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主角生病受伤虐表:淮海词 秦观

来源:百度文库 编辑:中财网 时间:2024/07/20 04:54:38
提要   《淮海词》一卷,宋秦观撰。观有《淮海集》,已著录。《书录解题》载《淮海词》一卷,而传本俱称三卷。此本为毛晋所刻,仅八十七调,裒为一卷。乃杂采诸书而成,非其旧帙。其总目注原本三卷,特姑存旧数云尔。晋跋虽称订讹搜遗,而校雠尚多疏漏。如集内《长相思·铁瓮城高》一阕,乃用贺铸韵,尾句作“鸳鸯未老否”,《词汇》所载则作“鸳鸯未老绸缪”。考当时杨无咎亦有此调,与观同赋,注云用方回韵,其尾句乃“佳期永卜绸缪”,知《词汇》为是矣。又《河传》一阕尾句作“闷损人天不管”。考黄庭坚亦有此调,尾句作“好杀人天不管”。自注云:“因少游词,戏以‘好’字易‘瘦’字。”是观原词当是“瘦杀人天不管”,“闷损”二字为后人妄改也。至“唤起一声人悄”一阕,乃在黄州咏海棠作,调名《醉乡春》,详见《冷斋夜话》。此本乃阙其题,但以三方空记之,亦为失考。今并釐正,稍还其旧。观诗格不及苏黄,而词则情韵兼胜,在苏黄之上。流传虽少,要为倚声家一作手。宋叶梦得《避暑录话》曰:“秦少游亦善为乐府,语工而入律,知乐者谓之作家歌。”蔡绦《铁围山丛谈》亦记“观婿范温常预贵人家会。贵人有侍儿喜歌秦少游长短句,坐间略不顾温。酒酣欢洽,始问此郎何人。温遽起叉手对曰:‘某乃“山抹微云”女婿也。’闻者绝倒”云云。梦得,蔡京客。绦,蔡京子。而所言如是,则观词为当时所重可知矣。 淮海詞   憶仙姿(舊刻如夢令五闋今増入二闋)

  門外鴉啼楊栁,春色著人如酒。睡起熨沉香,玉腕不勝金斗。消痩,消痩,還是褪花時候。

  又

  遥夜沉沉如水,風緊驛亭深閉。夢破鼠窺燈,霜送曉寒侵被。無寐,無寐,門外馬嘶人起。

  又

  幽夢匆匆破後,籹粉亂紅霑袖。遥想酒醒來,無奈玉銷花痩。回首,回首,遶岸夕陽踈栁。

  又(或刻晏叔原)

  樓外殘陽紅滿,春入栁條將半。桃李不禁風,回首落英無限。腸斷,腸斷,人共楚天俱逺。

  又(或刻周美成)

  池上春歸何處,滿目落花飛絮。孤館悄無人,夢斷月堤歸路。無緒,無緒,簾外五更風雨。

  又(此二闋舊本逸)

  門外緑隂千頃,兩兩黃鸝相應。睡起不勝情,行到碧梧金井。人静,人静,風弄一枝花影。

  又

  鶯嘴啄花紅溜,燕尾點波緑皺。指冷玉笙寒,吹徹小梅春透。依舊,依舊,人與緑楊俱痩。

  昭君怨(春日寓意舊刻趙長卿)

