中财网 时间:2024/06/22 07:19:26

 2011年12月28日,备受外界期待的温州动车事故调查报告,终于在临近年关时公布于众。

报告说,在事故抢险救援过程中,铁道部和上海铁路局存在处置不当、信息发布不及时、对社会关切回应不准确等问题,在社会上造成不良影响。

去年7月23日晚发生的甬温铁路动车追尾事故造成4节车厢坠江,40人死亡,近200人受伤。

温家宝总理主持的国务院会议在听完汇报之后,同意给予铁道部、承包商通信信号集团和通信信号研究设计院、上海铁路局等单位的54人党纪政纪处分的处理意见。

处分名单中3名高官“负主要领导责任”,分别是铁道部原部长刘志军、原副总工程师兼运输局长张曙光、通号集团总经理马骋。

其中刘志军与张曙光早在2011年2月涉嫌违法违纪受查被撤职,马骋则在8月于深圳因心脏病发不治。报告对刘、张的处理意见均为“另案一并处理”,而马骋则“不再追究责任”。

所谓“另案一并处理”,是因为刘、张因涉嫌严重违纪违法问题。会议还宣布,对于相关责任人员是否涉嫌犯罪问题,司法机关正在依法独立开展调查。

报告认为,刘志军“片面追求铁路工程建设速度而忽视安全管理,盲目确定开通时间,压缩建设工期”,致使甬温段铁路的安全检测和评估中出现违规。

刘志军未经批准擅自将甬温铁路项目批复的设计标准由每小时200公里提高到每小时250公里,而他的亲信张曙光则因对违规行为失察和把关不严属“工作严重失职”。

温州动车事故调查报告再次让刘志军、张曙光等铁路系统贪腐高官进入公众视野。这些贪腐官员的背后,就是铁道部这个独立王国权力过大、政企不分。

纵观去年岁末铁道部的频频动作,“改革”已成铁道部今年的关键词。用铁道部部长盛光祖的话说,要转变铁道部职能,解决政企不分、权力过于集中等问题。

群官“出轨”

2011年2月12日下午,官方通过新华网宣布,中组部“有关负责同志证实”,铁道部部长、党组书记刘志军“涉嫌严重违纪”接受调查。

刘志军在铁道部工作多年,2003年任铁道部长,当时中国正计划修建通往西藏的铁路,而长达1.3万公里的高铁网建设项目也是那时开始进行的。

在毫无征兆的情况下罢免刘志军,这给政企不分、改革滞后等沉疴积弊为中国公众诟病多年的铁道部带来了极大的震动。

刘志军虽然被称是养路工出身的铁道部长,但他被曝涉嫌侵吞巨额公款和包养多名情妇而落马。

来自铁路系统内部的消息称,官方通报刘志军的问题时:“不仅指其生活糜烂,还涉嫌受贿及帮助周围亲属从高铁相关工程中牟利。”

