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电影家庭伦理片:新华网评:院士举报院士,别只是杯子的风暴

来源:百度文库 编辑:中财网 时间:2024/06/22 08:46:26
王石川 (来源: 新华网)

  日前,包括4名中国农业大学教授在内的6人,实名举报中国农业大学原校长、“三院院士”石元春“学术腐败”,并张贴了6人亲笔签名信。整篇举报信长达9000余字,写于8月15日,全文以“论文”的形式逐一摆出石元春“学术腐败”的论点和论据,附录中还列出了25篇可供参考的资料及具体时间。(9月15日《新京报》)
  
  内部人举报,仿佛成了揭曝学术丑闻的路径依赖。当然,具体到此次院士举报院士事件,尚不能断定被举报者石元春定有学术腐败行为,石元春在接受记者采访时,已经愤怒表示,“我就说两句话,第一句,这纯粹是诽谤和捏造,恶意诽谤和捏造事实。第二句,有人会做出正式回应。就说这么多已经足够了,我不会再多说一句话的。”究竟是不是“恶意诽谤和捏造事实”,石元春说了不算,需要司法部门认定;而石元春究竟有没有学术腐败,这6名举报者也说了不算,应由专业的学术委员会判断。
  
  但诡异的是,中国农业大学却在推脱,一副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样子——中国农业大学宣传部门相关负责人表示,由于此事涉及的人均已退休,所涉及的举报信内容属于他们个人的事情,中国农业大学目前还不掌握任何信息。这番回应令人费解,6名举报者中有4名中国农业大学教授,被举报者是中国农业大学(原北京农业大学)前校长,涉嫌学术腐败事件怎么就成了“他们个人的事情”?
  
  是不掌握任何信息还是不愿掌握信息,抑或掌握了信息,因不愿意介入该事件而谎称不掌握相关信息?举报人与中国农业大学有关,被举报人也与中国农业大学有关,被举报的相关涉嫌学术腐败同样与中国农业大学有关,中国农业大学能脱得了干系?
  
  学术腐败高发,原因在哪?人们常常归咎为制度,实际上还与一些高校、一些学术机构“护犊子”有关。前段时间,媒体报道了这样一起众所周知的案例,早在2007年底,西安交大6名老教授就联名举报西安交大博导李连生严重学术不端,但西安交大态度暧昧,正如举报者之一陈永江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学校(西安交大)在处理这起造假案时,分明知道而且得到了举报人所提供的证据,但每次处理都是挤牙膏式的,而且是悄悄的,不发公告,这不是大力弘扬正气、肃清学术腐败应有的作风。”直到科技部撤销了李连生的相关奖项,西安科大才出来表态、响应。
  
  从中国农大到西安交大,这种暧昧做派已经成为了圈内的潜规则,即本校的教师或研究生出现学术造假行为,被媒体曝光后,学校要么装聋作哑,要么紧急灭火,汲汲于捂盖子、遮蔽丑闻。即便等到纸包不住火了,还仍然息事宁人,极力为责任人开脱。等到天下皆知,硬扛不住了,才挤牙膏式地处理一下。但处理得不痛不痒,板子高高举起轻轻放下,犹如罚酒三杯。如此不作为的做派,无形之中鼓舞了造假者的斗志,减轻了造假者的违法成本。
  
  学术造假不是杯子里的风暴,内部人的举报,更不能成为杯中风暴,仅仅局面于小范围内的博弈。涉事高校和学术机构不能坐视不管,更不能试图包庇。最明智的做法,是多一些自净机制,果断出手,维护学术尊严,捍卫学校声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