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之痕卢家渡无限:贾探春与巧姐儿--孝庄与多尔衮的亲女儿

来源:百度文库 编辑:中财网 时间:2021/01/26 15:57:21
贾探春与巧姐儿
--孝庄与多尔衮的亲女儿
隋邦森、隋海鹰
《金陵十二钗》正册里的贾探春与巧姐儿,两个演员共同隐射孝庄与多尔衮的亲女儿——这是《红楼梦》里隐藏最深的清宫秘史。红学界有人认为贾探春是不认亲娘与亲舅舅的“势利眼”,甚至认为巧姐儿差一点被卖出去当了侍妾或妓女,这些看法显然是天大的冤枉与误解。
(1)探春——《石头记》第五回《红楼梦曲子》云:后面又画着两人放风筝,一片大海,一只大船,船中有一女子掩面泣涕之状。也有四句写云:
才自精明志自高,生于末世运偏消。
清明涕送江边望,千里东风一梦遥。
(贾探春——多尔衮女儿)
《注解》
探春——多尔衮女儿。孝庄皇太后于顺治六年二月八日下嫁多尔衮,顺治七年八月初三,在汤若望(刘姥姥)助产手术帮助下,生了一个苦命的女儿,当时金贵得很,但半年后多尔衮暴死(顺治七年十二月初九),然后被挖坟鞭尸削爵夺产(顺治八年二月)。金贵的女儿不好办了,只好由孝庄皇太后养育长大,但玉牒上却不能承认是多尔衮与孝庄皇太后的女儿,只能写成多尔衮(贾政)与福晋博尔济吉特氏(赵姨娘)生的女儿(探春),但“探春”不认帐,不承认赵姨娘这个所谓的“亲娘”,认为她不过是皇家与自己的奴才,只承认自己的嫡母是孝庄皇太后(王夫人),而王夫人(孝庄皇太后)多次声明这个女儿“虽不是我亲生”云云,但却给予她固伦公主的最高爵位与待遇,甚至让她学习着管理与改革后宫(《敏探春兴利除宿弊》),最后将她远嫁察哈尔蒙古,成了亲王王妃——所谓“得此签者必得贵婿。”所谓“我们家已有了个王妃,难道你也是王妃不成。大喜,大喜。”
《石头记》第五回《红楼梦曲子》云:
〔分骨肉〕一帆风雨路三千,把骨肉家园齐来抛闪。恐哭损残年,告爹娘,休把儿悬念。自古穷通皆有定,离合岂无缘?从今分两地,各自保平安。奴去也,莫牵连。(探春——多尔衮女儿)
《注解》
这是最令人荡气回肠的一支曲子。“探春”不承认多尔衮的义子多尔博(贾环)是她的亲弟弟,她只和顺治皇帝(贾宝玉)这个亲兄长好,亲自给皇帝哥哥做鞋子。兄妹俩感情很深挚。见《石头记》第二十七回《滴翠亭杨妃戏彩蝶》。
第二十七回原文加注:
探春(妹妹)因说道:“这几天老爷可曾叫你?”宝玉(哥哥)笑道:“没有叫。”探春说:“昨儿我恍惚听见说老爷叫你出去的。”宝玉笑道:“那想是别人听错了,并没叫的。”探春又笑道:“这几个月,我又攒下有十来吊钱了。你还拿了去,明儿出门逛去的时侯,或是好字画,好轻巧顽意儿,替我带些来。”宝玉道:“我这么城里城外(指紫禁城)、大廊小庙的逛(指殿堂),也没见个新奇精致东西,左不过是那些金玉铜磁没处撂的古董(故宫里全是稀世珍宝与古董),再就是绸缎吃食衣服了。”探春道:“谁要这些。怎么像你上回买的那柳枝儿编的小篮子,整竹子根抠的香盒儿,胶泥垛的风炉儿,这就好了(须去琉璃厂或大珊栏)。我喜欢的什么似的,谁知他们都爱上了,都当宝贝似的抢了去了(宫里的女人觉得稀罕)。”宝玉笑道:“原来要这个。这不值什么,拿五百钱出去给小子们,管拉一车来。”探春道:“小厮们知道什么。你拣那朴而不俗、直而不拙者,这些东西,你多多的替我带了来。我还象上回的鞋作一双你穿,比那一双还加工夫,如何呢?”
