义乌中心医院电话号码:KNODELL?HAI评分系统是什么?

来源:百度文库 编辑:中财网 时间:2022/08/15 18:35:33
 在评估抗病毒治疗方面,最常用的是Knodell的组织学活动指数(Histologicalactivity index,HAI)评分系统,分别按界面性炎症、及桥接坏死的程度按0-10分评定;按小叶内肝细胞变性和坏死的范围及汇管区的炎症状况分别记分为0-4分,按纤维化的程度分别记1-4分。根据治疗前后的分值变化来评定药物治疗的效果,如治疗后较治疗前总分值≤2分以上者为改善;HAI变化+1-1为未改善;HAI上升2分时为恶化。Knodell评分系统在炎症活动度方面划分较细致易于掌握,但在纤维化分值方面偏低,过于简单。

 其后,Scheuer(1991年)、Ludwing(1993年)、Desmet(1994年)、Ishak(1995年)等相继提出了修改方案。1994年法国Chevallier提出了纤维化的形态结构与间隔数量相结合的半定量评分系统较为合理,随后国内王泰龄又加以修改,此方案根据小叶内的纤维化及汇管区的间隔长度给予一定分值外,还将纤维间隔的数量和宽度分值相乘并2倍比,这样仅在纤维化方面,最大分值可达到29分,抗纤维化治疗显效的标准为治疗后较治疗前计分≤5分,有效则为≤2分。

-----------------------------------------
Knodell积分系统(1981)它由代表肝损害的炎症、坏死、纤维化和结构改变等四个独立部分组成1)汇管区周边碎屑样坏死(PN)伴有或无BN(0-10分);(2)小叶内肝细胞变性和灶性坏死(0-4分);(3)汇管区炎症(0-4分);(4)纤维化(0-4分),以总积分表示病变活动程度[7]。其优点为1)临床使用十分广泛,积分具有可比性;(2)评价炎症活动的分值范围较宽(0-18),能提供较为精确的数值。但缺点是1)它应把评价HAI的前三项与代表纤维化的第四项分开计分;(2)某些分值的定义应比较严格,可减少不同的病理学家评价所出现的差异;(3)肝组织损伤的范围和严重程度应分开评价;(4)分数的设置应为一个连续的变量而不应中断(此方案积分中缺2分值),这样不利于科学的统计分析[4,10]。  Scheuer分级系统 1985年Lok和Scheuer等在评价慢性乙型肝炎重叠HDV感染的致病作用时,提出了一个比较简单的积分系统,将炎症活动程度分为1)0级:无炎症;(2)1级:汇管区炎症(CPH);(3)2级:轻度PN或灶性坏死(轻度CAH);(4)3级:中度PN(中度CAH);(5)4级:重度PN或桥样坏死(重度CAH)[11]。随后Scheuer等对该方案又进行了适当的修改,提出以病因为基础,组织学为辅,将慢性肝炎肝组织的炎症活动和纤维化程度各划分为4级和4期[12,13]。其优点是把汇管区炎症、汇管区周边界面性炎症(PN)和小叶内的炎症分开评价,并且与原来的CPH、CAH和CLH分类相对应,因而,容易被临床医生理解和接受;此外,肝纤维化和结构改变也单独评价;但缺点是标准简单,有的地方不够明确,因而重复性就差一些。 出处:慢性肝炎的诊断与分级分期的研究进展----------------------------------------临床上还有一个常用的评分系统是Metavir评分:    Metavir评分是专为丙型肝炎患者设计的评分,评分包括分级(grade,G)和分期(stage,S)两个系统。G代表炎症的严重程度和范围,S代表纤维化或瘢痕的范围。    G0  无炎症活动                            S0   无瘢痕   G1  轻度炎症活动                        S1   轻度瘢痕    G2  中度炎症活动                        S2   瘢痕超出血管区   G3  中-重度炎症活动                   S3   桥接纤维化    G4  重度炎症活动                        S4   肝硬化或晚期肝纤维化---------------------------------------------Chevallier评分系统是针对肝纤维化的评分,还未广泛应用。如果大家有兴趣的话,可以查原文Chevallier M, Guerret S, Chossegros P, Gerard F, Grimaud JA. A histological semiquantitative scoring system for evaluation of hepatic fibrosis in needle liver biopsy specimens: comparison with morphometric studies. Hepatology 1994;20:349–35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