  隔葉乳鴉聲軟,號斷日斜隂轉。楊栁小腰肢,畫樓西。役損風流心眼,眉上新愁無限。極目送雲行,此時情。

  調笑令

  漢宫選女適單于,明妃歛袂登氊車。玉容寂寞花無主,顧影徘徊泣路隅。行行漸入隂山路,目斷征鴻入雲去。獨抱琵琶恨更深,漢宫不見空回顧。

  回顧,漢宫路。捍撥檀槽鸞對舞,玉容寂寞花無主。顧影偷彈玉筯,未央宫殿知何處。目送征鴻南去。

  右王昭君

  金陵往昔帝王州,樂昌主第最風流。一朝隋兵到江上,共抱悽悽去國愁。越公萬騎鳴笳鼔,劒擁玉人天上去。空攜破鏡望紅塵,千古江楓籠輦路。

  輦路,江楓古。樓上吹簫人在否,菱花半璧香塵汙。往日繁華何處,舊歡新愛誰為主。啼笑兩難分付。

  右樂昌公主

  蒲中有女號崔徽,輕似南山翡翠兒。使君當日最寵愛,坐中對客常擁持。一見裴郎心似醉,夜解羅衣與門吏。西山寺裏樂未央,樂府至今歌翡翠。

  翡翠,好容止。誰使庸奴輕點綴,裴郎一見心如醉。笑裏偷傳深意,羅衣深夜與門吏。暗結城西幽會。

  右崔徽

  尚書有女名無雙,蛾眉如畫學新粧。伊家仙客最明俊,舅母惟只呼王郎。尚書往日先曾許,數載暌違今復遇。聞説襄江二十年,當時未必輕相慕。

  相慕,無雙女。當日尚書先曾許,王郎明俊神仙侣。腸斷别離情苦,數年暌恨今復遇。笑指襄江歸去。

  右無雙

  錦城春■〈日耎〉花欲飛,灼灼當庭舞柘枝。相君上客河東秀,自言那得傍人知。妾願身為梁上燕,朝朝暮暮長相見。雲收月墜海沉沉,淚滿紅綃寄腸斷。

  腸斷,繡簾捲。妾願身為梁上燕,朝朝暮暮長相見。莫遣恩遷情變,紅綃粉淚知何限。萬古空傳遺怨。

  右灼灼

  百尺樓髙燕子飛,樓上美人顰翠眉。將軍一去音容逺,只有年年舊燕歸。春風昨夜來深院,春色依然人不見。只餘明月照孤眠,回望舊恩空戀戀。

  戀戀,樓中燕。燕子樓空春日晚,將軍一去音容逺。空鎖樓中深院,春風重到人不見。十二闌干倚遍。

  右眄眄

  崔家有女名鶯鶯,未識春光先有情。河橋兵亂依蕭寺,紅愁緑慘見張生。張生一見春情重,明月拂牆花影動。夜半紅娘擁抱來,脉脉驚魂若春夢。

  春夢,神仙洞。冉冉拂牆花樹動,西廂待月知誰。共更覺玉人情重,紅娘深夜行雲送。困嚲釵橫金鳳。

  右崔鶯鶯

  若耶溪邉天氣秋,採蓮女兒溪岸頭笑。隔荷花共人語,煙波渺渺蕩輕舟。數聲水調紅嬌晚,棹轉舟回笑人逺。腸斷誰家逰冶郎,盡日踟蹰臨栁岸。

  栁岸,水清淺。笑折荷花呼女伴,盈盈日照新粧面。水調空傳幽怨,扁舟日暮笑聲逺。對此令人腸斷。

  右採蓮

  鑒湖樓閣與雲齊,樓上女兒名阿溪。十五能為綺麗句,平生未解出幽閨。謝郎巧思詩裁剪,能使佳人動幽怨。瓊枝璧月結芳期,斗帳雙雙成眷戀。

  眷戀,西湖岸。湖面樓臺侵雲漢,阿溪本是飛瓊伴。風月朱扉斜掩,謝郎巧思詩裁剪。能動芳懐幽怨。

  右煙中怨

  深閨女兒嬌復癡,春愁春恨那復知。舅兄唯有相拘意,暗想花心臨别時。離舟欲解春江暮,冉冉香魂逐君去。重來兩身復一身,夢覺春風話心素。

  心素,與誰語。始信别離情最苦,蘭舟欲解春江暮。精爽隨君歸去,異時擕手重來處。夢覺春風庭户。

  右離魂記

  生查子(時刻不載)

  眉黛逺山長,新栁開青眼。樓閣斷霞明,羅幕春寒淺。盃嫌玉漏遲,燭厭金刀剪。月色忽飛來,花影和簾捲。

  點絳唇(桃源記或刻蘇子瞻)

