楼佳悦大尺度床戏视频:“批评是工人运动生命的要素”

来源:百度文库 编辑:中财网 时间:2024/04/13 20:38:02
“批评是工人运动生命的要素”思想碎片拾零(续一百一十七)于成玉
【我要评论】【该文章阅读量:76】【字号:大 中 小】 

  □暗杀可以消灭一个人的肉体,但却永远消灭不了这个人生前向世人所展示的形象和所宣示的理念。正如2007年年12月27日遇刺身亡的巴基斯坦前总理、人民党领导人贝·布托所说:“你可以囚禁一个人,但是囚禁不了思想;你可以流放一个人,但是流放不了思想,你也可以杀死一个人,但是你杀死不了思想”。

  □当一个人把自己所做的所有事情都当作赚钱的工具时,那么他自身也就嬗变成一个赚钱的工具了。这时,这个人与其说是为其生命而活着,不如说是在挥霍自己生命的持续。仔细想想,一个人是如此,而一个民族又何尝不是这样呢?

  □鲁迅在《故乡》一文中说: “我在朦胧中,眼前展开一片海边碧绿的沙地来,上面深蓝的天空中挂着一轮金黄的圆月。我想:希望本是无所谓有,无所谓无的。这正如地上的路;其实地上本没有路,走的人多了,也便成了路。 ”鲁迅的“我想”引起了我的联想:倘若要求民主的人越来越多,大家都站出来说话,那么,毫无疑问,在长满专制荆棘的荒地上,肯定会踏出一条民主的路。

  □一个国家、一个族群、一个政党、一个宗教、一个团体,不论其内部运行机制有多么民主,倘若不顾及其他国家、族群、政党、宗教、团体的意愿、诉求和利益,那么,其民主就不是真民主,而是假民主。而假民主的危害则比真专制更甚。不妨打个蹩脚比喻以释个中之理:在自然界,狼群越民主,羊群的灾难越深重;而在社会,土匪越民主,则村民的遭殃越惨重。

  □什么叫民主?一言以蔽之,民主即是“百花齐放,百家争鸣”和“八仙过海,各显神通”的机会均等,按劳取酬。当然不是哄抢、哄拿、哄吃。而台湾著名学者龙应台女士对此说的则更通俗易懂生动活泼:“民主就是发表了任何意见不怕有人秋后算账;民主就是权利被侵犯的时候可以理直气壮地讨回,不管你是什么阶级什么身份;民主就是不必效忠任何党,不必讨好任何人,也可以堂堂正正地过日子;民主就是打开电视不必忍受主播道德凛然地说谎;民主就是不必为了保护孩子而训练他从小习惯谎言;民主就是享受各种自由而且知道那自由不会突然被拿走,因为它不是赐予的;民主并非只是选举投票,它是生活方式,是思维方式,是你每天呼吸的空气、举手投足的修养,个人回转的空间。”

  □什么叫和谐?一言以蔽之,“和”者,即人人有权利吃上一口自己想吃的饱饭;“谐”者,即个个有权利表达自己想说的真话。

  □无数成功者的足迹和业绩昭示,人生只有坚持向前迈步,脚下的道路才能不断向远方延伸;人生只有坚持勤奋耕耘,心中的理想才能不断向现实挺进。

  □假丑恶宛如一个社会的伤口,倘若放在新鲜空气和灿烂阳光下,它就能逐渐收口结疤然后痊愈。否则,死死捂住,或在上面贴上真善美的漂亮标签,那就等着肿胀溃烂化脓吧。

  □一个奴隶,要想获得解放,获得自由的身份,除了准备为此付出巨大的甚至是惨重的代价,包括一往无前的勇气、坚不可摧的毅力、珍珠一般的智慧和宝贵的生命外,期盼“主人”的恩赐是绝对不可能的。当然,一个民族也是如此。对此,一生为黑人追求自由而不懈奋斗的纳尔逊·曼德拉曾深有体会地说:“在通往自由的道路上我走了很久。我努力不让自己畏缩。这条道路上我曾迷失过方向,但我却发现了一个秘密,就是当你爬过一座高山后,才发现还有更多的山要攀登,我只能在此稍加歇息,窥视一下身边的美好风景,回顾一下自己所走过的路。但我只能稍作停留,因为我的职责是追求自由。我不敢逗留,漫长的旅途还未走到尽头。”

  □一切权力来源于人民,这是民主的首要原则;依据这一条原则,任何未经人民授权的政府(不管它是不是革命的),一律都是非法的,人民有权更换它;任何未经人民选举的执政者也都是非法的,人民有权反对之。正如美国第十六任总统亚伯拉罕·林肯所说:“这个国家(指美国)连同它的一切结构都属于居住在这片土地上的人民。一旦他们对现存的政府感到厌倦,他们便可以行使他们的宪法权利去改革它,或者行使革命权利去解散或推翻它。”

  □当年恩格斯曾经说过:“批评是工人运动生命的要素,工人运动本身怎么能避免批评,想禁止争论呢?难道我们要求别人给自己以言论自由,仅仅是为了在我们自己队伍中又消灭言论自由吗?”人类历进程表明,有些人确实是这样,在“要求别人给自己以言论自由”的理想实现以后,却做起在“自己队伍中又消灭言论自由”的蠢事来。对此,法国著名政论作家路易斯·博洛尔在其名著《政治的罪恶》(Political Crime)一书中说得更为深刻:"那些谈论自由最多的人,希望的却只是自己的自由,不承认他人的自由……曾经一马当先高喊反对专制的人,自己成了货真价实的专制者,最大声地谴责各种滥用权力的人自己犯下了滥用权力的罪恶。” 路易斯·博洛尔进一步指出:“只有当取得政权的人将他处在反对派地位时所表明的自由原则付诸实施时,才有可能相信他的自由主义的真诚。”

  □民主决不需要一部分人用肉体或灵魂去服从另一部分人的遂心所欲。讲到“服从”,那是大家都要服从由大家共同制定出来的社会游戏规则。只要社会上有一个人可以凌驾于社会游戏规则之上,那就不可能有民主。如果一个政党真的认为“民主是个好东西”,那么首先就必须让大家去建立一个共同遵守的社会游戏规则,废除一部分成员可以随意支配另一部分成员的特权和可以随意强迫一部分成员去服从另一部分成员的霸权。否则,即使是把“民主是个好东西”的口号喊得发聋振聩,恐怕也不会成为人们心中的“好东西”。

  □人不仅要活,而且必须活得有尊严,这就是自由的本质。任何美丽动听的“主义”或者无比优越的“制度”,如果是以暴力镇压手段来强制实行,人们就会感到恐怖、屈辱和压抑。因为,它否定了人性最基本的特点——自由意志。人们之所以一心向往民主制度,就是因为民主制度是建立在对个人的自由与权力的尊重和保障的基础之上的,肯定每一个人在公共事务中的平等参与权,并尊重每一个自然人都具有不可剥夺的个人价值,而不去计较其在种族、能力、财产、知识、信仰或道德观念上的任何差异。                

(转载本文请注明“中国选举与治理网”首发)来源:作者赐稿  来源日期:2008-1-6   本站发布时间:2008-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