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壁虎借尾巴图片:温州版吴英案发:施晓洁涉及非法集资七亿

来源:百度文库 编辑:中财网 时间:2024/07/16 10:36:17

[导读]温州爆出集资大案,永嘉80后女子、顺吉集团曾经的出纳施晓洁涉及非法集资涉案达7亿,资金流向成迷,被称为“吴英案”第二。

温州爆出集资大案,永嘉80后女子、顺吉集团曾经的出纳施晓洁,“非法集资涉案7亿余元、非法承兑汇票5亿余元”,至今未偿清债务高达7亿。

10月27日,施晓洁夫妇被永嘉县人民检察院批准逮捕,施晓洁涉嫌“集资诈骗罪,非法经营罪”。

此前,东阳人吴英涉嫌“集资诈骗罪”,金额达7.7亿。吴英的刑事案件一审判决死刑,二审于2011年4月7日开庭,至今未判。11月初,浙江省高院将吴英的“民事案”发回金华市中级人民法院重审。

刘生等十多位债权人分析,吴英玩转资本,靠的是本色集团;施晓洁腾挪资本,其工具是顺吉集团董事长“施顺吉的侄女”身份以及曾任顺吉集团的出纳职务。

多位债主认为,这些钱流进了顺吉集团。11月7日,顺吉集团董事长施顺吉对本报记者明确表示:“施晓洁集资,与顺吉没有任何关系。”

债权人的账本

11月6、7日晚,刘生、王在新、王红兵等十位债权人聚集温州万膳阁饭馆,他们抽着烟,谈论着每个人借出数千万、数百万给一个年轻女子——施晓洁。她生于1982年,永嘉上塘镇郭村人,父母皆为普通农民,在当地建有养殖场,至今劳碌。

改变施晓洁命运的是其伯父——永嘉知名企业顺吉集团董事长施顺吉。2005年,施晓洁大专毕业即进入顺吉集团担任出纳,顺吉集团称,施晓洁2009年10月21日停职。

顺吉集团为浙江省公路工程大型民营施工企业。据公开数据,2010年,顺吉集团完成产值20亿元以上,共有工程项目35个。2011年顺吉集团主要任务是: 1.新签合同额25亿元,力争30亿元。2.施工营业额16亿元,力争18亿元,实现利润8000万元。

“施晓洁,曾是顺吉集团融资的具体操作人。”据债权人王在新介绍,她的妻子曾在顺吉集团担任会计。因为施顺吉夫妇二人文化程度不高,对财务出身的施晓洁尤为信任。顺吉集团许多融资工作,如银行还贷、借贷等短期民间拆解等,都是施晓洁出面,与温州各大银行以及担保公司联系,并逐渐形成人脉网络。

2008年,影响施晓洁命运的一个重要人物出现——刘晓颂。这位“帅哥”历经多年打拼不得志,与施晓洁结婚后,二人开始“飞黄腾达”,生活奢侈。

“施晓洁,话不多,应该来说是一个有本事的人。”与刘晓颂相交七年的刘生介绍,截至2008年末,施晓洁夫妇二人的资产达到500万。

据刘生介绍,他2009年借款给施晓洁,这期间按照每月3分的利息,他一共收到的利息就有1500万左右,目前还有6000万元未收回,“那时候,因为背靠顺吉集团,谁都愿意借啊,谁不愿意赚钱啊”。举例来说,月息1分利,借款1000万,一个月回收利息就是10万,一年就可回收利息120万。

“施晓洁是个聪明人,赚了很多钱。”王在新介绍,借给她的钱,月利息2.5分至3分。然后她以5分~9分的利借给顺吉集团,从中谋利,“还有一段时间,施晓洁从事房地产短期拆借业务,9分利,很赚钱。”

“借钱80%至90%都是刘晓颂的朋友。”刘生说。刘晓颂整个家族转入此案,其哥哥和妹夫在永嘉税务、公安系统,而其村庄多名人员资金多被吸走,从数万到数千万都有;但施晓洁家族尚未曝出有人卷入。

资金流向之谜

10月27日,温州永嘉县人民检察院对施晓洁夫妇做出逮捕决定。施晓洁的罪名是,“非法集资涉案7亿余元、非法承兑汇票5亿余元”,而刘晓颂的罪名是“非法吸收存款罪”。

施晓洁向警方承认,她自2007年起,以共同投资放高利贷、承兑汇票贴现业务为由,以月利3至7分为诱饵,向亲朋好友集资,并将集资款用于支付高额利息、购房等。截至2011年9月20日,拆东墙补西墙无法弥补亏空,资金链断裂,导致案发,目前,涉案未清偿金额达7亿余元。