  醉漾輕舟,信流引到花深處。塵縁相誤,無計花間住。 煙水茫茫,回首斜陽暮。山無數亂紅如雨,不記來時路。

  又

  月轉烏啼,畫堂宫徵生離恨。美人愁悶,不管羅衣褪。 清淚斑斑,揮斷柔腸寸。嗔人問背燈偷揾,拭盡殘粧粉。

  浣溪沙(此首或刻歐陽永叔)

  漠漠輕寒上小樓,曉隂無賴似窮秋。澹煙流水畫屏幽。 自在飛花輕似夢,無邉絲雨細如愁。寶簾閒挂小銀鈎。

  又(亦刻歐陽永叔)

  香靨凝羞一笑開,栁腰如醉■〈日耎〉相挨。日長人困下樓臺。 照水有情聊整鬢,倚闌無緒更兠鞋。眼邉牽恨嬾歸來。

  又

  霜縞同心翠黛連,紅綃四角綴金錢。惱人香爇是龍涎。 枕上忽收疑是夢,燈前重看不成眠。又還一段惡姻緣。

  又

  脚上鞵兒四寸羅,唇邉朱粉一櫻多。見人無語但回波。 料得有心憐宋玉,只應無奈楚襄何。今生有分共伊麽。

  又(或刻張子野)

  錦帳重重捲暮霞,屏風曲曲鬬紅牙。恨人何事苦離家。 枕上夢魏飛不去,覺來紅日又西斜。滿庭芳草襯殘花。

  採桑子(元刻醜奴兒)

  夜來酒醒清無夢,愁倚闌干。露滴輕寒,雨打芙蓉淚不乾。佳人别後音塵悄,痩盡難■〈扌弃〉。明月無端,已過紅樓十二間。

  菩薩鬘

  蟲聲泣露驚秋枕,羅幃淚濕鴛鴦錦。獨卧玉肌涼,殘更與恨長。 隂風翻翠幔,雨澀燈花暗。畢竟不成眠,鴉啼金井寒。

  又(時刻不載)

  金風簌簌驚黃葉,高樓影轉銀蟾匝。夢斷繡簾垂,月明烏鵲飛。 新愁知幾鄦,欲似栁千絲。雁已不堪聞,砧聲何處村。

  減字木蘭花

  天涯舊恨,獨自凄涼人不問。欲見回腸,斷盡金爐小篆香。 黛蛾長歛,任是東風吹不展。困倚危樓,過盡飛鴻字字愁。

  好事近(夢中作)

  春路雨添花,花動一山春色。行到小溪深處,有黃鸝千百。 飛雲當面化龍蛇,夭矯轉空碧。醉卧古藤隂下,了不知南北。

  阮郎歸

  褪花新緑漸團枝,撲人風絮飛。秋千未拆水平堤,落紅成地衣。 遊蝶困,乳鶯啼,怨春春怎知。日長早被酒禁持,那堪更别離。

  又

  宫腰裊裊翠鬟鬆,夜堂深處逢。無端銀燭殞秋風,靈犀得暗通。 更有限,恨無窮,星河沉曉空。隴頭流水各西東,佳期如夢中。

  又

  瀟湘門外水平鋪,月寒征棹孤。紅粧飲罷少踟蹰,有人偷向隅。 揮玉筯,灑眞珠,梨花春雨餘。人人盡道斷腸初,那堪腸也無。

  又

  湘天風雨破寒初,深深庭院虚。麗譙吹罷小單于,迢迢清夜徂。 鄉夢斷,旅魂孤,崢嶸嵗又除。衡陽猶有雁傳書,郴陽和雁無。

  又(舊刻醉桃源另見今併入)

