嘉善经济技术开发区:大六壬心镜 一

来源:百度文库 编辑:中财网 时间:2022/08/08 06:43:17

大六壬心镜

[唐]徐道符·著

[清]程树勋·手录

《大六壬心镜》八卷,唐不欲子徐道符撰,宋元迄今,壬家奉为土臬,因其拟经作歌,用之无不验也。然世苦无全本,余求之十余年不可得。今年春,壬友吕君汉枫出写本壬书十数本示余,《心镜》其一,私心喜焉。惜转写讹误甚多,适程伟堂先生过舍纵谈壬术,亦以未观《心镜》全书为恨。自谓曾客维扬,于《通神集》集出一册,又未知有遗漏与误摘他文否。余以吕君抄本质之,程君雀跃后,即以其所集本与余校对,其本颇善,足以订正原文。然首例起九歌,非徐君之文,又《月将起例》、《十干课起例》、《天将顺逆》三歌,兹本无,未敢定为《心镜》。又《天将旦暮起例》一歌,兹载在《杂将门》之首;又《占怪•六丁歌》是他书而误采入;兵占一门,全未集入。程君语余依其序而复以臆裒辑。《序》未言及兵占,故遗漏误入不免也。余对校一过程本,郇应清注与《心镜》原本多同。余曾抄有明徐华胥子《六壬入式》一书,所引多《心镜》之注,间采其歌诀,故知之昭然者依正之;未审者应称郇注,附各条下,不分注;歌中其他书,足发明《心镜者》者,如郇注例;鄙见则以“愚按”二字别之,俾不混原注也;至兵占门,则以《六壬兵机三十占》校之,并采其注,亦如郇注例;又后附《渡河涉水》等四歌,则是余之管见。按徐君拟经作歌,复以经自注于歌下,使后学易于诵记而易晓文义,故注中多称“经云”。其卷数篇次,悉依旧观。古书无刻本,其制如今手捲,故曰卷一、卷二,书少而卷多,若书多而卷不,恐不便于展读也。《通志》、《浙江省书目》皆称三卷,盖后人约略分卷数,不足为据,书中之讹错,十去六七,仍有者俟佼;倘吕程二君又有善本见示,则是书之福,实学者之惠也。

嘉庆十九年,岁在甲戌,孟夏二十二日郑天民校记

予少喜三式之学,以六壬切于日用,尤笃好之。奈资性钝拙拙,又未得从海内名师游,故望洋窃叹,数十年茫无端绪也。岁甲戌,予友筱轩张君盛称程伟堂先生,当世隐君子,谈壬式辄奇中,予俛筱轩介绍,得亲丰范,先生谈数,悉依事阐理,每卜一课,所见之象苟于事无所当从,不略生枝节,于切中其事之理,罔弗反覆,详究一过,一一符合。予信先生学问之深,不能不疑先生有独得之奇也。先生言壬式之书,诡僻之说,讫无一验,抑或同此一门,胪列数解,亦无所取。今年春,出手录《心镜》见示,予受而卒业,深服先生搜索之苦心,注释之确当,可谓度尽金针矣。因劝付之剞劂,以公同好。夫以先生学贯天人,令早年蜚声艺苑,功业自必烂然。然与予南北各天,何从亲质?今先生名场念绝,又久客邗江,予得时时过从,析疑问难,岂非幸耶:兹既喜《心镜》之得窥全豹,并喜先生之相指引,似有前缘也。爰为序。