外表“风光无限、能量巨大”的施晓洁,资金断裂无任何征兆。不过,在时间上与温州“跑路潮”一致,9月温州资金链吃紧,大量企业主跑路,而施晓洁的资金链就在此时断裂。

债主张元介绍,8月5日施晓洁找到他,说有一个大工程需要资金投标,一个月周转,月利3分。张元筹到7200万。“9月5日还款日期到了,她却拿不出钱来。”很快,王在新、王红兵等债权人也找到施晓洁要利息,要本金。

2011年4月至8月,施晓洁频繁借钱,资金高达4亿之多。这些钱到底流向了何处?

有债主质疑,顺吉集团今年在沈阳有一个4.8亿投资项目,需要大量资金,施晓洁的钱可能流进了顺吉集团。

据施晓洁交代, 2010年12月,其欠债已达3.7亿元。为不让资金链断掉,2010年11月起,她开始做承兑汇票生意。先后购进票面金额5亿余元的承兑汇票,“亏本”卖给他人,以确保手中长期持有资金,但外债愈高。

债主们发现,施晓洁每次借款的由头为“投标几千万”,“项目合资几千万”,“某企业IPO投资4000万”等等。

“施晓洁没什么爱好,就喜欢吃美食,刘晓颂也就开开豪车,他们一年消费超不过200万。买高档别墅、名车、名表等不到1亿。还高利贷约1亿至2亿。”刘生分析,至少有4亿资金不知去向。

而据永嘉公安局领导透露,他们也一直在追查7亿资金去向,但因为施晓洁不配合,而这些资金又涉及100多个不明账户,调查仍在继续。

9月20日,施晓洁被刑事拘留前,债主曾逼迫施晓洁拿出大量资金来往单据,其中包含不少《保密函协议》。这些保密协议有多项规定,债务人不能定期偿债,担保人承担责任;在融资期间,借款双方做好一切保密,不得透露每笔业务的资金情况。这些协议涉及温州当地十多家公司担保。

争议焦点:顺吉集团悬疑

“目前,此案报案有20多人。事情进展还比较顺利。”11月7日,永嘉经侦支队一位民警说。

众多债主将矛头指向了顺吉集团。债权人介绍,永嘉自2002年便开始借高利贷,“永嘉几乎所有的高利贷公司都借过钱给顺吉集团,这是公开的秘密。”

“2007年前后,一个朋友借给顺吉集团2000万,一年的利息汇报达2000万。”王在新介绍,顺吉集团以路桥工程为主,投标需要大量资金。

“顺吉拆借资金,都是通过施晓洁。”王在新介绍,长期形成借贷关系,分不清楚,钱是借给施晓洁,还是借给顺吉集团。2009年以前,借款上都是有顺吉集团的公章,2009年之后大多只有施晓洁个人签名。

债主们介绍,施晓洁根本未曾离职,在顺吉集团办公。

两份收款收据直接指向顺吉集团与债主的借贷关系。

一份2009年12月29日的收据显示,顺吉集团向胡连元收款1000万;另外一份2011年1月26日的收据显示,顺吉集团向谢秀龙借款2300万,两份单据显示“出纳施晓洁”、“主管施顺吉”,有两人的签字,还盖有“顺吉集团有限公司”、“顺吉集团财务”公章。

对上述单据,11月7日,顺吉集团董事长施顺吉表示,有两种可能:其一,他的这个签名、公章都可能是伪造、模仿的;其二,施晓洁可能偷拿了公司的公章;其三,上述两笔资金并未最终流向顺吉集团,而是流向了施晓洁。“这些钱,不可能是现金,要走银行,公安机关可以查。”

“施晓洁早就停职了,她也与顺吉集团没有任何关系。”施顺吉表示,2009年初,他发现施晓洁的账目出现问题,“比如欠人家300万,变成了500万,之后一直核对账目,在2009年10月21日施晓洁停职。”

对于施晓洁参与拆借业务,施顺吉回忆道,2007年、2008年由于集团项目很多,周转资金频繁,如银行还贷期限到了,他先打电话借好,再让施晓洁跑腿。

“路桥基础设施是政府项目,发展平稳。”施顺吉表示,公司一直只专注路桥建设,无需大量资金。对于沈阳地产项目,他表示,那是合伙搞的,项目实际投资额仅3000万。

“为什么施晓洁打着顺吉集团旗号借款,那些借款人不打电话找我核实?”施顺吉愤怒地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