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义联盟bug:如花美眷 似水流年

来源:百度文库 编辑:中财网 时间:2021/01/23 18:24:57
如花美眷 似水流年                                                                   蘅芷清芬
自己也来到了这人生地不熟的他乡。“因此步步留心,时时在意,不肯轻易多说一句话,多行一步路,惟恐被人耻笑了她去。” 足见颦儿之小心,许多人都说。她不通世故,不善于处理人际关系,却不知她小小年纪一人面对这么多问题时,需多大的勇气,也有人会说薛宝钗也是年纪轻轻,但她就懂得这些。其实你们也只看到了一面,薛宝钗幼年丧父,可还有母亲相伴,还有一个哥哥薛蟠。即使薛蟠如何不成器,但宝钗身边总还是有亲人,比起颦儿,她不知要幸福多少倍。很多人也常说黛玉不幸福吗?有贾母疼,宝玉爱。是的贾母是疼黛玉。不论她怎么疼,总归不如娘亲。哪个孩子不希望有娘亲在身边陪。当自己生病时,有娘亲嘘寒问暖;当自己难过时,可以蜷缩在娘的怀抱里,感受那片刻温情。然而,颦儿却再也感受不到了。多少个夜里,她独自偷咽泪珠儿,对月挥泪,思念疼她爱她的母亲。真的,宝钗比黛玉幸福多了。说穿了宝钗在贾府是光明正大的住,因为它们有付房钱;而黛玉虽说是主子姑娘,身份却是寄人篱下,吃穿用虽与迎探惜姐妹一样,有时还甚于,但是还是寄宿他乡。从颦儿敏感的气质和无法向人倾诉的感情折磨,她的内心焉能不痛苦和忧伤。我不知那些批判颦儿的人,你们究竟想过她的处境没?你们说她小性,刻薄,那不过是她的一层保护色而已。
说黛玉不懂世故不会察言观色的人。其实你们都错了,黛玉察言观色的本事不压于宝钗,只是她不喜欢而已。记得初进荣国府的时候。王夫人请她上炕,她留心到炕上只有两个坐垫。黛玉料定这是贾政之位,因而挨炕一溜三张椅子上坐下了。可见深谙世故的她却不懂世故。喜欢就是喜欢,不喜欢就是不喜欢。如此小心谨慎的颦儿,让我的心酸酸地疼。
她我行我素,是因为她没有什么野心,更没有想费什么心思去讨别人的喜欢。不必顾虑那么多,她做的全是真心。她可以给赵姨娘让座,以示礼貌,却决不会向这个不讨人喜欢的女人示好;而宝钗却在分送哥哥带回来的土特产时,连带赵姨娘都有一份。孰是孰非,只能说林黛玉行事全出己心,而宝钗不是。(此系参考阎红的误读红楼,一些句子稍有变动 )还有一节历来为黛迷拍手称快的,那就是黛玉骂周瑞家的一节。薛姨妈托周处,黛玉随手掷还,说我就知道,别人不挑剩下的,也不给我。 周瑞家的站在旁边为虎作伥,挑拨是非。何况她又是太太的陪房,只有黛玉讨厌这个俗人,用一个动作顷刻发泄。颦儿此举,怎一个“爽”字了得。(此系参考阎红误读红楼。 )换做宝钗断然不会,还会谢谢周瑞家的。不过话说回来,这宫花本是她的,何况周瑞家的帮薛姨妈(其实也是宝钗)给其他人送宫花,她还会觉得很有面子呢。那么多的丫头,仆人,薛姨妈偏偏让她送,能不借此炫耀一番呢。
在我眼中也只有黛玉最真,情真,性真,人更真。她是一个天真烂漫的女子。一颦一笑,一叹息一着恼,都出自本性而全无心机。
你对她好,她就对你掏心窝子。在贾府那个主仆有别的地方。谁家丫鬟敢派主人的不是,但是紫鹃敢。紫鹃和颦儿的关系:二人间的言谈举止是姐妹般的亲情。她和宝玉怄气了,紫鹃敢说她的不是。你想莺儿敢说宝钗的不是吗?宝钗比颦儿高明许多,宝钗是以德服人或者说是以德治人,嘴上的大道理却与贾政是一类,是那个社会的模范人物,却对丫头是厉声俱色。就在书中二十二回,正月内,莺儿和贾环围棋作耍。头一回贾环赢了,心中十分欢喜。后来接连输了几盘,心中着急,赶着这盘正该他自己掷塞子。若掷七点便赢。若掷六点,下该莺儿掷三点就赢了。因拿起塞子来,狠命一掷,一个作定了五,另一个乱转,莺儿拍着手只叫“幺”,贾环便瞪着眼,“六——七——八”混叫。那塞子偏生转出幺来。贾环急了,伸手便抓起塞子来,然后就拿钱说是个六点。莺儿说:“分明是幺!”宝钗见贾环急了,便瞅着莺儿说道:“越大越没规矩,难道爷们还赖你?还不放下钱来呢?” 