霍建华笑傲江湖杨莲亭:“全裸财政”遇尴尬,根在“下裸上不裸”

来源:百度文库 编辑:中财网 时间:2024/07/20 05:41:34

自3月15日起,四川巴中市巴州区白庙乡因经费开支全部“裸账”而成为焦点。但白庙乡政府向有关部门争取项目和资金却少有回音,来白庙乡的上级部门人员与以往相比减少了一半。眼看1000多万改善民生的资金缺口无着落,白庙乡政府无奈在网上招商、求助,但一个多月来依然毫无反应。昨日,白庙乡党委书记张映上困惑不已:这“裸账”究竟怎么啦?(6月7日《四川新闻网》)

针对白庙乡的“全裸财政”,笔者曾给与了高度的评价,认为这是中国打造“廉洁政府”必须要走的路子,各级政府无论喜欢还是不喜欢,最终都将必须要面对。但笔者同时也担忧,白庙乡作为一个主要财源靠财政转移支付的乡镇,在当前“跑部钱进”现象较为严重的背景下,不招待上级、不给上级机关送礼,就失去了目前官场上习惯性的沟通方式,而缺少了官场“润滑剂”,就有可能影响到财政转移支付的规模,影响到一些关乎国计民生项目的争取。

遗憾的是,白庙乡“裸体财政”实行三个月后,果然遇到了类似难题。

笔者以为,白庙乡实行“全裸财政”所遭遇的尴尬,根源就在于“下裸,而上不裸”的大环境。上级财政未“裸”,上级机关就不适应下级财政的“全裸”。因为那些吃惯了“公款”的官员,到该乡工作还要自己花钱吃饭,心里不爽在所难免;那些习惯于收取礼品、礼金的官员,你不“表示一下”他就感到失落,不给项目、不给资金也就不难理解了。

但从大方向上看,白庙乡“全裸财政”的目的已经达到。该乡乡长殴明清所说“白庙乡政府‘裸账’的消息自3月15日在媒体上公开后,来白庙乡的上级部门工作人员比平时减少一半。即使来了,70%以上的客人都是来去匆匆,没有在白庙乡吃饭”就完全证明了那些习惯于“吃招待饭”的人,在白庙乡范围内,已经“很不好意思”再吃了。也就是说,公款吃喝问题,在该乡已经得到了很好的解决。

有鉴于此,上级党委和政府,应该旗帜鲜明地给与白庙乡以支持,让白庙乡成为中国财政改革的试验田,成为中国反腐败的前沿阵地。

从“全裸财政”的推动者们来说,过去,乡领导用公款招待一下亲朋好友、讨好一下上司,应该较为正常。而推行“裸体财政”后,这些特权肯定将丧失,改革者自身利益直接受损。仅就这一点,本着“不让老实人吃亏”的用人准则,上级党委、政府,就应该重用这样的干部,至少要在工作上大力支持“全裸财政”的推动者们。

从资金有效使用方面看,“全裸财政”下的钱一定更加“值钱”,上级给他们钱,他们更会用在刀刃上。

相比较以“发展集体经济”名义而名声大震的南街村,银行贷款17个亿,多年来连利息都不能归还,某些领导还在不断给他们说好;还有以“联产承包责任制”闻名于世的小岗村,几任省财政厅的处级干部挂职村书记,也一定给了该村项目及资金上的照顾。而对于能将国家支持资金弄得“清清爽爽”、真把国家钱“当钱”的白庙乡,上级财政资金更应理所当然向他们倾斜。

实际上,是否支持白庙乡,也是考验上级部门是否公道、是否廉洁的试金石。

如果上级机关能如此思考“全裸财政”现象,让在全国率先搞“裸体财政”的白庙乡从改革中得到实实在在的好处,让“裸体财政”推行者得到应有的实惠,其他地方就会主动去效仿,“全裸财政”就会在全国成“星火辽源之势”,从而实现“下裸,上也裸”这样一个立体的、全方位的“全裸财政”体系,中国的反腐败事业也就可以宣布大功告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