  碧天如水月如眉,城頭銀漏遲。緑波風動畫船移,嬌羞初見時。 銀燭暗,翠簾垂,芳心兩自知。楚臺魂斷曉雲飛,幽歡難再期。

  畫堂春

  落紅鋪徑水平池,弄晴小雨霏霏。杏園顦顇杜鵑啼,無奈春歸。 栁外畫樓獨上,凭闌手撚花枝。放花無語對斜暉,此恨誰知。

  又(或刻山谷年十六作)

  東風吹栁日初長,雨餘芳草斜陽。杏花零亂燕泥香,睡損紅粧。 寶篆煙消龍鳳,畫屏雲鎖瀟湘。夜寒微透薄羅裳,無限思量。

  海棠春(舊刻不載)

  流鶯窻外啼聲巧。睡未足、把人驚覺。翠被曉寒輕,寶篆沉煙裊。 宿酲未解宫娥報。道别院、笙歌會早。試問海棠花,昨夜開多少。

  一落索

  楊花終日飛舞。奈久長難駐。海潮雖是暫時來,却有箇、堪憑處。 紫府碧雲為路。好相將歸去。肯如薄倖五更風,不解與、花為主。

  虞美人影

  秦樓深鎖薄情種,清夜悠悠誰共。羞見枕衾鴛鳳,悶即和衣擁。 無端畫角嚴城動,驚破一番新夢。窓外月華霜重,聴徹梅花弄。

  又(時刻不載)

  碧紗影弄東風曉,一夜海棠開了。枝上數聲啼鳥,粧點知多少。 妬雲恨雨腰肢裊,眉黛不堪重埽。薄倖不來春老,羞帶宜男草。

  迎春樂

  菖蒲葉葉知多少,惟有箇、蜂兒妙。雨晴紅粉齊開了,露一點、嬌黃小。 早是被、曉風力暴,更春共、斜陽俱老。怎得花香深處,作箇蜂兒抱。(花香原作香香,恐是當時語。)

  南歌子(贈陶心兒)

