口红铅汞超标实验:中国社会的深层危机

来源:百度文库 编辑:中财网 时间:2020/10/23 02:08:17

中国经过三十年的改革开放之后,在社会整体生产力和物质财富有了长足进步的表象下,社会的深层也蕴藏了巨大危机和隐患。在总体上,改革开放的大局并无可非议,但是官方从来就没有从整体上认真总结和反思过改革开放以来的政策得失和潜伏的危机,这是极不负责任的行为!当政者为自己能“顺利”渡过在位期,对社会存在的大量问题视而不见,充耳不闻,不惜任由社会的肌体不断地走向溃败和腐烂,极力地维持着一个社会稳定的假象,其最终结果就是整个社会的大崩盘。 

    一. 社会阶层急剧分化,有产生社会对抗的趋势。

 

    当初改革开放的宗旨就是发展生产力,以实现社会的共同富裕。一直以来,总是提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如今的现实已不能让人相信中国还是什么社会主义!官方也很少再提社会主义的字眼。在市场化、民营化的国企改制风潮中,把大量本该属于全体国民的社会财富借着改革的名义,全部贱送给了极少数人,而让大多数曾为国有企业作出过巨大牺牲的企业职工群体再次成为改革的牺牲品。一部分人是富起来了,而大部分却变穷了,而且失去了基本的生存保障。如今整个社会的群体性事件不断,已经可以看到社会对抗的火苗,如果政府一味地采取打压的方式来实现所谓的“维稳”,那只会把社会对抗的能量隐蔽化,但也会越聚越大,总有一天会造成社会的大动荡。

 

    二. 权贵资本主义的形成,必将影响中国经济的健康发展。

 

    市场化、私有化本身没有所谓的好与不好,只是中国的市场化却不是法制化的市场,而是在权力操控下的被扭曲的市场经济,权力可以折合成“股本”而从市场中大量聚敛财富。这种权贵资本主义成了中国市场化改革的显著特征,私有化改制不是在公平的前提下的改制,而是掠夺式的改制,就是把原先由全社会国民所创造的财富在改革的旗号下,由权贵们“合法”地瓜分了。这种改制比西方的原始资本主义还要罪恶得多,它不仅缺乏应有的公平,而且让权贵经济的得益者变得厚脸无耻、贪得无厌和更加没有同情心;他们轻易地攫取了社会大众的财富又不必承担任何的社会责任,他们成了最没有社会责任感的群体;他们可以任意地压低甚至克扣工人的工资,使得工人群体享受不到任何改革的好处。目前在土地市场、国家和政府工程项目、矿产资源等领域可以说完全是权贵操控下的市场,这种权贵资本主义经济对中国经济的健康发展毒害极大。人们已不再信奉勤劳致富的信条,都知道通过权力和权钱交换可以获得巨额财富,这对勤奋守法的人来说就会产生信念的动摇,如果整个社会都变得相信权力的力量,那谁还会遵守市场游戏规则而守法经营呢?

 

    三. 黑恶势力已渗透到政治和市场的各个领域

 

    有专家形容中国社会有西西里化的趋势,就是在政治和经济各方面都被黑社会组织所控制。政府官员与黑社会勾结,特别是在房地产、色情娱乐行业、资源开采领域就更加明显。有权者通过黑恶势力谋钱,黑帮人员有钱后又钻进政府队伍里来。在农村基层非常突出,原来的地皮流氓,敲诈勒索聚敛财富后竟然可以通过“选举”成了合法的政府一员,那些乡村级的干部中这种现象尤其严重。有了权力后的黑帮人员会变本加厉地在土地、矿产、娱乐色情等领域大肆敛财,社会的黄赌毒越加泛滥!警匪一家,沆瀣一气,为非作歹,中国终于成了污七八糟的大臭缸。

 

    四. 裸官的大量存在是威胁国家安全的隐患

 

    据说美国的情报部门就掌握了中国118万裸官及其家属的隐私资料,这些人在国内搜刮的大量财富都由其子女和配偶们转移到海外,主要是一些西方国家,特别是美国。这些人不仅卷走了国家的巨额财富,更大危害在于,他们的把柄被西方国家所掌握,他们在中国的经济、外交政策方面处处被西方国家所牵制利用,有些人甚至会出卖国家利益,配合西方社会来损害自己国家民族的利益。在澳大利亚铁矿贸易、世界石油贸易、中国稀土出口、中国的粮食政策、中国汽车进口政策等等方面都可以发现那些裸官们的丑恶表演。有许多国家政策连普通老百姓都可以看出来是多么的荒唐,而却偏偏政府就能制定得出来。比如中国石油在国内就是不降价,但却被揭露把国内紧缺的石油产品低价再出口到外国,真不知他们按的什么心?而那个发改委总是为中石油、中石化护短,他们之间的利益关系不得不让人产生联想。

 

    由于大量的政府高官子女滞留国外,他们的一部分就是裸官们早就预谋好的狡兔三窟伎俩,要让这些人为国家利益着想恐怕很难;严重的是还有一部分人被西方国家所策反,他们会通过国内的政治关系影响政府决策。在西方国家损害我们的国家利益时,总有一些人跳出来叫喊“要冷静,要克制,要韬光养晦”等等,而且会把与西方国家的合理斗争也说成是不理智,在军事上更是惧美怕美到了可耻的地步!他们差一点就要国家直接投降美国算了。他们算计的是个人利益的安全,而不是国家利益的安全。如美元资产已被美国套牢,成了美国不断勒索中国政府的绳索;裸官们的子女滞留国外,已成了西方国家不断敲诈中国的人质。这是极其危险的国家安全隐患!

