直播视频录制软件:亦舒摘录31——《可人儿》

来源:百度文库 编辑:中财网 时间:2022/08/08 05:41:31
亦舒摘录——《可人儿》

短篇6篇:无奈、人不如旧、妒妻、盲恋、可人儿、情挑


《无奈》
1.做生意是很难的,非得天文地理吃喝玩乐无所不通来讨好雇主,还要有精密头脑,更要懂得那一行,机会稍现即逝,如果把握不紧,原形毕露……

2.都爱,女孩子那么美那么可爱,是上主最伟大的创造,各人有各人的好处,说都说不出来。

3.最主要是他有一套软功:什么人爱吃什么零嘴,看哪类电影,喝咖啡放几块糖,他都一清二楚,在适当时候使将出来,无往不利。
女人仿佛是很简单的动物,受他催眠。

4.之骥也只能娶这样的女孩子,他在外头久了,有经验的女子哪肯同他结婚,又都知道他并没有什么钱。

5.但我不是她,当事人才知道感受,像我们,针不刺到肉,怎么知道痛。

6.他们说只有没有信心的男人才会娶小女孩子。

7.女人化不化妆都各有其风味,最惨便是脂粉剥落似断垣败壁之时。

8.七弟太实在了。之骥的作风与她相异,他需要一个无所事事、专陪他吃饭跳舞闲聊的女人,似一只依人小鸟,将来结了婚,当他自外回来,为他拿拖鞋斟香片。
以之骥的条件,这样的家居情趣尚可办得到。为什么没有人申诉一下现代男人的痛苦?在从前,物价较便宜的时候,任何一个小男人也可以享受温暖的家庭生活,现在这些都被剥夺,这笔帐是一定要算在社会上的。

9.你何用惋惜?之骥看见我之前,也已有许多人看见我。

10.女人都爱虐待她们的男人,对她们好的男人,她们都视之若傻瓜。

11.世上许多事,除了自己,简直无人可以卸下担子,一切苦难要亲自担当,咬紧牙关过。

12.昨夜梦回,听到一声声汽笛声,回南天在浓雾中的船只摸不清前途因此悲号,在回音中特别的绝望动人,徘徊不去,像我的心。

13.当事人往往是最糊涂的一个。等到事情发觉,已经太迟。

14.劫后余生,总有死不去的人,是运气?是意志力?是因为他们比别人麻木?事情总有过去的一日。

15.做人至要紧是快乐,是哪一种的快乐根本不要紧。

16.也许身子苦楚,可以把思想自精神方面转移过来。

17.只要身体健康,又有正常收入,就是一个幸福的人。

18.现在有种从胶水,什么东西都可以在十秒钟内补好。
什么都可,除去破碎的心。


《人不如旧》
1.上了三十岁,女人的嘴如果还能静下来,那是会导致生癌的,不不不,你没见过我在牌桌上东家长西家短那个劲。

2.婚姻生活愉快吗?
怎幺可以这样问?这等于叫人在三秒钟内回答'生命有没有意义'、'战争带来什幺后遗症'以及'如何对抗癌症',神经病。

3.男人不住的要出去,女人一点办法都没有,只得眼睁睁的坐家中等。多少年了,一成不变。

4.有丈夫的女人对牢别的男人诉苦,会成为笑柄。

5.叫一个男人爱你十年,到底不是容易的事,忽然之间,我丧失的自尊心全部归位。

6.我一直没有忘记你,开头是痛苦,像是有什幺在啃咬着心似的,日子久,无论日出日落,总是忘不了你,现在心境平和得多,也没有什幺奢望,但每次见到你,总有不能形容的欣喜。

7.我老以为我是困在白塔中的公主,实际上我是个老妖精。贪图享乐,什幺都要最好的老妖精。

8.我都信,但凡自你嘴里说出来的话,我都信,我还为什幺不信?
如果分手,你的话是真是假已无关紧要,假如还在一起,更要相信,你撒谎也是为了给我留面子,我并不是不识抬举的女人,非得寻根究底,结果自己下不了台。