  玉漏迢迢盡,銀潢淡淡橫。夢回宿酒未全醒,已被隣雞催起、怕天明。 臂上粧猶在,襟間淚尚盈。水邉燈火漸人行,天外一鈎殘月、帶三星。

  又

  愁鬢香雲墜,嬌眸氷玉裁。月幈風幌為誰開,天外不知音耗、百般猜。 玉露沾庭砌,金風動琯灰。相看有似夢初回,只恐又抛人去、幾時來。

  又

  香墨彎彎畫,燕脂淡淡勻。揉藍衫子杏黃裙,獨倚玉闌無語、點檀唇。 人去空流水,花飛半掩門。亂山何處覓行雲,又是一鈎新月、照黃昏。

  品令

  幸自得,一分索强,教人難喫。好好地惡了十來日,恰而今、較些不。 須管啜持教笑,又也何須肐織。衠倚賴臉兒得人惜,放軟頑、道不得。

  又

  掉又■〈月翟〉,天然箇品格,於中壓一。簾兒下時把鞵兒踢,語低低、笑咭咭。 每每秦樓相見,見了無限憐惜。人前强不欲相沾識,把不定、臉兒赤。

  玉樓春

  秋容老盡芙蓉院,草上霜花勻似剪。西樓促坐酒盃深,風壓繡簾香不捲。 玉纎慵整銀筝雁,紅袖時籠金鴨煗。嵗華一任委西風,獨有春紅留醉臉。

  鵲橋仙

  纎雲弄巧,飛星傳恨,銀漢迢迢暗度。金風玉露一相逢,便勝却人間無數。 柔情似水,佳期如夢,忍顧鵲橋歸路。兩情若是久長時,又豈在朝朝暮暮。

  虞美人

  高城望斷塵如霧,不見聮驂處。夕陽村外小灣頭,只有栁花無數、送歸舟。 瓊枝玉樹頻相見,只恨離人逺。欲將幽恨寄青樓,爭奈無情江水、不西流。

  又

  碧桃天上栽和露,不是凡花數。亂山深處水縈洄,可惜一枝如畫、為誰開。 輕寒細雨情何限,不道春難管。為君沉醉又何妨,祇怕酒醒時候、斷人腸。

  又

  行行信馬橫塘畔,烟水秋平岸。緑荷多少斜陽中,知為阿誰凝恨、背西風。 紅粧艇子來何處,蕩槳偷相顧。鴛鴦驚起不無愁,栁外一雙飛去、却回頭。

  南鄉子

  妙手寫徽眞,水剪雙眸點絳唇。疑是昔年窺宋玉,東隣,只露牆頭一半身。 往事已酸辛,誰記當年翠黛顰。盡道有些堪恨處,無情,任是無情也動人。

  踏莎行(郴州旅舍)

  霧失樓臺,月迷津渡。桃源望斷無尋處。可堪孤館閉春寒,杜鵑聲裏斜陽暮。 驛寄梅花,魚傳尺素。砌成此恨無重數。郴江幸自遶郴山,為誰流下瀟湘去。(坡翁絶愛此詞,尾兩句自書于扇,云:“少游巳矣,雖萬人何贖。”釋天隱註三體唐詩,謂此二句實自“沅湘日夜東流去,不為愁人往少時”變化。然■〈比阝〉之毖,彼泉水亦流于淇,已有此意,秦公葢出諸此。又王直方詩話載:黃山谷惜此詞斜陽暮意重,欲易之未得其字,今郴誌遂作斜陽度。愚謂此亦何害而病其重也。李太白詩“■〈日卷〉彼落日暮”,即斜陽暮也。劉禹錫“烏衣巷口夕陽斜”,杜工部“山木蒼蒼落日曛”,皆此意。别如韓文公《紀夢詩》中有“一人壯非少”,《石鼓歌》“安置妥帖平不頗”之類尤多,豈可亦謂之重耶。山谷當無此言,即誠出山谷,亦豈足為定論耶。)

  臨江仙

  千里瀟湘接藍浦,蘭橈昔日曾經。月高風定露華清。微波澄不動,冷浸一天星。 獨倚危樓情悄悄,遥聞妃瑟泠泠。新聲含盡古今情。曲終人不見,江上數峯青。

  又

  髻子偎人嬌不整,眼兒失睡微重。尋思模様早心忪。斷腸攜手處,何事太悤悤。 不忍殘紅猶在臂,翻疑夢裏相逢。遥憐南埭上孤篷。夕陽流水,紅滿淚痕中。

  蝶戀花

  曉日窺軒雙燕語。似與佳人,共惜春將暮。屈指豔陽都幾許,可無時霎閒風雨。 流水落花無問處。只有飛雲,冉冉來還去。持酒勸雲雲且住,憑君礙斷春歸路。

  河傳

  亂花飛絮,又望空鬬合,離人愁苦。那更夜來,一霎薄情風雨。暗掩將、春色去。 籬枯壁盡因誰做。若説相思,佛也眉兒聚。莫怪為伊,抵死縈腸惹肚。為没教、人恨處。

  又

  恨眉醉眼。甚輕輕覷著,神魂迷亂。常記那回,小曲闌干西畔。鬢雲鬆、羅襪剗。 丁香笑吐嬌無限。語軟聲低,道我何曾慣。雲雨未諧,早被東風吹散。痩殺人、天不管。

  江城子

  西城楊栁弄春柔。動離憂,淚難收。猶記多情,曾為繫歸舟。碧野朱橋當日事,人不見,水空流。 韶華不為少年留。恨悠悠,幾時休。飛絮落花,時候一登樓。便做春江都是淚,流不盡,許多愁。

  又

  南來飛燕北歸鴻。偶相逢,慘愁容。緑鬢朱顔,重見兩衰翁。别後悠悠君莫問,無限事,不言中。 小槽春酒滴珠紅。莫悤悤,滿金鍾。飲散落花,流水各西東。後會不知何處是,煙浪逺,暮雲重。