《注解》
隐射顺治皇帝与多尔衮女儿兄妹情深。他们是亲兄妹。贾环隐射多尔博。多尔博是多铎的亲儿子,过继给多尔衮,实际是义子。多尔衮女儿不认他是亲兄弟。
第二十七回原文加注:
宝玉笑道:“你提起鞋来,我想起个故事:那一回我穿着,可巧遇见了老爷,老爷就不受用,问是谁作的。我那里敢提‘三妹妹’三个字,我就回说是前儿我生日,是舅母给的。老爷(多尔衮)听了是舅母给的,才不好说什么,半日还说:‘何苦来!虚耗人力,作践绫罗,作这样的东西。’我回来告诉了袭人,袭人说这还罢了,赵姨娘(多尔衮福晋)气的抱怨的了不得:‘正经兄弟(多尔博),鞋搭拉袜搭拉的没人看的见,且作这些东西!’”探春听说,登时沉下脸来,道:“这话糊涂到什么田地!怎么我是该作鞋的人么?环儿难道没有分例的,没有人的?一般的衣裳是衣裳,鞋袜是鞋袜,丫头老婆一屋子,怎么抱怨这些话!给谁听呢!我不过是闲着没事儿,作一双半双,爱给那个哥哥兄弟,随我的心。谁敢管我不成!这也是白气。”(注:根本不是对亲娘亲弟弟的态度)
《注解》
“赵姨娘气的抱怨的了不得:‘正经兄弟,鞋搭拉袜搭拉的没人看的见,且作这些东西!’”——多尔衮福晋强调,“探春”与多尔衮义子多尔博是“正经兄弟”。
第二十七回原文加注:
宝玉听了,点头笑道:“你不知道,他心里自然又有个想头了。”探春听说,益发动了气,将头一扭,说道:“连你也糊涂了!他那想头自然是有的,不过是那阴微鄙贱的见识。他只管这么想,我只管认得老爷、太太两个人,别人我一概不管(注:这是实话)。就是姊妹弟兄跟前,谁和我好,我就和谁好,什么偏的庶的,我也不知道。论理我不该说他,但忒昏愦的不象了!还有笑话呢:就是上回我给你那钱,替我带那顽的东西。过了两天,他见了我,也是说没钱使,怎么难,我也不理论。谁知后来丫头们出去了,他就抱怨起来,说我攒的钱为什么给你使,倒不给环儿使呢。我听见这话,又好笑又好气,我就出来往太太跟前去了。”(注:根本不是对亲娘亲弟弟的态度。更不是探春为了攀高枝,不认亲娘亲弟弟)正说着,只见宝钗那边笑道:“说完了,来罢。显见的是哥哥妹妹了,丢下别人,且说梯己去(注:旁观者清,确实是实话)。我们听一句儿就使不得了!”说着,探春宝玉二人方笑着来了。
《注解》
“探春听说,登时沉下脸来,道:“这话糊涂到什么田地!怎么我是该作鞋的人么?”——多尔衮女儿不承认“赵姨娘”是亲娘,认为她是“糊涂”东西。充其量是个名义上的假娘而已,自己没有给过继弟弟做鞋子的义务与兴趣。
“我不过是闲着没事儿,作一双半双,爱给那个哥哥兄弟,随我的心。谁敢管我不成!”——多尔衮与孝庄的女儿,只承认顺治皇帝是她的“正经兄弟”。
“我只管认得老爷、太太两个人,别人我一概不管。”——“探春”只承认多尔衮是自己的父亲,孝庄皇太后是自己的母亲,“别人我一概不管”。
“什么偏的庶的,我也不知道。论理我不该说他,但忒昏愦的不象了!”——对于自己在皇家玉牒中的地位,“探春”说“我也不知道”。但将她列为“赵姨娘”的女儿,她认为“忒昏愦的不象了!”
