哲学怎么入门:“未来主食”淡而无味

来源:百度文库 编辑:中财网 时间:2024/07/25 09:33:28
面包果是一种神奇的食物:这种表皮有刺的果实大约有足球大小,富含多种营养和能量。面包树是地球上产量最高的食用植物之一;支持者认为,它们甚至能够缓解全世界的饥荒。

只有一个问题:面包果吃起来没啥味道。

面包果夏威夷考艾岛(Kauai)的园艺学家黛安?拉格恩(Diane Ragone)说,“吃起来就像没煮熟的土豆一样。”

罗伊餐厅(Roy's Restaurant)夏威夷各家分店的行政总厨杰奎琳?刘(Jacqueline Lau)说,“你得连哄带骗才能说服人们品尝一下。”

黛安表示,现在是应该学习怎么吃面包果的时候了。她走访了太平洋上51个岛屿,寻找不同种类的面包果,并在毛伊岛(Maui)国立热带植物园(National Tropical Botanical Garden)的一个果园内移植了超过120种不同的面包树。

夏威夷群岛的面包果粉丝正掀起一场活动,以鼓励人们喜欢上这种口感乏善可陈的果实,黛安和杰奎琳便是其中的两位热心人士。他们首先向夏威夷的厨师们──包括专业大厨和家中的厨师──做推荐,并计划了一些推广面包果的宣传活动。

黛安建议把面包果切成小片,在黄油中嫩煎至金黄色,然后撒上奶酪,做成面包果版本的“烤干酪辣味玉米片”。

黛安说,“可以用嫩煎的方式把面包果做成任何一种菜式或口味。”

面包果的拥护者们表示,这种果实的独特品质有助于解决全世界穷人的吃饭问题。面包果树属于无花果科,每一棵树每一生长季能产出200公斤(450磅)的果实。每4盎司量的面包果含有121卡路里的能量,富含纤维、钾、磷、钙、铜和其他营养元素,其口感和彷佛发酵过的气味让人联想到新鲜的面包。

在夏威夷土生土长的私人厨师奥格瓦(Olelo pa'a Faith Ogawa)说,“我觉得面包果是未来的主食。如果我能跟面包树精灵对话,它一定会告诉我:‘把我种下,吃我的果实!’面包果能填饱村民们的肚子。”

长期以来,面包果一直是太平洋岛屿上的主食,并从那里传播到了加勒比海和非洲。

Julia Flynn Siler/The Wall Street Journal今年9月,面包树研究院在库克船长镇协助举办了首届“面包果节”。在比赛中,有人用椰壳来烤面包果;有些女选手用杵棒把面包果捣成糊状,做成一种传统的粥状食物。火奴鲁鲁(Honolulu)的ABC电视台KITV频道的周末节目主持人及美食编辑帕梅拉?杨(Pamela Young)说,“我们就是吃面包果长大的,它能让我们怀想起过往的时光。只要把它蒸熟,加上黄油和盐就能吃了。”

然而,鼓励新人吃面包果一直都很困难。这种果实淀粉含量很多,因此口感乏味,粉状质地很容易煮烂,变成一坨浆糊。

1787年,英国皇家学会(Royal Society)派威廉?布莱(William Bligh)船长去大溪地岛(Tahiti)采集面包树标本,以帮助解决西印度群岛殖民者的吃饭问题;但布莱船长手下的船员叛乱,把采集来的数百棵面包树扔下了船。后来,布莱船长终于把面包树带到了加勒比群岛;但据一些有关布莱船长此次使命的史料的记载,当地人花了近五十年时间才适应了面包果的口味。

美食网站Epicurious上没有关于面包果的菜谱。阿诺德?修拉(Arnold Hiura)于2010年出版了《Kau Kau:夏威夷群岛美食与文化》(Kau Kau: Cuisine & Culture in the Hawaiian Islands)一书,书中只提到面包果是波利尼西亚殖民者用桨叉架船带到夏威夷的一种“移民植物”。修拉说“面包果是被人们遗忘的食物之一。”

连一些夏威夷的居民都不愿吃面包果。米歇尔?西维尔(Michelle Sewell)说,“你知道,这种淀粉类东西吃了容易长胖,而且也不好吃。”她住在毛伊岛,房子外头就有面包树,但她从来不吃面包果。

现年57岁的黛安是考艾岛上国立热带植物园面包树研究院的院长,过去二十年间她一直在采集面包树标本,把它们种到考艾岛上。她于1979年来到考艾岛当园艺师,此前她从没听说过面包果这个东西。她说,“我第一次吃面包果的时候,其实并不喜欢吃,它淡而无味。”
1985年,她去西萨摩亚(Western Samoa)从事研究工作,渐渐习惯了吃面包果。

如今,黛安和其他一些面包果的提倡者准备教人们如何享用面包果,从夏威夷开始。他们得到了eBay公司的共同创始人、夏威夷人彼埃尔?奥米迪亚(Pierre Omidyar)及其妻子潘姆?奥米迪亚(Pam Omidyar)的帮助,后者在2010年资助了一个会议,召集25位面包树专家来制定一个鼓励人们吃面包果和种植更多面包树的计划。

会议最终形成了一个推广计划,征集厨师和餐厅来宣传面包果,并派人到当地学校搞活动,吸引年轻人对面包果产生兴趣。

罗宾?堪培尼亚诺(Robin Campaniano)是奥米迪亚夫妇创建的投资基金及慈善组织Ulupono Initiative的一般合伙人,他说面包果(夏威夷语中叫做'ulu)可以让夏威夷减少90%的食品进口。“我们期待发现这其中蕴含的商机,如建立一个面包果的商业市场,或开发一些增值产品,如'ulu面包、煎饼或面粉等。”

作为推广计划的一部分,今年9月,面包树研究院在库克船长镇(Captain Cook)协助举办了首届“面包果节”(Breadfruit Festival),发起了由知名厨师作评委的一场面包果菜肴大赛,借以发现煎炒烹炸这种果实的新方法。

Julia Flynn Siler/The Wall Street Journal面包果馅饼在比赛中,有人用椰壳来烤面包果,烟雾缭绕;有些女选手用杵棒把面包果捣成糊状,做成一种传统的粥状食物。

罗伊餐厅的刘女士也是评委之一,这家餐厅在洛杉矶、拉斯维加斯等地都有不少分店。她觉得其中最好的一道菜是加入奶油、培根和奶酪,根本看不出是用面包果做的。

(刘女士说,罗伊餐厅的特色是夏威夷菜,但在其美国本土分店的菜单上不提供面包果类菜肴。她说,“美国(本土)的人吃不惯面包果。”)

获奖的菜肴包括“面包果墨西哥蒸肉卷配凉拌卷心菜和辣调味汁”(Ulu Tamales with Coleslaw & Salsa)、“面包果馅饼”(配料包括两杯煮熟的面包果、一杯新鲜的椰奶、桃金娘花蜜、夏威夷果碎),以及搭配黄瓜和小茴香的面包果沙拉。

87岁的哈里特?伯尔(Harriet Bower)是一位来自华盛顿州的游客,此前从没吃过面包果。菜肴大赛上她试吃了一下,并做出如下结论:“没啥味道。”

索尼亚?玛提内兹(Sonia R. Martinez)是夏威夷的一位美食作家,协助组织了这次竞赛。她说自己小时候在古巴长大,从未想过面包果还能吃,“绝大多数人用它来喂猪。”

玛提内兹也是竞赛评委之一。当有人问她能不能吃出面包果馅饼中的面包果味道时,她迟疑了一下,说:“嗯……吃不出来,面包果其实没什么味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