  又

  棗花金釧約柔荑。昔曾攜,事難期。只尺玉顔,和淚鎖金閨。恰似小園桃與李,雖同處,不同枝。 玉笙初度顫鸞箆。落花飛,為誰吹。月冷風高,此恨只天知。任是行人無定處,重相見,是何時。

  千秋嵗(謫虔州作)

  水邉沙外。城郭春寒退。花影亂,鶯聲碎。飄零踈酒盞,離别寛衣帶。人不見,碧雲暮合空相對。 憶昔西池會。鵷鷺同飛葢。攜手處,今誰在。日邉清夢斷,鏡裏朱顔改。春去也,飛紅萬點愁如海。

  一樷花

  年時今夜見師師。雙頰酒紅滋。踈簾半捲微燈外,露華上、煙裊涼颸。簮髻亂抛,偎人不起,彈淚唱新詞。 佳期。誰料久參差。愁緒暗縈絲。想應妙舞情歌罷,又還對、秋色嗟咨。惟有畫樓,當時明月,兩處照相思。

  促拍滿路花(一無促拍二字)

  露顆添花色。月彩投窓隙。春思如中酒,恨無力。洞房只尺,曾寄青鸞翼。雲散無蹤跡。羅帳熏殘,夢回無處尋覓。 輕紅膩白。步步熏蘭澤。約腕金環重,宜裝飾。未知安否,一向無消息。不似尋常憶。憶後教人,片時存濟不得。

  滿園花

  一向沉吟久。淚珠盈襟袖。我當初不合、苦撋就。慣縱得軟頑,見底心先有。行待癡心守。甚捻著脉子,倒把人來僝僽。 近日來、非常羅皁醜。佛也須眉皺。怎掩得衆人口,待收了孛羅。罷了從來斗。從今後。休道共我,夢見也、不能得勾。

  八六子(春怨)

  倚危亭。恨如芳草,凄凄剗盡還生。念栁外青總别後,水邉紅袂分時,悽然暗驚。 無端天與娉婷。夜月一簾幽夢,春風十里柔情。怎奈何、歡娛漸隨流水,素絃聲斷,翠綃香減,那堪片片飛花弄晚,濛濛殘雨籠晴。正銷凝。黃鸝又啼數聲。

  夢揚州

  晚雲収。正栁塘、煙雨初休。燕子未歸,側側輕寒如秋。小欄外、東風軟,透繡幃、花密香稠。江南逺,人何處,鷓鴣啼破春愁。 長記曽陪燕逰。酬妙舞清歌,麗錦纒頭。殢酒困花,十載因誰淹畱。醉鞭拂面歸來晚,望翠樓、簾捲金鈎。佳會阻,離情正亂,頻夢揚州。

  滿庭芳

  山抹微雲,天粘衰草,畫角聲斷譙門。暫停征棹,聊共引離尊。多少蓬萊舊事,空回首、煙靄紛紛。斜陽外,寒鴉數點,流水繞孤村。 消魂。當此際,香囊暗解,羅帶輕分。謾贏得、青樓薄倖名存。此去何時見也,襟袖上、空染啼痕。傷情處,高城望斷,燈火已黃昏。(“天粘衰草”,今本改“粘”作“連”,非也。韓文洞庭漫“汗粘天無壁”,張祜詩“草色粘天鶗鴂恨”,山谷詩“逺水粘天呑釣舟”,邵博詩“平浪勢粘天”,趙文昇詞“玉關芳草粘天碧”,嚴次山詞“粘雲紅影傷千,葉夢得詞“浪粘天蒲桃漲緑”,劉行簡詞“山翠欲粘天”,劉叔安詞“暮煙細草粘天逺”,“粘”字極工,且有出處。若作連天是小兒之語也。)

  又

  紅蓼花繁,黃蘆葉亂,夜深玉露初零。霽天空濶,雲淡楚江清。獨棹孤篷小艇,悠悠過、煙渚沙汀。金鈎細,絲綸慢捲,牽動一潭星。 時時,橫短笛,清風皓月,相與忘形。任人笑生涯,泛梗飄萍。飲罷不妨醉卧,塵勞事、有耳誰聴。江風静,日高未起,枕上酒微醒。