好一个识大体的宝钗。贾环是爷们,贾环为大。虽然你素日待家换贾环如宝玉一样看待。你怕得罪人,难道莺儿就不是人了。都说是宝钗厚道,这会她怎么就不厚道了呢?也罢,谁叫人家是主子,莺儿是丫鬟呢。莺儿也合该只有挨骂的份了。要我说话还是颦儿厚道。最起码颦儿不会昧着良心说话,她有什么就说什么,性直情真。相比起,虚情假意的人却另人厌恶。同样是丫鬟,紫鹃可以实话实说,而莺儿说实话却要挨骂了。也许你们又会问我,紫鹃在什么时候别派黛玉呢?请看书中第三十回,开场道:话说林黛玉与宝玉口角后,也自后悔。但又无法就他之理。因此日夜闷闷,如有所失。紫鹃度其意,乃劝道:“若论前日之事,竟是姑娘太浮躁了些。别人不知宝玉那脾气,难道咱们也不知道的。为那玉也不是一遭两遭了。”黛玉碎道:“你倒来替人派我的不是。我怎么浮躁了?”紫鹃笑道:“好好的,为什么又剪了那穗子?岂不是宝玉只有三分不是,姑娘倒有七分不是。我看他素日在姑娘身上就好,皆因姑娘小性儿,常要歪派他,才这么样。” 好一个慧紫鹃,她对颦儿说的这一段话,我忍不住为她翘起大拇指来了,也只有她才敢说。黛玉也知道紫鹃说的没错,因而也没再说什么。如果黛玉和紫鹃两人都没有从真心相交的话,你想黛玉会让紫鹃派不是吗?紫鹃也未必会去派黛玉的不是。只有从真心坦诚相交的人,才会说出这样的话。你想,宝钗何曾让莺儿这样说过,莺儿更是不敢去说。因为莺儿明白自己是仆,宝钗是主。相信大家也看到了谁比谁更厚道。也许是我又在无理取闹了吧。罢罢罢,我一向是有什么就说什么的,不喜欢转弯抹角。
黛玉虽然寄人篱下,但是她不愿与世俗同流共处。黛玉是封建贵族阶级的叛逆者,具有萌芽的民主主义思想;黛玉是一个诗意葱茏的才华横溢的叛逆者。她不满封建礼数的重压。但又无力反抗。她所吟出是诗,风流别致而又满含哀怨,有名的《葬花吟》便是反映她这种性格的代表作,再如她是几首咏菊诗,同样表现出她的孤高自许,一尘不染而又哀婉凄清的情思。“故标傲世皆谁隐,一样花开为底迟”(《问菊》);“满纸自怜题素怨,片言谁解诉秋心”(《咏菊》);“醒时幽怨同谁诉,衰草塞烟无限情”(《菊梦》)等诗句都反映了黛玉的性格。
品红数十遍,独爱黛玉。在红中众女子中,黛玉不算是最美的,甚至不算是最有才华的一个。但她却是最最打动我的一个女子。若黛玉象宝钗一样是一温良谦恭的和婉闺秀。那还有什么意义?性格上的小瑕疵掩不住她灵魂的光辉。就算她如何的小性,她仍是红中最为动人的女子。她的美,在于她有诗意的灵魂,她有着一颗悲春伤秋善感的心,温柔而易伤的灵魂。曹公将颦儿写的如此生动,足见他对颦儿之爱,胜余任何一人。若问谁最爱颦儿,千古奇人曹公也。我同样深爱着颦儿,只是与曹公相比,是腐草与皓月之比。因为我写不出另一部《红楼梦》。我也只能用自己手中笨拙的笔,用自己的心去诠释颦儿。
在众人看来黛玉很冷。虽比不上惜春,但也够冷。其实冷的下面是一片脉脉的情怀,是雨夜对于闺中知己的期待,是宝玉胡言乱语笑骂一声“放屁”的家常,是虽疑人家藏*,却被三两句掏心窝子的话御去武器的简单。引用阎红的《误读红楼》之《何为女子》 除此之外,她对花草鸟儿亦是情深意浓。书中第二十七回,那还是在跟宝玉生气的情况下,黛玉从潇湘馆往外走,边走边嘱咐紫鹃:“把屋子收拾了。撂下一扇纱屉,看那大燕子回来,把帘子放下来,拿狮子倚住,烧了香就把炉罩上。” 也许有人认为这是她命令丫鬟打扫屋子呢。其实仔细想想,就可以看出她是怕燕子着凉,可见她对燕子亦有情。她活的很简单,为的只是自己的心。她的情是外显的。宝玉挨了父亲的打,宝姐姐最多有些哽咽,她却把自己的绣球玻璃给他。宝玉说自己也有一个,怕脚滑跌碎了。黛玉便说,是跌了人值钱还是跌了灯值钱?即使在生气的时候,她也能留心到宝玉穿的单薄。这边还因吃醋和宝玉怄气,那边又细心地为他戴上斗笠。这是她不加掩饰的细微温柔。高兴时她会大声说笑,悲伤时会泪如雨下。如此一个真女子,居然会被人说成是刁钻、刻薄之人。我不禁为其叹息。
记得《红楼梦》缘起曾点出林黛玉原是西方灵河畔的一抹绛珠草,受神英侍者灌溉,又因“灌愁水”饮得太多,故五内郁结。这毕竟是颇有神话色彩的。黛玉性格孤僻,是有原因的!
