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弓之鸟教学视频:叶剑英文革崛起 一场“二月逆流”靠边站

来源:百度文库 编辑:中财网 时间:2024/07/16 11:10:19
叶剑英文革崛起 一场“二月逆流”靠边站 星岛环球网 www.singtaonet.com .h1 {FONT-WEIGHT: bold; TEXT-JUSTIFY: inter-ideograph; FONT-SIZE: 22pt; MARGIN: 17pt 0cm 16.5pt; LINE-HEIGHT: 240%; TEXT-ALIGN: justify}.h2 {FONT-WEIGHT: bold; TEXT-JUSTIFY: inter-ideograph; FONT-SIZE: 16pt; MARGIN: 13pt 0cm; LINE-HEIGHT: 173%; TEXT-ALIGN: justify}.h3 {FONT-WEIGHT: bold; TEXT-JUSTIFY: inter-ideograph; FONT-SIZE: 16pt; MARGIN: 13pt 0cm; LINE-HEIGHT: 173%; TEXT-ALIGN: justify}DIV.union {FONT-SIZE: 14px; LINE-HEIGHT: 18px}DIV.union TD {FONT-SIZE: 14px; LINE-HEIGHT: 18px}.h1 {FONT-WEIGHT: bold; TEXT-JUSTIFY: inter-ideograph; FONT-SIZE: 22pt; MARGIN: 17pt 0cm 16.5pt; LINE-HEIGHT: 240%; TEXT-ALIGN: justify}.h2 {FONT-WEIGHT: bold; TEXT-JUSTIFY: inter-ideograph; FONT-SIZE: 16pt; MARGIN: 13pt 0cm; LINE-HEIGHT: 173%; TEXT-ALIGN: justify}.h3 {FONT-WEIGHT: bold; TEXT-JUSTIFY: inter-ideograph; FONT-SIZE: 16pt; MARGIN: 13pt 0cm; LINE-HEIGHT: 173%; TEXT-ALIGN: justify}.union {FONT-SIZE: 14px; LINE-HEIGHT: 18px}.union TD {FONT-SIZE: 14px; LINE-HEIGHT: 18px}

  叶剑英是中共党史上的重要人物,他在文革前并不受重用,一场文化大革命使叶剑英的政治命运发生逆转。但1968年的“二月逆流”也使叶剑英“靠边站”了一段时间。由于档案尚未完全解密,广东省社科院研究员单世联参照现有公开发表的论著,讲述了叶剑英的这段经历。

  1966年1月,叶剑英被任命为军委副主席,不久取代罗瑞卿兼任军委秘书长,并成为军委常务副主席;在同年8月召开的八届十一中全会上,又进入书记处和政治局,一度与徐向前(军委文革小组组长)一起具体领导军队文革;1971年“九一三事件”后,叶剑英取代林彪主持军委工作;1973年成为中共副主席;1976年10月,叶剑英参与领导了抓捕“四人帮”的斗争,直到次年邓小平复职之前,他是中共中央惟一的副主席,声望达到顶峰。

  作为文革中军委两次改组的受益者,叶剑英的政治命运直接取决于毛泽东的态度。1965年下半年,旨在清除罗瑞卿的计划开始实施,其机密程度,包括主持中央工作的刘少奇和军委第二副主席贺龙都蒙在鼓里。1966年3月批罗会议期间,叶剑英是主持会议的七人小组成员之一;当毛泽东准备与林彪决裂时,差不多处于流放状态的叶剑英又一次进入权力中枢。1970年庐山会议后,叶剑英被任命为陈伯达专案组组长周恩来的特别顾问,并实际参加政治局工作。

  导致1968年叶剑英“靠边”的直接原因是“二月逆流”。1967年1月22日,毛泽东接见参加军委扩大会的代表,听取了军方将领对文革的意见,对他们受到的委屈以及因此而来的不满感到震惊。毛泽东在会议的插话和讲话中,自始至终都同情军队的将领,一再声明不能冲击军事机关,并对一些过火行为提出了批评。

  这一安抚,显然鼓舞了叶剑英等人,他们“大闹怀仁堂”,向“中央文革”发起抗争。2月11日,周恩来在中南海怀仁堂主持召开政治局碰头会。会上,叶剑英怒斥中央文革一伙:“你们把党搞乱了,把政府搞乱了,把工厂农村搞乱了,你们还嫌不够,还一定要把军队搞乱,这样搞,你们想干什么?”

  叶剑英还说:“上海夺权,改名上海公社,这样大的问题,涉及到国家体制,不经政治局讨论,就擅自改变名称,又是想干什么?”

  叶剑英又问陈伯达:“我们不看书,不看报,也不懂得什么是巴黎公社的原则。请你解释一下,什么是巴黎公社的原则?革命,能不要党的领导吗?能不要军队吗?”

  2月11日晚,叶剑英向毛泽东汇报白天的争论,毛泽东表态说:“此事我已经知道了,你的对。”似乎并不在意。

  2月16日下午4时,周恩来照例在中南海怀仁堂召集政治局碰头会。会议的原定议程是“抓革命,促生产”。叶剑英等人再一次重拳出击,针对林彪一伙打着毛泽东的旗号进行反革命两面派活动,陈毅说了一段深刻有力的话:

  这些家伙上台,就是他们搞修正主义。在延安,刘少奇、邓小平、彭真,还有薄一波、刘澜涛、安子文这些人,还不是拥护毛泽东思想最起劲!他们(指“造反派”)没有反对过毛主席,他们根本没有见过毛主席!所谓反毛主席,挨整的是我们这些人。总理不是挨整吗?

  历史不是证明了到底谁是反对毛主席吗?(指林彪)以后还要看,还会证明。斯大林不是把班交给了赫鲁晓夫,搞修正主义吗?

  把文革与延安整风联系起来并说到斯大林晚年,这是“残酷打击无情斗争”的做法,也是对毛泽东最严重的批评。毛泽东可以容许叶剑英等11日对文革的不满和对“中央文革”的批评,但绝不能容忍对他本人的批评。

  在2月18日深夜紧急召开的政治局扩大会议上,毛泽东大发雷霆:“中央文革小组执行十一中全会精神,错误是百分之一、二、三,百分之九十七都是正确的。谁反对中央文革,我就坚决反对谁!你们要否定文化大革命,办不到!……你们说江青、陈伯达不行,那就让你陈毅来当中央文革组长吧,把陈伯达、江青逮捕、枪毙!让康生去充军!我也下台,你们把王明请回来当主席!你陈毅要翻延安整风的案,全党不答应!”

  相对而言,叶剑英的表现较能为毛泽东所容忍,这一点江青当时就发现了:“陈毅、谭震林、徐向前是错误路线的代表,叶剑英、李先念、余秋里是附和错误路线。”从2月25日到3月18日的五次“政治局生活会”上,受重点批判的也是谭、陈、徐三位。在毛泽东批准的批判“二月逆流”的报告中,叶剑英没有被点名。叶剑英还于1969年的“九大”上进入政治局,而陈毅则被赶出。

www.singtaone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