坚持理想的诗句:男秘书那点事

来源:百度文库 编辑:中财网 时间:2020/10/26 00:14:32
男秘书那点事《商界》 / 2008-12-11

                                                                                                 男秘书那点事

核心提示:大家都习惯叫女秘书小秘,那男秘书又叫什么?大家都对女秘书的那点事津津乐道,谁又关心我们男秘书的酸甜苦辣呢? 


 文/于兮
  大家都习惯叫女秘书小秘,那男秘书又叫什么?
大家都对女秘书的那点事津津乐道,谁又关心我们男秘书的酸甜苦辣呢?  
我是谁?
我是一名男秘书,主要负责老板的公司事务和部分家庭事务。我会帮老板安排每天的行程,也会帮他(她)打点家事。我们既是秘书,又是司机,还可以做保镖,一人兼“三职”,人尽其用,既可以节约经费,又增添了安全感。谈判席前,大小应酬,女上司能饮者少,我们则可冲锋在前,一一摆平……
我的第一个老板说,用我,就因为我是男人:一方面男人比较理性、公私分明,二来嘛,因为男人没有生理期,不会莫名其妙发火,也不会休产假,少了很多麻烦。当然,为老板冲杯咖啡、接送他们的孩子上下学,充当一下管家的角色,也是分内事。
可是,像我这样的人其实发自内心地不想别人叫我们男—秘—书!
哦,原来我是“卧底”
其实我并不想当男秘书,没办法,毕业后工作不好找啊。但凡是学企业管理的人,哪个不想往CEO的方向发展,但是,梯子是要一步一步爬的。尤其是像我这种,在人才市场碰的壁比我从小到大参加过的考试还要多之后,还有什么可挑的?
所以,当黄小军说可以介绍我给他姐夫当秘书的时候,我毫不犹豫地答应了。
黄小军是我的小学同学,以前一起打架一起长大的,所以大家说话也很随便。
黄小军说,他姐夫开了家贸易公司,平时应酬多,想找个男助理,方便开展工作,他姐姐也放心些。黄小军还很明确地暗示我,工资不低,但有什么风吹草动,要和他说。
能有什么风吹草动是我一个助理能知道的?我想了想,没想明白。
不管怎么样,我的饭碗问题解决了。
到公司报到的第一天,我就发现,黄小军的姐夫王东明已经有一个女秘书了。而且这个女秘书漂亮、能干、有工作经验。那还要我来干什么?一腔热血被当头泼了一盆冷水,晚上喝酒的时候,我埋怨黄小军只顾哥们儿义气却不了解人家公司情况。
可没过几天,女秘书就神秘消失了。我心里暗爽,这个黄小军,还真体贴哥们儿。
接下来,原来女秘书的事就都由我接管了,就在我忙得不亦乐乎的当口,我却发觉老板王东明看我的眼光,始终不对,有点寒。
有一天接待客户,在场的几个老板都是熟人,不免多喝了几杯,开了些荤玩笑。有个老板笑王东明:“王总,你老婆太厉害了,要小心一点啊。”
另一个说:“可不是,好好的女秘书,放在办公室不安全,只好藏起来。”王东明似笑非笑地看着我说:“我这个男秘书比女秘书强啊。他很会拿捏分寸,不像原来那个女秘书,什么都要我做主,房子买在哪个小区都要问我,谁是谁的秘书啊,烦死了。”
傻子也明白,我的老板在讽刺我,他到底怀疑我什么呢?
气不过,我约黄小军喝酒。“你姐夫不相信我!抱歉,请你另外找人?”见我真上火了,黄小军安慰我:“我姐夫只是说说而已。他不是不相信你,做生意的人嘛,都有点疑心病……”
但是,王东明的疑心病也太重了吧。第二天,他额头上突然贴了张创可贴,明摆着挨了揍,这下看我竟然还目露凶光了。又不是我打的,莫名其妙。
半个月之后,王东明说工作量太大,一个助理不够,又招了一个男助理。
又过了半个月,他便叫我走人了:“小刘,你人不坏,但做秘书要有做秘书的准则。我给你付薪水,你却没帮我,这就不能怪我了。”
我一边收拾东西,一边百思不得其解,王东明到底哪里看不惯我呢?这时,新助理凑上来好奇地问我:“兄弟,拿人钱财替人消灾,老板娘给了你多少钱啊?”
