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国首尔大学研究生申请条件:民主是不是好东西,人们已达成共识――为李君如辩护

来源:百度文库 编辑:中财网 时间:2024/06/21 15:46:00
民主是不是好东西,人们已达成共识――为李君如辩护陈国申
       关于“民主是不是好东西”的一场大论战,对阵一方是著名学者吴敏先生及支持他的部分网友,另一方是我党著名理论家李君如先生。

  与其说是论战,不好说是“围攻”。请大家注意,我在使用“围攻”一词时,并不涉及价值判断,即谁更具有道德上的优越性,而只是想说明双方的人数对比,并且李君如先生的文章是从早报上摘来的,有点被动“挨打”的架势。读罢之初,我不禁如广大网友一样,暗自佩服吴敏先生敏锐的眼光和敏捷的思维,抓住了问题的要害,一针见血。但内心深处总觉得有点不对劲,一时竞发现不了问题所在。又把吴文及网友留言读了几遍,才逐渐理清了思路。问题就出在争辩问题的本质及双方的人数上面:大家是在讨论一个关于“民主是不是好东西”的真理问题,是一个是非问题,在此类问题上,是不能用“民主”即人数多少来决定,况且在争论的时候也出现了我所不情愿看到的个别人近乎人身攻击的言辞。换句话说,人们如果是在讨论“我们要不要实现民主制”的决策方式这一问题,那么人数优劣就可以来解决问题了。

  如果在不该适用民主来解决问题时候用了民主,那么就有滥用民主的危险,就有了多数人暴政的嫌疑;当民主有侵害个人自由之虞时,我觉得应当站出来说话了。面对民主与自由的冲突,我爱民主,但更爱自由。在此需要特别声明的是,我与李君如素不相识,不知其人其事,也不知其言辞的出发点。他是理论家,其实是不需要我来辩护的,正如很多法学家在法庭上是不需要别人来为他辩护的。在这种背景下,与其说是在为李君如先生辩护,倒不如说是为李君如先生的“自由和权利”辩护,目前的形势大有“缺席审判”的味道了。正如律师为当事人辩护,并不代表他的立场与当事人一致一样,我为李君如辩护也不代表我赞同他的观点,而只是捍卫他的自由和权利。这正是我站出来要为李君如先生辩护的原因。

  当然更本质的,是要陈述我自己关于民主及其与自由关系的看法,我们应当维护“民主”的形象――我们切不可因为鼓动民主而侵害了自由。我们的民主还未真正实行,在这种情形下如果过于毁坏它的形象,倒是不利于民主的真正实行。

  面对“民主是不是好东西”这个论题,我联想起了古希腊一场著名 “论战”,即“法律统治与贤人政治”孰优孰劣的问题。论战双方都是古希腊最著名、也是西方最早的哲学家们。一方以苏格拉底、柏拉图为代表,他们否定法治,认为它过于死板,不能灵活地反映情势的变化,进而主张贤人政治、哲学王的统治,他们掌握了世界全部的知识,可以根据神的意思来进行统治,这是至善的统治;另一方以亚里士多德为代表,他认为,世界上没有哲学王出现,法律是最好的统治者。当然争论的结果再明确不过了,西方选择了“不是最好,但却不坏”的法律的统治。他们的争论为古希腊争论的几百年的“法治与人治”作了一个结论,而且。现在西方虽然普遍实行法治,但却没有几个人出来质疑“法律是不坏的统治”这句法律格言。

  话以至此,我的结论也就逐渐明确了,民主是不是好东西?其实,李君如先生、俞可平先生、吴敏先生(我在此对任何人都未用他们的官衔来称呼他们,因为我恪守在真理、民主面前人人平等的信条。),已经达成了共识。为什么这样说呢?原因就在于,大家对绝对完善的民主都没有任何不同的看法,之所以他们会对民主有不同的评价,是因为他们在各说各话,每个人对“民主”及“好”的定义是不同的。俞可平先生对民主作了一个辩证的解释,已经有了很周全的说法,我们暂且不表,下面着重分析李君如先生和吴敏先生的用词。

  李君如先生说民主是个不坏的东西,其“民主”是指一般意义上的民主,基本上是对民主作了一个概括性地说明,是就民主的整体属性而言的。但对它的评价和定性已经比较高了:从古希腊至今,民主已经有不少是非在身,说它是不坏的选择,尚未有比它更好的选择,已经是最高评价了。试问,没有更好的,它还不是(最)好的吗?他之所以没有说民主是“好”东西,在他看来,“好”代表“至善”,有一点瑕疵就不是好。即李君如先生的结论是:民主是当下政治体制改革的唯一选择。如果通过制度创新,把民主的缺陷克服掉,那就更完美了。

  另外,也许李君如先生的言辞里还表达着这样一种论调,在推行民主改革的时候,不要把它看得过于完善,尤其是当民主还处于实验、考察阶段的时候。如果人们把民主看得过于完善,一旦民主的某个弊端暴露出来,就会招致某些人的不满,这种不满一旦被某些极左势力所利用,民主就有被扼杀的危险。正如人们对市场的期望过高一样,当一旦出现市场失灵、弱势群体衣食无靠时,市场机制就很容易被极左势利所扼杀,计划经济的思潮又会抬头。依法治国在推行的过程中也遇到了类似的问题。国家确立“依法治国”的方针之后,人们奔走相告,以为权利的春天要来了,后来司法腐败等问题出现后,甚至司法独立都成了人们打击的对象,各种人治思潮甚至以德治国又被抬了出来。这些教训还不够?我们主张民主政治,但也要看到它的缺陷与不足,不可把它看得过于完善,否则抬得越高,摔得越重。“市场、法治、民主”这三大目标只有“民主”距离我们还比较远,难道市场化、法治化的教训不能有所借鉴吗?

  吴敏先生及众网友说“民主如果不是好东西,世界上就没有好东西了”,这里的民主是指“比较完善的民主、甚至克服了自身最大不足――容易造成人数暴政、侵害个人自由――的民主”;这里的“好”在程度上,也只是“较好”而已,是在与专制制度进行比较的意义上使用这一评价的,即这是一个“比较级”意义上的定性,即“没有最好,只有更好”。吴敏先生及网友们的结论大概就是:与以往的个人专制、极权制度相比,民主是个好东西,时下应当尽快推行。

  如此一来,吴敏先生与李君如先生在对待民主问题上还有什么分歧?

  我们进行民主大讨论,这反映了我国政治气候好转的倾向。对此,我们所有热爱民主及自由的人士当然应当珍惜这一大好机会,明辨是非,为民主的到来鼓与呼。但切不可过了头,愚以为“俞可平是好人,李君如不是坏人,吴敏不是好人谁是好人”的类比虽然说起来很过瘾,但我觉得并不妥当,对是非问题我们如何讨论都不过分,但一旦把这些类比对准人身时,就有“人身攻击”之虞了。

  当民主即将诞生的时候,它还是个很娇嫩的“好”东西,大家轻拿轻放,别让它还未出生就染上个侵害自由的恶名,更别把它扼杀在摇篮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