据报山西女商人丁书苗,就通过刘志军帮助安排铁路工程项目获中介费高达8亿元人民币,而丁书苗也给刘志军介绍多位年轻女子与之发生关系作为回报。

中国多年来最引人瞩目的一桩腐败案调查范围不断扩大。继刘志军后,被称为其“左膀右臂”的铁道部运输局局长、副总工程师张曙光也在2011年2月26日被停职审查。

张曙光曾被称为“高铁第一人”,他和刘志军都是“中国高速列车技术奠基人”,刘志军还以其雄心勃勃的铁路扩张计划赢得了“刘跃进”的绰号。

新华社当时的报道说,张曙光被免去铁道部副总工程师的职务,因“严重违纪”接受党内调查。

中国高铁项目问世时,张曙光是最常露面的人物之一,他经常代表铁道部在公开场合对中国高铁项目所创造的一个个里程碑而大加赞扬。

譬如在2010年12月3日,武(汉)广(州)高铁正式开行中国新一代高速动车组CRH380A时,列车最高时速达380公里。

张曙光对此表示,CRH380A高速动车组是目前世界上运营速度最快、科技含量最高的高速列车,他还说以后中国高速列车将达到时速500公里。

而张曙光还被传言在美国和瑞士有存款28亿美元,他的妻子王兴在美国洛杉矶还购置3处豪宅。其中一套别墅占地近3000平方米,住房面积为381平方米,拥有五间卧室。

到2011年7月下旬,铁道部运输局副局长苏顺虎被“双规”,他是又一位因刘志军涉嫌贪污腐败案件而被拉下马的铁道部高官。

苏顺虎是除刘志军外,第五名在刘志军案后落马的铁道部高官。在他被查前一个月,南昌铁路局局长邵力平、呼和浩特铁路局局长林奋强、副局长马俊飞三人也被“双规”。

“拔出萝卜带起泥”的事一直在轮番上演,紧接着的“出事者”,是昆明铁路局原局长闻清良,他在2011年8月16日被免职。

公开信息显示,铁道部在过去一年包括刘志军就有8位高官落马,而其他7位已确知与刘案有关联。

高铁全面忧患

铁道部是个敏感部门,这既是因为铁路在中国这样一个幅员辽阔的国家具有重要意义,也是因为中国正投入巨资建设遍布全国的高速铁路网。

但中国高速铁路网的迅速扩展让人对其质量和安全性产生了质疑,而铁道部高层官员里的这些贪腐使人不禁对中国高速铁路的安全性表示担忧。

在刘志军被解职后,中国的铁路系统和高速铁路被发现存在许多问题。随着刘志军和张曙光的相继落马,有关中国铁路扩张和高速列车建设的许多问题被揭开了盖子。

中国的高铁不仅有超过人民币1万亿元的债务,还被发现有重大安全风险,包括建设方面赶工期、对建筑材料的质量检测失之草率、在建设过程中忽视质量及使用劣质材料等。

就连一位负责质量检测的德国专家曾因对中国高铁建设质量不满而怒气冲冲离开了一次会议,而一位参与高铁项目的中国工程师也发誓永远不会乘坐国内高铁。

就在官方对原铁道部部长刘志军立案调查之际,来自国家审计署的一份中期审计报告称,光是京沪高速铁路项目,就被挪用了人民币1.87亿元。尽管被挪用的资金不到京沪高铁总投资额的千分之一,但当初正是这份报告把刘志军拉下了马。新华社的报道表示,审计有望为拘捕贪腐的官员开路。

极具讽刺的是,就在被查前一个月,刘志军以部长、党组书记身份对“2011年铁路反腐倡廉工作”提出了总体要求。

遗憾的是,刘志军本人及铁道部其他贪腐官员的腐败,正是源于未“管住自己”。

国务院总理温家宝在2011年2月27日通过互联网同海内外网民进行交流时,回答了关于刘志军滥用权力的问题。

一位网民提问说,刘志军因严重违纪被免去铁道部长职务再次凸显了如何管住“一把手”滥用权力。

温家宝表示,这要从制度上加以解决。出现官员贪腐主要是主要领导人权力过大、过于集中而又得不到约束。

而刘志军的继任者、现任铁道部长盛光祖则在次日即宣布,为提高运输一线职工收入,铁道部将建立运输生产一线职工岗位津贴,并要求尽快发放到位。

这显然是铁道部安抚最底层员工的一项措施。有评论人士指出,若要从根本上安抚民众,必须建立有效的监督机制,根除普遍存在的腐败现象。

铁道部“紧急改革”

盛光祖主政铁道部伊始,铁路的工程质量和安全问题开始成为“重中之重”。他要求在设计时速350公里的高铁线路上开行时速300公里的列车,“有更大的安全冗余”。

这显示中国铁路建设在经历前任部长刘志军被突然撤职后开始了新的调整,尤其是温州动车事故后,铁道部立即发紧急通知,要求全面检修线路及机车设备,确保安全。

就在2011年12月23日的全国铁路工作会议上,盛光祖在宣布2012年铁路基建投资缩水数据的同时,更是释放出了“体制改革”的信号。

盛光祖强调,要转变铁道部职能,解决政企不分、权力过于集中、企业市场主体缺位、经营机制不适应市场要求的问题。

铁道部2012年还要解决铁路安全和反腐倡廉等问题。盛光祖的这番表述,非常明确地显示实质性的铁路“体制改革”开始驶入轨道。

盛光祖说,根据“十二五”计划,铁道部在2012年将安排固定资产投资5000亿元,其中基本建设投资4000亿元,新线投产6366公里。

这一额度大大低于铁道部2011年的7000亿元投资额,延续了自刘志军被免职及温州动车事故后,铁路基建投资一路下滑的趋势。

盛光祖说,2012年铁道部要杜绝旅客死亡的客车事故和客车较大及以上责任事故、货车重大及以上责任事故、从业人员较大及以上事故,并要大力减少路外伤亡事故。

铁道部提出,要将社会监督作为评价站车服务质量的重要依据,聘请第三方机构对铁路客运服务进行满意度调查。

从目前的形势来看,铁路“体制改革”已提上议事日程。有消息透露,改革的突破点则是撤销铁路局建区域公司等政企分开措施,其后再将铁道部并入大交通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