什么?我一拍脑门儿,这才恍然大悟,为什么黄小军那么心疼我这个哥们儿!敢情是拿我当他姐的“卧底”了!
第一次当男秘书就被别人利用了一大把,还让我和发小黄小军绝了交。
东山再起的小“保姆”
后来我发誓不再当男秘书了,干过销售员,卖过保险,还去混了几天广告文案,但是我发现,像我这样一开始就接触公司核心事务的人,那些基层工作对我完全没有吸引力。
怎么办?继续当男秘吧,毕竟是最靠近老板的人,也最容易表现自己。
这回我的老板是个女的。都说女人不能手握大权,颐使气指会让女人味散失殆尽。可我发现,我的新老板陆姐却十分如鱼得水。
陆姐绝对不是那种所谓的“男人婆”。她不算很漂亮,但丰满,成熟,最重要的是,她温婉。不管是对员工还是客户,都是一脸一视同仁的微笑,让人不由自主地想亲近她。所以,尽管陆姐是个离婚女人,我还是决定留在她的公司当秘书。
老爸老妈全力反对,但我有我的理由。我和陆姐年龄差距有一轮多,人家有事业、有孩子,偶尔还有男朋友,啥都不缺,怎么可能和我有点那啥?
陆姐的生意不大,平时也只是从一个大电脑配件公司分一些小单子来做。但细水长流,加上业内口碑不错,公司发展倒也平稳。作为她的男秘书,我每天的工作就是,早上八点准时赶在她之前到达公司;在她踏入办公室时,适时地递上一杯现磨的、不加糖的蓝山咖啡(陆姐绝不喝速溶咖啡);有时,她会提前安排我第二天开车接送她的女儿婷婷上学,这样我就不用这么早到公司;办公时间,除了日常的秘书业务,她还会安排我处理一些家务事,例如缴电费水费,或给亲友买礼物等杂事……女老板嘛,毕竟和男老板不一样,我能理解并适应,何况陆姐还是个离了婚、独自带着女儿的女老板。
陆姐的女儿陆婷婷在她家附近的实验小学读三年级。有时候周末陆姐忙应酬,还会安排我接婷婷出去吃饭,或者带她去游乐场、看看电影、逛逛书店什么的。
慢慢地,我习惯了这种既像管家又如同男保姆式的生活。但我爸妈却越来越不满。
平时回家,他们几乎不和我谈论我的工作,却给人刻意回避的感觉。连家里的亲戚朋友,也不会在我面前提工作的事。不过他们却不止一次旁敲侧击,我已经25岁了,到了该成家的年纪,现在却成天围着老板母女转,根本没时间找女朋友。
论个头、长相、人品、学历、收入,我一点不比别人差,恋爱肯定是谈过的,但都没成功。别人介绍了好几个,听说我是男秘书,结果嘛,当然是不欢而散。也有自由恋爱的,仍然吹了。理由嘛,我陪婷婷的时间比陪她的时间还要多。
后来,还有个介绍人很委婉地说了句:“小刘,你的条件又不差,为什么要伺候一个离过婚的女人呢?是不是你老板看上你了,不放你走?”
