靳东最近怎么了:美元时代结束 三国争霸开始

来源:百度文库 编辑:中财网 时间:2024/07/20 04:12:28

金丰:美元时代结束 三国争霸开始

“天下大事,分久必合,合久必分”。美元因称霸而丧失的霸业,开启了未来三种货币争霸的国际局面。

曾经享有“美金”盛誉的美元是如何走上衰落之路的,今天还不是中国经济学人关注的重点,因为人民币连自由兑换还作不到,更不要说借鉴美元由强转衰的教训。倒是政府和很多学者坚持认为美国仍然是世界第一强国,并且会保持这种地位,主张不断增持美国国债,从而保障中国外汇储备的长期安全性这种观点,反而成为当前大家关注的焦点。

这种认识是绝对错误的,这种作法是绝对危险的。

美国现在是第一强国,但未来美国的长期趋势是看衰的。在这种长期趋势的作用下,美国将会逐渐让出部分美国独霸的国际政治,军事和经济地位。美国仍然会很强大,但趋势的演变是在不断的消弱美国的实力。美国让出在全球政治,经济和军事地位的部分份额是美国衰落的表现,并且不妨碍美国的实力仍然在一段时期内保持全球最强。中国政府如果意识不到这一点,不但会丧失发展的绝佳机遇,而且还会因为错判了形势,盲目跟随美国而受到损失。

美国的经济增长,以及美国的强大,在近二十年中,主要是通过美国的资本市场,以美元扩张的方式实现的。美元的扩张增长模式透支了美国的国力,将很多产业从经济中挤出,民间习惯了透支和杠杆的资产运用方式,由此吹出的泡沫延续了二十年的时间,现在这个泡沫终于破裂了。以前美国可以延续这种货币透支的经济增长模式,是因为在亚洲小龙接过日本的接力棒后,中国又接过了亚洲小龙们的接力棒。后来者的前赴后继,维持了美元扩张的势头。在中国之后,没有一个经济体可以承接这个接力棒。因此对于美国而言,美元透支的增长模式到了寿终正寝的时候。美元的独霸时代就此终结。

美元独霸时代的结束不仅由于缺乏下一个有巨大美元承接力的经济体来接中国的班,还因为国际货币市场已经开始走上了一个三国争霸的时代。不但缺乏更多的美元需求来承担美国的货币扩张,维持美国经济的运转,而且还会有欧元,人民币,海元等在未来不断瓜分原有的美元市场。美元回流美国的趋势已经确立,美元贬值的速度和程度握在美联储和美国政府的手中。

从现在开始,美国要归还美元透支增长模式的欠账。美国经济在未来的每一次发展都将以弥补以前扩张的欠账为特征。美国的政治,经济和军事都不得不服从这种新现实,从原有的实力范围内收缩。不论美国自身愿意与否,缺钱将成为束缚住美国手脚的主要障碍。除非中国和日本主动为美国融资,愿意美国将军舰开到世界各地,对全球的政治指手划脚,否者美国如果吃自己,他就必须选择是要面包还是要大棒。

美元的长期扩张导致美元散落在全球的各个地方,这些美元都是对美国产品的购买力。由于美国产业相对于美元数量来说,容纳美元资本的能力实在有限,国际的美元购买力只好投资美国的资本市场。这也是美国资本市场最发达的原因,也是美国能够不断输出美元的原因。现在美国的资本市场出了问题,美国的增长机器出了问题,美国拿什么来承接美元的购买力,其结果就只有通货膨胀。这也是在《美国救经济,华山一条路》中主张美国出售技术和科技产品来降低通胀压力的原因。美国的资本市场已经不可能再向以前一样运用高杠杆来获利了,没有了杠杆,怎么确保利润,美国的资本市场还怎么吸引全球资本的长期留驻。从长期看美元必然回流美国,国外的持有意愿必然逐步下降,滞涨将成为美国未来所面临的长期主要问题。美国国内的通胀会到怎样的程度,要看美联储怎样调控国内美元的数量。美国经济增长取得的财富将主要用于应对滞涨和消除美元前期扩张导致的欠账,这将在很长时期内成为美联储的长期任务和美国政府最主要的课题。