嘉庆二十二年季春谷旦,江都后学张维桢题于石蘿山房

余少时肄业于金华,伯兄屏山雅好六城,购得《指南》一书,而不能尽解。业师家寄巢先生因出《六壬通神集》,两相讨论,其书题曰“邵康节先生撰,尧都郇应清注。”实则《心镜》内杂占歌诀,不知何人手录而托名邵子焉。按郑樵《通知》所载,有《心镜歌》三卷,《心镜拾遗》一卷,《六经歌》一卷,皆为徐道符撰。据《心镜•自序》,知为诏肃宗时人,乃《唐志》又未载入,宋人凌福之称其拟经作歌,名曰《心镜》,乃假令诸例占法,以证三经,使人昭然易晓。先是,嘉祐年间,有元轸者,为仁宗占边事,明引《心镜》云:“游都量相干支畏,贼势凭凌难守持。”建炎年间,有邵彦和者,为伊妻占病,明引《心镜》云:“受气于秋何以决,妻在子兮夫立申。”今《心镜》中实皆有此歌句,则书出道符当无可疑,殆书成于唐,而盛行于宋也。曩见浙江所进书目,载有此书三卷,然则历年虽久,全部尚未遗亡。余游历苏杭,遍求肆中,渺不可得,仅于家鹏南裁定本内,见《心镜自序》一篇及各门歌诀。然支离庞杂,难以校讐,至于《集粹》、《银河棹》诸书,间杂载其杂占之歌,而其余不录。郭御青《大全》内又独采其卦象并神将之歌,而尽弃其杂占。且豕亥鲁鱼,各本皆不一而足。惟少时所见《能神集》歌与注,颇称完善,当日因习举子业,未及钞竟而罢,后伯兄远宦云南,业师又歌梁木,余则息影衡门,盘飧苜蓿。庚戌癸丑虽一再往金华,而有事系心,未遑及此。迨乙丑初冬,重往访于其家,始知此书久遭鼠损,不胜惋惜,犹幸往年予所抄者尚存别驾陈公寓内,乃于己巳年冬归而往取之,然校原书不过五分之有三耳。比年作客维扬,恒多暇日,尝胪列六壬各书,互相参考,见《心镜》措辞简要,显而易知,爰将各本中歌诀裒而抄之,因无原目,不能如旧编次,仅以意为先后,并归一册,以便诵读,尚有遗珠,当俟补也。呜呼!予之重于金华访求也,于今已八年,家居闻人有善本,辄怀饼以就抄,初不惮其寒暑也,于今或十九年,或二十三年,当其负笈从师,埙篪  吹和,一帘花影,半夜书声,则已三十五年矣。韶华不再,岁月如流,因辑此书,追思曩昔,使余何以为情也?

嘉庆壬申正月念四日伟堂程树勋自识

此余五年前裒集《心镜而记也,今年四月,余友郑休功先生以所校《心镜》全本寄予,为之捧诵数过,既喜慰予饥渴,又喜考校精详,爰以一月之功抄毕,而仍录此记于后者,以见予之雅慕是书匪朝夕。往年求全本而不得,未免零星补凑,萧艾杂采,可笑人也。丙子夏五又记。

此抄固照郑君原本,而微不同者,亦有三焉,郑君以郇注并入式等注,汇录于歌诀之后,不混原注,此法甚善。余历不便检阅,仍分录于各歌句之下,然恐其混原注,故以圈隔之,此其一也。

郑君原本凡出郑君之意者,皆录“愚按”,今归于手录,理合改为“郑按”,至出余之一知半解,则直书贱名焉,此其二也。

行人一门,郇注与入式皆失歌中本旨,今余引《龙首经》注之,似较二书为确。兵占一门,余昔未集,今郑君以《兵机三十占》校之,并采其注予又兼采刊本中《百炼金》之注,其《不可用日章》照刊本大全增入四句,此其三也。