“他就抱怨起来,说我攒的钱为什么给你使,倒不给环儿使呢。我听见这话,又好笑又好气,我就出来往太太跟前去了。”——与“赵姨娘”呕了气,“探春”就去向亲生的母亲倾诉。
“显见的是哥哥妹妹了,丢下别人,且说梯己去。我们听一句儿就使不得了!”——此话很重要,挑明了“探春”的真实身份,挑明了顺治皇帝与多尔衮女儿是同母异父亲兄妹。薛宝钗隐射的废皇后静妃,心里有数,话里有话也。读者要仔细品味。否则,不可能出现这样的故事情节。贾探春更没有丝毫大义灭亲的意思。
红学家多数误会了这个可怜的女孩子——“探春在与李纨、宝钗一起暂管大观园中虽然显示出非凡的能力,但是总的说来,留给许多读者的印象都不是很好,总觉得她太势利,甚至连亲舅舅都不认,几乎也不想认亲娘了。”——周思源教授单纯分析小说,得出的结论,显然是错误的。任何人离开“真事隐”,而高谈阔论“假语存”,都会得出红学家这种错误的结论。说探春是“势利眼”,太冤枉了。
(2)巧姐儿——平定三藩后,多尔衮女儿的地位急转直下,由“王妃探春”迅速下降一辈,降为“村妇巧姐儿”。这固然与察哈尔蒙古在三藩之乱中也趁机叛乱有直接关系,但更重要的原因,是母亲孝庄太皇太后年老势衰,说话不算数了——“王熙凤力拙失人心”也。
1684年,康熙二十三年,康熙三十岁。正月,命整肃朝会礼仪;首次纂修《大清会典》,自崇德元年至康熙二十五年。
康熙二十五年《大清会典》完成,整理玉牒是皇室的重要内容,贬为庶人的多尔衮的女儿没有资格继续混在皇家玉牒里,只能削除爵位,也降为庶人。于是,多尔衮的女儿,从“王妃”贾探春的地位,突然下降为“村妇”巧姐的地位。此乃《红楼梦》最难懂的故事情节。隐得也最深。在小说情节中,又最莫名其妙,让人疑窦丛生。
多尔衮女儿降为村妇,从玉牒中清除,孝庄皇太后无可奈何,隐写在贾珍(康熙皇帝)查对周瑞(睿亲王后人)的果子账(皇家玉牒),与王熙凤二十五岁对平儿发表的可怜讲话中——第八十八回《正家法贾珍鞭悍仆》,与第一百一回《大观园月夜警幽魂》两回书里。
第八十八回原文加注:
周瑞(睿亲王多尔衮后人)答应了,一面叫人搬至凤姐儿院子(孝庄的慈宁宫)里去,又把庄上的账和果子交代明白(指康熙二十五年《大清会典》完成)。出去了一回儿,又进来回贾珍道:“才刚来的果子(皇家玉牒上儿孙的名单),大爷曾点过数目没有?”贾珍道:“我那里有工夫点这个呢?给了你账(《大清会典》),你照账点就是了。”周瑞道:“小的曾点过,也没有少,也不能多出来。大爷既留下底子(康熙皇帝心里有数,但左右为难),再叫送果子来的人(《大清会典》编者),问问他这账是真的假的(是否核实无误)。”贾珍道:“这是怎么说?不过是几个果子罢咧,有什么要紧?我又没有疑你(皇家两黄与正白旗没有疑忌镶白旗)。”
《注解》
康熙二十五年完成的《大清会典》,否定了多尔衮女儿的皇室子女的地位。等于否定了孝庄太皇太后作为皇家媳妇的资格。皇家内部心照不宣。朝野群臣心照不宣。历史典籍出现模糊效应。遵化昭西陵的位置与建制莫名其妙。
只有《石头记》的“果子账”一丝不苟。
第一百一回原文加注:
凤姐(姐姐,孝庄太皇太后)听了,半日不言语,长叹一声,说道:“你瞧瞧,这会子不是我十旺八旺的呢!明儿我要是死了,撂下这小孽障,还不知怎么样呢。”平儿(妹妹,原豪格福晋,后多尔衮侧福晋)笑道:“奶奶这是怎么说。大五更的何苦来呢?”凤姐冷笑道:“你那里知道?我是早已明白了,我也不久了。虽然活了二十五岁(指康熙二十五年,孝庄七十四岁),人家没见的也见了,没吃的也吃了,衣禄食禄也算全了,所有世上有的也都有了,气也赌尽了,强也算争足了,就是‘寿’字儿上头缺一点儿也罢了(名声欠佳)。”平儿听说,由不的眼圈儿红了。凤姐笑道:“你这会子不用假慈悲,我死了,你们只有喜欢的。你们一心一计和和气气的过日子,省的我是你们眼里的刺(不再干政)。只有一件,你们知好歹,只疼我那孩子(与多尔衮生的女儿)就是了。”平儿(孩子的老姨)听了,越发掉下泪来。
《注解》
康熙二十五年,孝庄七十四岁,这是大清国开国“裙钗”生命旅程的最后一年。平儿(原豪格福晋,后多尔衮侧福晋)的话逐步兑现了——“纵然我们在这儿操一百份的心,终归是要那边去的。”
孝庄心里有数,为了不让孙子康熙皇帝作难,也为了不使自己身后尴尬,她下懿旨云:“太宗奉安久,不可为我轻动。况我心恋汝父子,当于孝陵近地安厝,我心始无憾。”——每一个字,都是这位伟大女性的血和泪啊。
康熙二十六年十二月二十五日,孝庄去世,她的灵柩丘在遵化东陵的墙外,三十七年不能“入土为安”。
多尔衮的女儿“探春”完全失去了后台,蒙古族舅舅(王仁=忘仁)想出卖她的利益,满族兄弟多尔博(贾环)也想出卖她的利益。他们成了所谓“狠舅奸兄”也。因为王仁是王熙凤(孝庄)的兄长,所以是巧姐的舅舅。因为贾环(多尔博)是王夫人(孝庄)的庶子,所以是贾探春的兄弟——多尔博比多尔衮的女儿年长得多,但小说中探春比贾环年长些。
幸亏孝庄生前将多尔衮旧部图海从八品一下子提拔为二品,并授予“大将军印”,孝庄死后,图海知恩图报,取代汤若望的地位,成了保护多尔衮女儿的第二任“刘姥姥”,使“探春”失爵后变成的“巧姐儿”在自己的防区内“化险为夷”,“遇难呈祥”。她的老姨小博尔济吉特氏(平儿),是孝庄最小的亲妹妹,她始终呵护着这个有苦难言的孩子。
《石头记》第五回《红楼梦曲子》云:
后面又是一座荒村野店,有一美人在那里纺绩。其判云:
势败休云贵,家亡莫论亲。
偶因济刘氏,巧得遇恩人。
《石头记》第五回《红楼梦曲子》云
〔留余庆〕留余庆,留余庆,忽遇恩人,幸娘亲,幸娘亲,积得阴功。劝人生,济困扶穷,休似俺那爱银钱忘骨肉的狠舅奸兄!正是乘除加减,上有苍穹。
《注解》
这是多尔衮女儿在康熙朝中后期的结局。父亲多尔衮(大清国的实际开创者)早死了,母亲孝庄文皇后(大清国的实际开创者)又死了,自己的爵位虽然没有了,但还有一口饭吃——“势败休云贵,家亡莫论亲”也,认命吧,做个农家富婆吧——“自古穷通皆有定,离合岂无缘?”
读者理解上的困难,在于巧姐儿的年龄太小,与贾探春似乎相差很大岁数。其实不然。王熙凤死于二十六岁,隐射孝庄太皇太后死于康熙二十六年,后者的冥寿为七十五岁,当时多尔衮的女儿为三十六岁。巧姐儿之所以长不大,是受到王熙凤死于二十六岁的年龄限制也。
《石头记》是唯一涉及多尔衮与孝庄生女的历史典籍。这是中国历史的空白区。《红楼梦》揭示的隐秘史料,要不要认真研究,全看二十一世纪的中国人有没有这份聪明才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