黛玉年幼丧亲,只身异乡,孤苦伶仃,无依无靠,寄人篱下。但千里投亲之处并不是一个温暖的家庭,而是个龌龊之地。
贾母看似慈善,对刘姥姥施恩有加,实则是自吹自擂,不过是出“携蝗大嚼”的闹剧。被王夫人赏识的“温顺、识大体”的袭人,蒙的过湘云的眼睛,却逃不过黛玉的眼睛。黛玉一眼看穿了她的狡猾----“我只拿你当嫂子待”。最能在“上层”人物中吃的奉迎,拍马屁的手段,黛玉冷眼视之,指出那些是“贪嘴滑舌”,极善奉迎的王熙凤,在黛玉看来也不过是“放诞”、“无礼”的俗物;自命“槛外人”的妙玉,黛玉也一眼识破她卸却红妆的虚伪;于是,黛玉被认为是“小性、多疑、心窄”,没有“大家闺秀”的风范,也不能入选“宝二奶奶”,终成“世外仙姝寂寞林”。
黛玉虽然被称作“主子姑娘’,又不乏”那样才情“,”只有青女素娥可以仿佛一二。“但是她除了一腔热血别无其它。她是不音人世,是持才傲物,但“芙蓉吹断秋风狠”,一些人过分苛求黛玉的“柔弱”。我以为实在是“吹毛求疵。”
诗意的灵魂,此为颦儿最美之处。
书中第三十五回,写她听见所养的鹦鹉念诗。黛玉便命令丫头把鹦鹉站的那个架子摘下来,另挂在月洞窗外的钩子上。于是进了屋子,在月洞窗内坐了,便隔着纱窗逗鹦哥做戏,又将素日所喜的诗词也教与它念。这是如此的诗情画意啊。你想想,大观园众姐妹中,有谁会比颦儿更有情调,比颦儿更浪漫呢?观书中二十三回:宝玉在沁芳闸桥边桃花下一块石上坐着。只见一阵风把树上桃花吹下一大半来,落得满身满书满地皆是。宝玉要抖将下来,恐怕脚践踏了。只得兜了那花瓣,来至池边,抖在池内。那花瓣浮在水面,飘飘荡荡。正踟躇间,只听背后有人说道:“你在这里作什么?”一回头,却是黛玉来了,肩上担着花锄,锄上挂着花囊,手内拿着花帚。宝玉笑道:“好,好,来把这个花扫起来,放在那水里。我才撂了好些在那里呢。”黛玉说:“撂在水里不好。你看这里的水干净,只一流出去,有人家的地方脏的臭的混倒,仍旧把花糟蹋了。那畦角上我有一个花冢。如今把它扫了,装在这娟袋里,拿土埋上。日久不过随土化了,岂不干净。” 大家看,这是一个多么美的女子啊!人美,心更美,想那大观园那么多女子,有谁爱怜过花儿草儿的?恐怕也只有颦儿了!她的灵魂是光彩照人的,一举一动无不露着诗情画意。在她眼中,不光人有灵魂,花草树木皆有灵魂。如她所吟的:花魂默默无情绪,鸟梦痴痴何处惊。还有《葬花吟》里:“昨霄亭外悲歌发,知甚花魂与鸟魂?”“花魂鸟魂总相留,鸟自无言花自羞。” 对颦儿来说,世间万物皆是一个美丽的生命,花草树木犹为如此。宝玉怜惜残红遍地,撂水里让它们顺水而去。黛玉晓得顺水而去还不完结,外面水脏,不如掩埋了。这番话,似闲言碎语,却是他们生命哲学的碰撞。黛玉葬花,堪称是近乎完美的行为艺术。它表述了对美丽生命的痛惜,对生命本身的赞美和埋葬。既热烈又绝望,既优美又凄凉。当她吟出:“试看春残花渐落,便是红颜老死时。一朝春尽红颜老,花落人亡两不知。”时,宝玉被那彻骨的悲伤打动,不禁恸倒在山坡上。花落人亡,颦儿你是一种优美的方式表达了出来。最令我心碎的一句是:“天尽头,何处有香丘? ”颦儿,你可以为落花准备香冢,却没有找到,当自己有一天也成为落花时,不会再有人为你准备香丘。也许“愿奴肋下生双翼,随花飞到天尽头。”永远是个梦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