  又

  碧水驚秋,黃雲凝暮,敗葉零亂空堦。洞房人静,斜月照徘徊。又是重陽近也,幾處處,砧杵聲催。西窓下,風揺翠竹,疑是故人來。 傷懐。憎悵望,新懽易失,往事難猜。問籬邉黃菊,知為誰開。謾道愁須殢酒,酒未醒、愁已先回。憑闌久,金波漸轉,白露點蒼苔。

  又(咏茶 或刻黃山谷)

  北苑研膏,方圭圓璧,萬里名動京闗。碎身粉骨,功合上凌煙。尊爼風流戰勝,降春睡,開拓愁邉。纎纎捧,香泉濺乳,金縷鷓鴣斑。 相如,方病酒,一觴一詠,賓友羣賢。為扶起燈前,醉玉頽山。搜攪胸中萬巻,還傾動、三峽詞源。歸來晚,文君未寢,相對小粧殘。

  又(向誤王觀)

  晚色雲開,春隨人意,驟雨方過還晴。高臺芳樹,飛燕蹴紅英。舞困榆錢自落,鞦韆外、緑水橋平。東風裏,朱門映栁,低按小秦箏。 多情。行樂處,珠鈿翠葢,玉轡紅纓。漸酒空金榼,花困蓬瀛。豆冦梢頭舊恨,十年夢、屈指堪驚。凭闌久,踈煙淡日,寂莫下蕪城。(今本誤作“晚兎雲開”,不通。維揚張紞刻《詩餘譜》,以意改“兎”作“見”,亦非。按《花菴詞選》作“晚色雲開”,今從之。)

  又(茶詞)

  雅燕飛觴,清談揮麈,使君高會羣賢。密雲雙鳳,初破縷金。窓外爐煙似動。開尊試、一品奔泉。輕淘起,香生玉乳,雪濺紫甌圓。 嬌鬟。宜美眄,雙擎翠袖,穏步紅蓮。坐中客翻愁,酒醒歌闌。點上紗籠畫燭,花驄弄、月影當軒。頻相顧,餘歡未盡,欲去且留連。

  雨中花慢

  點指虚無征路,醉乗斑虯,逺訪西極。見天風吹落,滿空寒皇。玉女明星迎笑,何苦自淹塵域。正火輪飛上,霧捲煙開,洞觀金碧。 重重樓閣,橫枕鼇峯,水面倒銜蒼石。隨處有、竒香幽火,杳然難測。好是蟠桃熟後,阿環偷報消息。在青天碧海,一枝難遇,占取春色。

  長相思

  鐵罋城高,蒜山渡闊,干雲十二層樓。開尊待月,掩箔披風,依然燈火揚州。綺陌南頭。記歌名宛轉,鄉號温柔。曲檻俯清流,想花隂、誰繫蘭舟。 念凄絶秦絃,感深荆賦,相望幾許凝愁。勤勤裁尺素,奈雙魚、難渡瓜洲。曉鑒堪羞。潘鬢點、吳霜漸稠。幸于飛、鴛鴦未老綢繆。

  水龍吟(贈妓樓東玉)

  小樓連苑橫空,下窺繡轂雕鞍驟。踈簾半捲,單衣初試,清明時候。破煗輕風,弄晴微雨,欲無還有。賣花聲過盡,斜陽院落,紅成陣、飛鴛甃。 玉佩丁東别後,悵佳期、參差難又。名韁利鎖,天還知道,和天也痩。花下重門,栁邉深巷,不堪回首。念多情但有,當時皓月,照人依舊。

  鼓笛慢

  亂花樷裏曽攜手,窮豔景,迷歡賞。到如今誰把,雕鞍鎖定,阻遊人來往。好夢隨春逺,從前事、不堪思想。念香閨正杳,佳歡未偶,難留戀、空惆悵。 永夜嬋娟未滿,嘆玉樓、幾時重上。那堪萬里,却尋歸路,指陽闗孤唱。苦恨東流水,桃源路、欲回雙槳。仗何人,細與叮嚀問呵,我如今怎向。