9.夫妻还是得做下去,每一种人际关系都复杂万分,可划为十八个等级。我与允新之间,大概还不致沦于最低层,恐怕在中间浮游。而幸福不过是一种心态,满足于环境是最大的因素,必须努力振作,不停向自己说教。


《妒妻》
1.这些人明明笨得死脱,但又不能给他们知道他们笨,还要以征询般口吻,商量尊重地告诉他们,错误在什幺地方。太能干了,我太能干了,每次开完会我都惊叹自己这种虚与委蛇的功夫。

2.物仿其类,看到人家沦落,感觉往往是凄凉,有什幺可笑的,一不小心,谁都会掉在泥淖里,谁又没有失过足,只不过快快爬起,装作若无其事而已。

3.你让我批评我真正不屑的人,我是不肯的。

4.那一日老板在我房中,我正打醒十二分精神在敷衍他,该微笑时咧开嘴,该叹息时皱眉头,久不久哦哦连声,每隔数百秒钟点一次头,一侧耳便听到体内细胞加速死亡的沙沙声。

5.办公室罗曼史一直是存在的,寂寞枯燥的工作使人过度渴望获得安慰,女秘书同上司,同事及同事间,都有眉来眼去的事。

6.以前女人最大的毛病便是不信邪,老以为在她手上浪子会得回头,百炼钢能化作绕指柔,别人不行,那是别人没办法,她是不同凡响的一个。

7.不知为什幺,许多女人在战争与折辱之间,往往选择折辱,是因为惰性,身边有个人总聊胜于无。

8.我这个人一向有点很琐,最怕与形迹暧昧的人同一架电梯,那几分钟不知谈天气还是说是非才好,动辄得罪他,不如避之则吉。

9.人总是对他人的痛苦视若无睹,尤其是感情纠纷的痛苦,总被认为是小题大做,无病呻吟。

10.我不是不浪漫的,那还得看同谁在一起,如果是爱得死心塌地的一个人,只要他在身边,已是乐趣,还管场地是天堂抑或地狱。

11.被人欺侮了,千万别诉苦抱怨,佯装什幺也没发生过苦事放在心中,过后务必使她也不记得是否害过我,那就最理想。千万别以弱者身分出现,弱者人皆踩之,不要给别人这种机会。

12.郑太太自己实践了她的预言:一开头就不看好这段婚姻,觉得危机重重,于是努力地防范错误,结果越做越错,她修成正果:她一点没有猜错,这段婚姻真的不长久。真是悲剧,一直把丈夫当贼,老郑终于没有敢辜负她,他去做了贼。

13.寂寞的人泰半不肯放开朋友。


《盲恋》
1.我也向往住进这种房子,与世无争地享受下半生,养三五个孩子,与他们厮混着以渡余生。这是每个女人的秘密愿望,当然表面上谁也不会露出来。

2.其实做患难夫妻并不困难,因有大前提需要对付,待他痊愈,试问还有什么可以把我俩拉在一起?

3.人们其实比他们想象中要坚强得多,苦难未曾来临之前,什么都号称受不了,后来还是活下来了。

4.动手术的痛苦是,上了麻药之后,不知道自己是否还有机会醒过来。

5.真周到,在这关口还照顾到客人的需要,可知他平常更不知有多么体贴,别看轻这接送问题,没有风度的主人就做不到,有些人把亲友叫了来陪他聊了一个晚上的天,半夜两点才放客人走,一关门拉倒。

