拍戏受伤:雅斯贝尔斯与世界哲学

来源:百度文库 编辑:中财网 时间:2024/07/25 07:58:53
雅斯贝尔斯与世界哲学 金寿铁

 

 

    雅斯贝尔斯是著名的哲学家,存在主义的主要代表。

苏格拉底式的教师

    雅斯贝尔斯毕生对大学怀有一种崇高的想象。他崇敬大学,但他崇敬的是大学应有的“理念”、使命、伦理和意义。他主张按照古典模式办大学,但他愿意成为一个最接近现实的大学教师。他的使命就是把全部传统变成当下。按照他的大学理念,大学并不在政治生活的彼岸,但大学原则上应当是一个独立于国家的、非政治的场所。大学的首要任务是明确教学对象。学生有学习的自由,只要选了一定课程并持有这些课程的证明便可不再考试。教师与学生是一种平等的相互尊重、相互理解关系。必须反对大学教授们的三种危险:“冥顽不化、特权和结党营私。”
    大学是研究和传授科学的殿堂,是教育新人成长的世界,是个体之间富有生命的交往,是学术勃发的世界。按照他的大学理念,这四项任务缺一不可,否则,大学的质量就会降低。为此,他大力倡导热情振奋的思维方式、爱的交往、苏格拉底式的教学风格以及真善美和理性的信念。
    但是,作为一个大学哲学教授,他时刻铭记自身的责任和义务:独立授课、独立思考、独立支配时间。他不愿做“权威”、“大师”,他宁愿做苏格拉底式的教师,引导学生从自身出发返回自身。他也不愿做一个“传授原则的教师”,相反,他的任务在于间接地传授知识,启发年轻人唤醒自身可能的生存,同时提醒他们注意“存在于他在之中的生活”,关注他人自我实现的可能性。在这种启发式教学中,生存、自由、真理、交往和认真的工作融为一体。雅斯贝尔斯一再强调,研究与教学是不可分割的整体,“最好的研究者同时应当是最出色的教师”。

世界时代与世界哲学

    纵观20世纪西方哲学思潮,雅斯贝尔斯的哲学思想不仅在德国,而且在世界各国产生了广泛而深远的影响。究其原因,他的哲学思想突破了传统西方哲学世界观的狭隘性,不仅阐明了“生存哲学”这一古老的哲学形态,从而使人们有可能从本原上观察现实,通过内心行为去把握现实,而且基于“轴心时代”以来的东西两极思维方式,探索了“世界哲学”这一新的全球思维形式,从而为建立一种符合全球时代需要的新的思维方式提供了可能性条件。
    雅斯贝尔斯生前发表的著作已经相当可观,但他留下的遗稿更加庞大惊人,可以说,他业已发表的著作仅仅是他所构思的全部哲学规划的一小部分。他的最重要、最宏伟的著作《世界哲学》是一部未完成的笔记,然而这些未完成的手稿不仅向后世展现了一种气势磅礴的后欧洲的未来哲学轮廓,也展现了他的哲学思维的广度和深度以及他的哲学探究的勇气和激情。
    “世界哲学”是雅斯贝尔斯哲学中最重要的理念之一。雅斯贝尔斯把创建世界哲学视为世界时代即全球时代的“必然任务”,进而视为所有哲学研究的“一项新课题”。他主张建立世界哲学,其任务是制定一种世界思维模式以有助于建立自由的世界秩序。他从生存哲学转变到世界哲学是基于一种信念,即他相信有一种世界逻辑可使人类自由交流信息。
    雅斯贝尔斯认为,所有思想在本质上都依据于信念,因此人类面临的任务就是把哲学思维从倏忽即逝的对象世界中解脱出来,使它在世界哲学的思维模式中统一起来,进而实现哲学的大同。按照他的理解,世界哲学乃是一种新的哲学思维:一方面,它标明欧洲哲学的一种终结意识;另一方面,它标明新的思维形式的一种开端意识。概言之,世界哲学是迈向人类大共同体的哲学思维,是一种后欧洲的未来哲学。因此,世界哲学不是传统的民族—区域哲学,而是未来世界公民的全球哲学。
    按照雅斯贝尔斯的理解,未来世界哲学类似一种“世界语言”,作为人类总的交往领域的哲学思维,未来世界哲学包括下述具体内容:世界历史哲学、世界政治哲学、世界哲学史、世界哲学逻辑学、世界信仰等。作为未来全球哲学,世界哲学将再现“世界之思”,为全球一切文化开启共同的思维空间,勾勒一种超文化的哲学思维图景,而这一新的哲学思维将包容迄今人类思维的总体视域,将古老的、永恒的东西装在自身的容器中。世界哲学在全球范围内打开所有的思维空间,从而扩展为所有思维的总的基础,这样,一切可称之为哲学的东西都被世界哲学获取,都在世界哲学中发现自身的位置。换言之,世界哲学是一门后欧洲的未来哲学,即全球哲学,它应当在现实形态和传统两方面为全球一切文化哲学的相遇提供必要的论坛。因此,世界哲学诉诸一切人,仿佛用同一种世界语言说话。
    21世纪是世界时代,文明共存和文化对话是世界时代的主题。作为普遍交往的后欧洲的全球哲学,雅斯贝尔斯的未来世界哲学思想可以帮助人类建立新的人的自我理解,并更好地理解这个世界,从而推动人类建立一种符合新时代要求的认识体系和思维模式,从全球意识出发共同选择未来、共同开辟未来,并对此共同负起责任。

文章出处:中国社会科学院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