  望海潮(廣陵懐古)

  星分牛斗,疆連淮海,揚州萬井提封。花發路香,鶯啼人起,朱簾十里春風。豪俊氣如虹。曳照春金紫,飛葢相從。巷入垂楊,畫橋南北翠煙中。 追思故國繁雄。有迷樓挂斗,月觀橫空。紋錦製帆,明珠濺雨,寧論雀馬魚龍。往事逐孤鴻。但亂雲流水,縈帶離宫。最好揮毫萬字,一飲拚千鍾。

  又(越州懐古)

  秦峰蒼翠,耶溪瀟灑,千巖萬壑争流。鴛瓦雉城,譙門畫戟,蓬萊燕閣三休。天際識歸舟。汎五湖煙月,西子同遊。茂草荒臺,苧羅村冷起閒愁。 何人覽古凝眸。悵朱顔易失,翠被難留。梅市舊書,蘭亭古墨,依稀風韻生秋。狂客鑑湖頭。有百年臺沼,終日夷猶。最好金龜換酒,相與醉滄洲。

  又(洛陽懐古)

  梅英踈淡,氷澌溶洩,東風暗換年華。金谷俊游,銅駞巷陌,新晴細履平沙。長記誤隨車。正絮翻蝶舞,芳思交加。栁下桃蹊,亂分春色到人家。 西園夜飲鳴笳。有華燈礙月,飛葢妨花,蘭苑未空,行人漸老,重來事事堪嗟。煙暝酒旗斜。但倚樓極目,時見棲鴉。無奈歸心暗隨,流水到天涯。

  又(别意)

  奴如飛絮,郎如流水,相沾便肯相隨。微月户庭,殘燈簾幙,怱怱共惜佳期。纔話暫分攜。早抱人嬌咽,雙淚紅垂。畫舸難停,翠幃輕别兩依依。 别來怎表相思。有分香帕子,合數松兒,紅粉脆痕,青牋嫩約,丁寧莫遣人知。成病也因誰。更自言秋杪,親去無疑。但恐生時注著,合有分于飛。

  風流子(初春)

  東風吹碧草,年華換、行客老滄洲。見梅吐舊英,栁揺新緑,惱人春色,還上枝頭,寸心亂,北隨雲黯黯,東逐水悠悠。斜日半山,暝煙兩岸,數聲橫笛,一葉扁舟。 青門同攜手,前歡記、渾似夢裏揚州。誰念斷腸南陌,回首西樓。算天長地久,有時有盡,奈何綿綿,此恨無休。擬待倩人説與,生怕人愁。

  沁園春(春思)

  宿靄迷空,膩雲籠日,晝景漸長。正蘭臯泥潤,誰家燕喜,蜜脾香少,觸處蜂忙。盡日無人簾幕挂,更風遞遊絲時過牆。微雨後,有桃愁杏怨,紅淚淋浪。 風流寸心易感,但依依竚立,回盡柔腸。念小奩瑤鑑,重勻絳蠟,玉籠金斗,時熨沉香。栁下相將遊冶處,便回首青樓成異鄉。相憶事,縱蠻牋萬叠,難寫微茫。

  醉鄉春(少游謫藤州,一日醉野人家,作此詞。本集不載,見于地志。或不識舀字,妄改,可笑。)

  喚起一聲人悄,衾冷夢寒窗曉。瘴雨過,海棠開,春色又添多少。 社甕釀成微笑,半缺椰瓢共舀。覺傾倒,急投牀,醉鄉廣大人間小。

  鷓鴣天(舊刻逸)

  枝上流鶯和淚聞,新啼痕間舊啼痕。一春魚鳥無消息,千里闗山勞夢魂。 無一語,對芳尊,安排腸斷到黃昏。甫能炙得燈兒了,雨打梨花深閉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