欧元的诞生使美元有了档次相当的竞争对手,美元一统全球资本阵营的时代一去不复返了。两种资本的经济基础不同,导致两种货币各自对利益的认识有差异。尽管资本是无国界的,但当代表资本的货币有国界时,资本的政治性就凸现出来了。美元在政治,经济,社会,文化和科技方面独霸的时代也将转变为欧元与美元之间的相互竞争,随之而来的是两种资本利益的博弈时代。夺取货币在全球的主导地位和领导权是确保各自资本阵营利益的关键。当欧元完成了内部的协调整合,围绕资本主导地位的争夺在外交,政治,经济,社会,军事等各个方面的表现,随后就会在美元和欧元的大本营美国和欧洲展开。

货币主权将美元与欧元区别开来,美元代表的是美元金融资本,它的背后是银行家。欧元代表的是欧洲的产业资本,他的背后是实业集团。如果欧洲不顾及货币主权问题,欧元资本所代表的利益就会被美元资本侵蚀。如果欧元资本不能保护自身利益,不能创造一个与美元利益公平竞争的环境,欧元的资本利益就会从欧元流向美元。货币的政治性走上了历史的舞台,这是实现全球化的必然。从欧元上市后被打压到随后的美元贬值以及现在的金融危机,货币的政治博弈时代真的开始了。

两种货币未来在经济方面的竞争将主要围绕国际贸易的货币结算,国际投资,货币储备和商品市场的定价权展开。两种资本阵营在不同货币的作用下,经济上的矛盾会越来越明显。对经济主导权的争夺,将不可避免的延伸到对政治社会和军事等各个方面主导权的争夺。欧洲的独立性长久以来都是被束之高阁的,欧洲以前只需跟从美国和英国,无需独立的思考和解决全球问题。但在欧元诞生后,欧洲不得不重新基于欧洲和欧元看待全球和自身的社会政治经济和军事问题,这是资本对自身安全和发展的必然要求。法国总统萨科奇把达赖作为发挥国际性作用的跳板,以此宣誓欧洲的国际作用,引领所谓的国际价值,究其原因是欧洲在欧元诞生后,为摆脱长期处在美国的阴影下,谋求发挥独立作用,消除跟班形象的一种突围尝试。中国只是作了这种尝试的目标而已。另外欧元将不得不建立自身的军事保护伞,没有强大的军事作后盾货币就是一张废纸,美元可以在需要的时候利用军事优势决定欧元的一切。只要独立的欧元不想被宰割到要退出货币一体机制的地步,就必须建立自身的军事体系来保卫欧元。

未来美元与欧元之间的竞争需要一个第三方平衡力量,单纯两级的世界格局历来很黄很暴力。有资格充当这个第三方力量的国家只有中国,因此人民币国际化已经刻不容缓。

人民币的利益并不仅仅代表中国自身,还包括亚洲依赖中国需求的各国,包括日本,韩国和东南亚诸国。关于这一点,是人民币国际化必须要认识到的关键。因为这是人民币国际化的基础和对象。人民币要尽早开始国际化不仅仅是中国经济发展的需要,还是当前中国经济和社会安全的需要。中国现在的对外交流都依赖外汇储备就不得不受外国的制约和限制,只有运用人民币才会掌握主动。中国庞大的需求现在完全是在为美国做嫁衣,是在帮美国确立国际地位。人民币国际化后,中国的需求将巩固自身的国际地位。人民币国际化已经不是简单的经济问题,而是国家发展进步的基础。中国的经济已经是国际经济体系中重要的一员,当人民币踏上国际化之路后,中国的经济就可以在全球的经济版图中建立自己的一席之地,摆脱为美国打工的尴尬局面,三国争霸的局面将会因为人民币的加入而更加均衡,更加合理。

一个多级的,信用法币体系的,自由竞争的,国际货币储备结算体系是未来的货币制度,也是全球化发展的必然结果,还是未来全球化发展的基础和保障。美元独霸时代已经结束,以美元,欧元和人民币三种货币为主的国际货币争霸的大幕已经拉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