 

    五. 政府对西方国家在华行为不加监控非常危险

 

    中国许多人留学国外回到国内后,一些人很可能轻而易举地在政府谋职,虽然那种海外关系就等于敌特分子的年代已经过去,但我们也不要以为天下已成了大同世界,西方国家都是善良的君子。只要看看美俄之间的间谍战就可以想像出世界的复杂性,大量的留学出国人员在西方利益的诱惑下难免不会出卖国家利益,一些在西方公司谋职的人更是有可能,那个在澳大利亚公司的胡士泰就是一例。还有许多外国政府在华资助一些研究机构和人员,就常常为外国利益而不是中国利益说话,他们为外国利益摇旗呐喊还显得理直气壮,还或多或少地影响着政府的决策。如今中国社会涌现出大量的所谓专家教授,他们总是发表一些奇谈怪论,要么为利益集团而辩护,要么制造舆论为外国利益发声,总之这帮人就是一群吃里爬外的货色。政府对那些明显的卖国言论几乎不加追究,更不去认真地调查一下这些人是否有间谍背景,总之中国似乎成了卖国者的天堂,他们无论怎样损害国家利益都不必承担风险和责任。

 

    现在在华的外国人越来越多,他们不全是守法人士。如一些日本人总是在中国的敏感地区搞非法测绘,而且还有国内的一些机构和个人做他们的帮手,这种现象的大量出现是很危险的,我们的国家安全部门似乎很麻木。还有一些军事要地成了旅游点,央视记者还常常深入导弹基地采访曝光之类,真是很荒唐无知!

 

    六.改革缺乏制度建设,政府行政的短期行为严重

 

    改革的初期,邓小平说“摸着石头过河”,那是因为没有经验,只能一步一步地摸索着前进,“摸着石头过河 ”至少还有谨慎行事的意味。而如今三十年的时间过去了,改革仍然还是盲人骑瞎马式的毫无章法,头痛医头脚痛医脚,没有一个总体的规划和完整的制度设计。例如,当初为了拉高GDP,就借着改革的幌子,在医疗、教育、住房等攸关广大群众利益的领域下手,把社会弱势群体推向灾难的边缘。这种改革根本没有一个总体的、长远的制度设计和配套规划,只要政府可以增加收入,拉高了GDP就什么也不管了,这是一种极不负责任的行为!现在政府又要花大力气再在医疗、教育、住房等领域重新改革,浪费了巨大的社会资源和成本;为了快速的私有化,从中央到地方都不顾一切地大肆贱卖国有资产,在没有规范的混论局面下,官商勾结大肆瓜分国家财产,把广大群众推向灾难的深渊;为了大肆圈地,在国家没有出台法律制度规范好失地农民的生存保障和征地补偿的情况下,各地政府随心所欲地、廉价地从农民手中掠夺土地,把失地农民推到无依无靠的境地。

 

    更为可怕的是各级政府都是短期行为,只考虑自己在任的那几年,绝不考虑长远的规划,更不会考虑子孙后代的利益。全国性的疯狂圈地,根本不顾什么土地红线,更不顾国家的粮食安全;矿产资源的肆意开采,不顾环境,不顾后代,不顾国家资源安全大肆廉价出口(如稀土资源);为了政绩,不顾当地环境任意引进危害子孙后代的项目,不顾国家产业安全随意贱卖国有资产,把国家优势产业拿去与外国人盲目合资(如徐工集团就曾被当地政府差点拿去贱卖给外国公司)。以上这些行为常常不需要承担后果,做了就做了!一切都是打着改革的旗号,借着开放之名在倒行逆施,只要扛着改革开放这面大旗就可以为所欲为,无恶不作。所谓的问责制、离任审计制至今没有能够完善地建立起来,更不要说官员财产申报制度的建立了。

 

    我国政治制度原本是建立在社会主义经济基础之上的,如今经济已是资本主义的生产方式,原来的专制、权力垄断型社会管理模式已经完全背离了当前的经济基础,所以必须彻底加以改革。经济改革三十年,政治制度不仅没有进步,反而原来的优势也失去了。比如原来中央具有无比的权威性,令行禁止,如今可谓政令不出中南海。在中国政治领域似乎除了利益的瓜分外,好像已没有了任何政治道德和法律的约束;制定政策者并不优先考虑社会利益和民众利益,首先考虑的是自己的利益和小集团利益,“三个代表”简直成了天方夜谭。中国的政治中缺乏真正的民主监督,仅有的所谓监督只是权力内部的假监督,没有民众的参与就不可能有真正的监督。早在十多年前,中国总是讽刺印度的民主制度没有效率,决策过程复杂而缓慢,现在再来看中印政治制度的优劣,我们会得出与当年截然不同的结论。印度的民主决策表面上是慢了点,但从长远看,它更健康、更符合民众利益,更符合社会的长远利益!政治制度不改革就意味中国的经济改革的潜力已经发挥到尽头了,上层建筑已严重阻碍了经济基础的健康发展!在政治改革上越南已走在了中国的前头。沉舟侧畔千帆过,病树前头万木春,中国可以沾沾自喜的日子已经不多了!

 

    在中国,最可怕的是政府失去了公信力,社会失去了信仰,青年失去了理想,这样的社会还有什么希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