6.一生人只有机会翻一次筋斗。如果不信邪,再来第二次,那简直是跟自身开玩笑,越发去到更低的境界,万劫不复。

7.什么时候进场是不重要的,拿不拿得到好牌,亦无关重要,最要紧的是,离场要潇洒,不要希祈能够带走什么。


《可人儿》
1.真没想到快二十世纪九十年代,失恋同样令人心如刀割。

2.太累了,失去一个固定男友,不知何日才找到第二名,又得重复许多费时费事的程序,譬如欢天喜地的在约定的地方等以及一瓶汽水两支吸管额头对着额头共饮等,最惨是得以最好的一面给他看──我并没有最好的一面,我已经廿九岁零七个月。

3.他们派我去挨是因为我没有后台,没有后台的原因是没有巴结任何人。没去巴结因为做不出,怕肉麻。所以性格多多少少影响命运。

4.买醉的人至要紧是要醉,喝什幺才醉无关紧要,那是另一项奢侈。

5.我同你是情侣,不是朋友,可以做朋友何必分手?

6.假使他不爱你,你仍在呼吸这个事实便叫他受不了。
是的,恶之欲其死。我在他新生的道路上妨碍他,我是他生命的污点。

7.说得真轻松,她们是这样的,也许是没有社会经验,也许是不想听人诉苦,先把事情的严重性减掉一大半,使苦主无从开口,实则是没有诚意的一种表现。
不过算了,人同人的关系不过如此,不要问你的朋友可以为你做什幺,反问你可以为你的朋友做什幺,这样一想,立刻心平气和。

8.每当不如意的时候,食欲特佳,这是惟一的寄托,只有在食物中才可以找到满足。女人在失恋之后往往先瘦一阵子,惊魂甫定之后,就开始长肉。

9.行方对我实在不算好,因此更加不能诉苦。对那幺坏的男朋友尚且念念不忘,岂不是犯贱?痛剿他也不行,因为当初同他在一起也是自愿的,事后做其失足少女状,加多三成羞耻。

10.自古伤心人是很多的,并不比在战场上阵亡的人更少。

11.见工是最残忍的试验:在十分八分钟内要造成一个好印象,第一印象一旦形成,很难改观,叫人改观便等于叫人认错,你认不认识肯识错的人?我不。

12.我也曾经问过自己,待人以诚,别那幺虚伪行不行,答案是浅易的,与那无数道不同不相为谋的人在一起,怎幺开心见诚?为求和平相处,不得不用到敷衍这种卑鄙的手段,绝对值得原谅。

13.我被感动得无以复加,就像躺在一个至爱我的人的怀抱中一样,那个人答应支持我,照顾我,爱我不渝,直至永远。

14.你是一个多愁善感的人,将来不知谁来照顾你这样复杂的情意结。

15.男人,男人穿得好有什幺用?西装领带配得十全十美,皮鞋皮带都是名牌又有什幺用?惶然坐在地铁中,看到孕妇不让位,看到孩子也不站起来,学问好有什幺用?外表美观有什幺用?

16.错不在人,而是那个位置,任何人坐上去,就迷失本性,以扰民为生。


《情挑》
1.沦落在街头与街尾完全是同一回事。

2.男人对女人,若没有那一份私心,就不会关怀备至。

3.每个女人小时候都是香料与糖,到中年全变成塑料花,老来全是千年老妖精,蜕变的过程每个人不一样。

4.做人不过上讲一个开头与一个结局,谁管你当中跌倒爬起若干次。

5.在国泰民安与不打仗不饥荒的时候,生活快乐是很重要的。

6.聪明人不是拿得一手

7.好牌的人,而是知道在什幺时候应该离开牌桌的人。

8.一件名贵的衣服往往比一句刻薄话更能使对手沉默下来。

9.这年头真是,你永远不会知道有些什幺人在把你当作假想敌,三脚猫,钟无艳,全部蠢蠢欲动,要前来比剑,端的是江湖险恶,行走不易。

10.有时候傻他一傻,是释放心头大石的良方。做一个十全十美的人,并不是那幺有滋味的一回事,自认为是洁白无暇的人,更加是世上最可怖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