往年闻得某公有《心镜》一书,注释最为渊博,从其借观而竟不可,作废既得此本,可以无求于彼矣,某公之与郑君吝不吝何如也?六月初三又书。

《大六壬心镜》目录

卷一
释课元微门
克贼第一 比用第二 涉害第三 遥克第四 昴星第五 别责第六 伏吟第七 返吟第八 八专第九
宗首九科门
元首卦 重审卦 知一卦 见机卦 蒿矢卦弹射附 虎视卦 信任卦 无依卦 帏簿不修卦
淫泆门
芜淫卦 泆女卦
卷二
新孕门
元胎卦 旺孕卦 德孕卦
隐匿门
三交卦 斩关卦游子卦 闭口卦 刑德卦
乖别门
解离卦 乱首卦 无禄卦 绝嗣卦 孤辰寡宿卦 龙战卦 励德卦 赘婿卦 物气卦 新故卦 八迍五福卦 始终卦
十杂卦
甲己卦 乙庚卦 丙辛卦 丁壬卦 戊癸卦 炎上卦 曲直卦 稼穑卦 从革卦 润下卦
卷三
凶否门
九丑卦 二烦卦 天祸卦 天寇卦 天网卦 天狱卦 死奇卦 魄化卦 三阴卦 飞魂卦 丧门卦 伏殃卦 天罗地网卦
吉泰门
三光卦 三阳卦 三奇卦 六仪卦 富贵卦 官爵卦 高盖乘轩卦 斫轮卦 铸印卦 龙德卦
卷四
杂神门
登明亥神 河魁戌神 从魁酉神 传送申神 小吉未神 胜光午神 太乙巳神 天罡辰神 太冲卯神 功曹寅神大吉丑神 神后子神
杂将门
贵人旦暮 天乙贵人己丑土将 前一螣蛇丁巳火将 前二朱雀丙午火将 前三六合乙卯木将,前四勾陈戊辰土将,前五青龙甲寅木将 后一天后壬子水将后二太阴辛酉金将 后三元武癸亥水将 后四太常己未土将 后五白虎庚申金将 后六天空戊戌土将 十二天将发用日干来意诀 十二天官杂主吉凶
三宫时门
绛宫时 明堂时 玉堂时 斗孟 斗仲 斗季
卷五
占宅门
占家宅 占迁移入宅 占分宅共住 占宅有鬼神否
修造门
岁月所忌 推月龙 
黄黑道门
推黄道方 黄道所在 修黄道所主 推黑道方 犯黑道所主 禳犯黑道
婚姻门
求婚成否 择妇所居方 占女邪正 占女妍丑 占妇人入门后吉凶
产育门
占母子吉凶 占怀孕生时 产迟速 产妇所向吉凶方
田蚕门
占种田 占养蚕
卷六
商贾门
占宜贩何物 占往何方吉 卖物获否
假借门
假借人物
奴婢门
占六畜 占畜病 占求失畜
官职门
求官占遂否 占辨文武官 占择日上官 在任逢差使
凶盗门
占逃亡 课逃时 占盗贼 占窝家 占疑何人为盗 占同居人何人为贼
官讼门
尊卑胜负 忧系出狱否 占罪轻重 占何罪
卷七
疾病门
占疾病生死 重详害气 病形状 何魁祟 又传论长生 占求医药 辨瘥期
行人门
行人归期 不知存亡远近 推将军法 近出何时归 又来期迟速 定行止及水路安危
天时门
占天晴否 占天雨否 占水涨退
杂课门
该 见否 期人来会 在客忧家 主人好恶 客寄物可纳否 谒贵人或 所求 人情虚实 占酒有无 渔猎得否 怪异 博戏
卷八
兵占门
出军择日 不可用日 野宿安营 行择吉道 察贼所在 疑贼前后 疑有伏兵 抽军避寇 遥望人来不择善恶 度关觇贼 恐贼来否 闻贼去未审突围出处 今日战敌 欲战审刑害 定胜负
今附
渡河涉水 觅水求粮 藏形遁迹 六十花甲纳音

大六壬心镜序

昔轩辕黄帝,元女降斯神式,往授三篇,既获之,藏之于金柜计二卷,后贤鹭起,穿凿著述渐多。如《灵辖》、《神枢》、《连珠式》、《花瓶记》、《元女青华》、《璧玉》、《龙首》、《金匮》、《雕科》,殊途同归,术繁难究。予不揣固陋,遍求众贤奥旨,编次杂占,删定文理,计备格一百八十一篇,分为八卷,排门定类,条节昭然。若能明此于心,射彼吉凶如镜,故以“心镜”为号,将阅同人耳。

大唐者符岁首,不欲子东海徐元道符自序

郑按:原本道符上有元字,疑是道符之名,道符或其字欤?然才诸书,无称徐元者,即《神定》所引亦称道符,兹未敢删,存之以俟博览之君子定焉。

伟堂按:程鹏南裁定本,明题者元,此吕君汉枫所得之本则题者符,一为肃宗年号,一为僖宗年号,相距一百十六年参,乃浙江所进之本又云宋徐疲乏符撰,殆传抄之误欤?