我一听头都大了,这些人当着我的面都敢这样说,我爸妈那里不知被灌输了多少这样的限制级内容了。
眼见着老爸老妈的脸一天比一天黑,我思前想后,决定辞职。
我找到陆姐,单刀直入地表示:“我毕竟是个男人,老做这些琐碎的工作,始终不甘心,还是希望将来有所发展……”我结结巴巴、口干舌燥地说了一上午,陆姐始终保持着她淡淡的微笑。“是不是担心找不到女朋友?”原来她心里早跟明镜儿似的。“没关系,你愿意走,我也不留你。有空了回来看看婷婷,难得遇到个她喜欢的哥哥。”
哎,这“哥哥”当得……
让老板老公放心
做什么行当的都有个圈子,我们也不例外。“男秘圈”里的人,多半是因为各自的老板有交往而认识的,久而久之,认识的人越来越多,就形成了圈子,也算是一种人脉积累吧。这不,刚离开陆姐不久,就有人主动找上了我。
就这样,我又当上了女老板的秘书。不过这回这个李总是有丈夫的,而且我的名片上写的是“特别助理”。有了前车之鉴,我更加本分:一来这个“特别助理”真的有升为经理的可能,这个是我面试时就谈过的,我的工作内容构成中也包括了部分业务处理;二来,和自己的女老板发生绯闻,是男秘圈的大忌。
做男秘的,最忌讳的就是别人带着有色眼镜看我们,我们是男秘书,可不是男公关!
为了完全杜绝此类事情发生的可能性,我迅速找了一个女朋友,不仅带给我爸妈审了,还找机会让老板夫妇见了,主要是让老板的丈夫放心。我清楚,这回自己最要特别注意的就是这一点。
李总是个豪放性格,经常和客户喝得大醉,送她回家就成了我当仁不让的义务。很多人看到这个情节,都会生出无限遐思……说实话,应付那些同样喝醉酒的客户的起哄倒还好办,怎么既有分寸又不失体贴地将李总安全顺利地送到她丈夫面前,我可是煞费了一番苦心。
李总家住在机场路附近的别墅区,我有时白天也会送她回家,平时就计算好了上了机场高速大概有多少分钟抵达别墅区的大门。晚上送醉酒的李总回去时,加上夜间行车减速和为了让李总在后座上不至于由于车速过快晕车,我又加上了近十分钟的时间。这样,每次在离别墅大门5分钟车程的时候,我就会准时拨打她丈夫的电话,让他到大门口来接自己的老婆。李总家别墅离大门口,刚好也是近5分钟的脚程,这也是我每次去接她时就暗自计算过的,绝不能让老板丈夫等。
在大门口碰面后,我下车恭敬地将车钥匙递给老板丈夫,道声再见,便打车走了,多余的话一句也不说。这也是我自己悟出的道理,男人面前,切忌废话,言多必失。
我还很早就和李总达成了默契——不管什么时候送她回家,都只送到她家门口,绝不进门。我的理由是:家门外的事,我可以不挑不捡地做;但家里面的事,我不能过问。当然,这份默契也顺理成章地传达给了她丈夫。
前段时间有个同行被老板开了,理由不是他不尽职,相反此人相当细心,在工作上颇为受老板信任。只不过,这哥们儿竟然爱哭!老板难免有个情绪不好的时候,稍微一句重话,他的眼泪就哗哗地流。这老板苦恼极了,论工作,以前那些女秘书都不是他的对手,可总不能让他这个做老板的去哄着自己的秘书,时刻考虑他的心情吧。
不知不觉,我当男秘书也好几年了,现在仍然在为李总工作,在她丈夫眼里也留下了懂事有分寸、做事让人放心、值得信任的根深蒂固的印象。干我们这一行,最关键的就是摆正自己的位置,时常告诉自己,我是男人,更该为老板分忧解愁,我是男人,更该大度,不必去理会老板的情绪化和训斥……
当然,正因为是男人,男秘书和女秘书最大的不同就是,我们迟早有一天会“飞”。我在李总手下时间不短了,我没有忘记当初面试时达成的共识。现在机会来了,公司在广州有个新项目要开展,正缺一个熟悉业务的总经理。我想,这几天我就会和李总谈谈。当然,是以请她为我设计自己将来职场前途的名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