大六壬心镜卷一

释课元微门
克贼第一
四课之中一克下,便是初传立用神经云:“比言者,又谓之神次也。”郑按:注“经云”,不知出何经,今仍之下注,无此二字,亦不补。上下相参而克贼郑按:六壬之式作克下,又逢贼上至,取其贼上作初因经云:“上克下名曰克下,克上名曰贼。”独有一上克下,便是用神。如又有下贼,即无取上克,便取下贼上为用也。“下克上名曰贼”六字,伟堂据《神枢经》补。郑按:因者,因安装本位上神为中传,因中本位上神为末传。
比用第二
二三或四交相克经云:“或有二上、三上、四上克下者,或有二下、三下、四下贼上者,或二上克下,或二下贼上,三上克下,或三下贼上者,皆取今日比者为用。”,择其比者作均分经云:“择其今日比者,阳日以阳神为比,阴日以阴神为比。集之以类兮系之以均。”。常将天日比神用,阳日用阳阴同阴此二句郑据二式补入。
涉害第三
或有俱比俱不比经云:“今日有二阴神俱比俱不比,又有二阳神俱比俱不比。”,涉害最深为用始经:“以其受克、克害日最深者用之。”。有时涉害比相似,刚看日上柔支起经:“涉害复等,刚日以日上,柔日以辰上为用。”。从此即便是三传,学者求之须达理。
遥克第四
阴阳上下无相克一作“四课之中”,其中择取遥相贼。贼日之神为用神,弃日之克切须知经云:“四课一神贼今日干,今日干复克四课一神,即取贼今日之神为用,被今日所克之神勿用也”。如无克贼于今日,被日克神方用之经云:“四课中无神克今日,好取今日遥克之神为用也”。或有日克于两神,复有两神来贼日经云:“日遥克神名克,神遥克日名贼”。看其比者用为良比与不比者,依前篇,依此课之情不失。
昴星第五
四课又无遥相克,当须仰观伏昴星。刚看酉上为初用,柔视从魁何处停经云:“刚日仰视酉上神为用,柔日年从魁所临神为用”。假若从魁临亥地,用神当即是登明。中末乃附日辰上,刚日先辰后日云经云:“刚日以辰上神为中传,日上神为末传”。柔日先日后辰上经云:“柔日以日上神为中传,辰上神为末传”,虎视如何不免惊?
别责第六
四课不全三课备日辰上下只有三课,无克无遥别责例。刚日干合为初用刚日干合为用,柔日支辰三合位柔日支三合为用。皆以天上作初传干支合处神为用,阴阳中末干中寄中末二传皆在日上也。刚三柔六共九课辛丑、辛未各有两课,丙辰、戊午、戊辰、丁酉、辛酉各有一课,此课先贤俱总秘。
阳日例:假令八月戊午日卯时,戊课在巳,胜光加巳为日之阳神,第一课火土无克;小吉加午为日之阴神,第二课土火无克;小吉加午为辰之阳神,第三课土火无克;传送加未为辰之阴神,第四课金土无克。四课不备,上下无克,又无遥克、遥相贼,以日干合为用。戊与癸合,癸课在丑,丑上功曹为初传,中末归于日上,是寅午午为三传。
阴日例:假令正月辛丑日申将,辛课在戌,大吉加戌为日上阳神第一课土金无克;天罡加丑为日之阴神第二课,土土无克;辰之阳神第三课同,;小吉加辰为辰之阴神第四课,土土无克,四课不备,上下无克,又无遥克贼,当取日支三合,巳丑为支合,太乙加寅为初传,中末归于日上,即巳丑丑为三传矣。
伏吟第七三首
伏吟之卦见相克,便以克处为用神。或视课中无克者,刚看日上柔取辰经云:“刚日日 上神为用,柔日辰上神为用”。迤逦刑之作中末,合肥市此《玉历识其真》四经云:“先刑后冲为传。《格合》、《玉历》并迤逦相刑”。若也用神当自刑,次传还与日辰并。次传刑取将为末,如此课之占有灵。次传更复自刑者,从此冲取末为真。
且如乙丑日天罡经云:“乙丑日用天罡加乙,下贼上为用。天罡神自刑,缘在日上,即不得言。阴值自刑,以辰上为初传,所以却来辰上将大吉为次传,丑刑戌,河魁为末传。”,天罡自刑将比方故举此日比方其类。因何大吉将为次,刑取天魁为末场举问。乙木为缘下贼上,所以次传居丑乡。余即自刑阴日早,阳日次传辰上张此问答解在前篇。
返吟第八
返吟课得有相克,比与涉害为用之。次传还与初神对,末将却来初上居言来去相冲,末传在初上。来去相冲初共末,此卦通灵决不虚。假令辛巳遇返吟,太乙加亥作初传。冲着登明为次将,末处还冲太乙言经云:“先刑后冲以为末,不言来去相冲。但以《玉历》言。”。返吟何课无相克?惟有阴柔六个神。六个阴柔何日是?丑未配于丁己辛丁丑、丁未、己丑、己未、辛丑、辛未,此六日也。。须以辰冲井栏射,受敌上头为用真丑日冲巳,未日冲亥。立用对冲作传将立用神对冲,亦如上对冲法,传将所刑为末神终是刑也。
八专第九
八专之课号芜淫丁未、癸丑、甲寅、己未、庚申,皆两课也,有克比并涉害深即不取遥克。无克须当逆顺数,数时仍复看阳阴。刚日便从阳顺数,柔日还从阴逆行。皆数三神为发用,中末日上合天心四经云:“刚日从日上顺数三神为用,阴日从二课逆寻三神为用,次传与中传俱重日上,合天意。有时数到日辰上,三传飞散莫重临。正月己未酉时用,此卦占之难可寻独足课,经云:“假令正月己未日,酉时课从酉逆数到日辰上,三传飞散,如常课之法,不可重临在日上。”郑按,末四句入式作“有时三传叠日辰,还须飞散莫重临。假如正月己未酉,常人莫作独足吟”。
宗首九科门
八局之列,分为九科。每科成一卦,是九科之宗首。此九卦外皆独类于枝叶也。详卦名义,六十四卦。
元首卦
四课阴阳一克下,卦名元首是初神。臣忠子孝皆从顺,忧喜因男非女人上克下,事因男子起。上即为尊下卑小,斯为正理悉皆真。论官先者当为胜,后到之人理不伸四上克下,利为客。争讼先起者胜,宜先诉,不宜被告。
郑按:一上克下名“元首”,一下贼上“名始入”,一上在下又有一下贼上名“重审”,不可不细辨也。一歌云:“一位上克下,元首数为君。一位下克上,始入不忠称。”又云:“凡四课只有一上克下者,名曰元首数。凡四课只有一下克上者,为始入数。”
重审卦
下之凌上名重审有上克下,有下贼上,当以下贼上为用,子逆臣乖弟不恭。事起女人忧稍重,防奴害主起妻从下贼上名重审,为不顺之理。凡事不顺。万般为事皆难顺,官病相侵恐复重。论讼对之伸理吉,先诉虚张却主凶。
知一卦
知一卦何知,阴阳比日宜。事因同灰起,婚嫁失和怡。失物邻人取,逃亡不远离。论讼和允好,为事尚狐疑。
见机卦
神有两比两不比,上天垂象见人机。涉空发用为初将,作事羁迟多有疑。忧患难消经几日,占胎伤孕妇忌当时。盗贼不过邻里起逃良心必隐戚亲基。
蒿矢卦弹射卦附
神遥克日名蒿矢,射我虽端当不畏。日遥克神名弹射,纵饶得中定无力郑按:原本作“还无利。”今据《入式》改。贵人逆转子不良,天乙顺行臣不义。家有宾 来不可容,每忧口舌西南至。
虎视卦
用起昴星名虎视,秋兮在酉知生死。出入关梁日月门,举动稽留难进止三传上内有卯酉二字,主凶。刚日出门身不归,柔日伏匿忧难起柔日防不测灾来。女多淫泆问何历?此地出门难禁止。
信任卦
信任伏吟神,行人立至门。失物家内盗,逃者隐乡邻。病合难言语,占胎聋哑人。访人藏不出,行者却回轮行人即到,如若不到,即不来也。
无依卦
无依是返吟,逃者远追寻。合者庆分散,安巢改别林。守官须易位,结友也分襟。臣子俱怀背,夫妻有外心。所为多反复,占病两般侵。
帷簿不修卦
日值八专惟两课,阴阳并杂不分明天上一临地下二神,是谓阴阳并杂。帷簿不修何存礼?夫妇占之总不贞。厌翳私门元武袭天后为厌翳,六合为私门。初传乘此二将更重。见元武主淫泆也。嫂通于叔妹淫兄。人间密事真难测,元女留经鉴此情《元女经》云:“此卦阴阳不分,凡得此卦者,天将得元武、六合、太阴,皆主不正。
淫泆门
芜淫卦
阴阳不备是芜淫经云:“芜淫之卦,奸生其中。”,夫妇奸邪有外心。二女争男阳不足,两男共女保单阴。上之克下言夫过,反此诚为妇不仁。阳即不将阴处合,阴来阳处畏刑临日为阳,为夫;辰为阴噗妇。要知起例看正月,甲子时加卯课寻。甲上天魁子传送,甲夫阳也子妻阴。甲将就子忧申克甲将就子,为畏传送金,子近甲兮魁必侵子是水来就甲,怕天魁土克之 。支干上神交互克,是乖和睦失调琴。妻怀内喜私情有,申子相生水合金子上见申金生水,又三合,主妻与西南方人有情,余仿此。
泆女卦亦名失友,传见六合,名曰狡童
天后常为厌翳神,须知六合是私门。二将取名淫泆女,夫妻交失异情恩日夫,支妻。欲知男女谁用荡,更向传中辨将论。六合好为男诱女,元武女携男子奔初传天后,末传六合,为泆女,主女子淫荡。若安装传六合,末传天后,为狡童,主狂且诱女子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