彩票合买系统开发:猶是中國青春夢裏人

来源:百度文库 编辑:中财网 时间:2024/06/22 08:42:05

猶是中國青春夢裏人

·被遺忘了六十多年的遠征軍十萬名忠魂, 不再是域外孤魂野鬼,而是中國的青春夢裏人。

--------------------------------------------------------------------------------

    回家的感覺真好。他們離開雲南六十多年來,第一次返回國門。這一天下著小雨,從緬甸過了邊境的口岸,第一次看到國土上的五星紅旗。這是不一樣的政府了。他們記得一九四四年離開中國進入中南半島時,還是中華民國政府統治神州大地,但如今卻是換了人間。

 

    但沒想到在他們的骨灰罈上,還是鋪上了青天白日滿地紅的旗幟,成為兩岸的政治突破。這也是他們新一軍的軍旗。他們就是在這旗幟之下,擊潰了日軍的陣線,解救了七千英軍之圍,也在戰略上牽制了數十萬的日軍,為二戰的勝利作出重要的鋪墊。

 

    就是這面軍旗,染上了多少國軍的鮮血。中國遠征軍前後兩次出國作戰,共達四十萬人,而陣亡高達十萬人,而其中還有很多的知識分子。

 

    那是抗戰的最後關頭,中國到處都容不下一張安靜的書桌。「十萬青年十萬軍,一寸山河一寸血」的口號提出來了。很多的大學生,就投筆從戎,走上了戰場,西出陽關無故人,轉戰域外,不少也從此埋骨異域。

 

    也有一些人歷劫歸來,那些參與遠征軍的知識分子,包括了後來著名的史學家黃仁宇。他是低級軍官,但也為指揮官當翻譯,並偶爾為《大公報》寫戰地通訊,寫出了戰場上的殘酷和國軍作戰的英勇,深受廣大讀者的歡迎。很多年後他在《緬北之戰》和《黃河青山》的兩本書中,都寫出戰火洗禮的滄桑,以及他對中國命運的反思。

 

    當然也有中國大陸有名的詩人穆旦(查良錚,金庸的親戚),他是翻譯普希金作品的名家。他活著從印緬戰區回到中國,寫了一些有關這場戰爭的詩歌,激動人心。但他在文革的政治戰場中,卻面對「遠征軍偽軍官」的指控,終於在憂憤中死去。

 

    事實上,遠征軍長期以來,都是被國共歷史遺忘的一群。 在中國大陸,遠征軍曾被視為「政治不正確」,是國民黨反動派的部隊,是「前朝」的歷史煙雲,因而一般老百姓無從了解。

 

    諷刺地,台灣也對遠征軍的歷史敏感。由於遠征軍的司令杜聿明在內戰中被俘,而衛立煌將軍則是「投共」,都是國民黨的難言之痛,而去了台灣的孫立人,戰功赫赫,曾解英軍之圍而獲大英帝國勳章,但他被蔣介石懷疑與美國密謀兵變,長期被軟禁,因而遠征軍的史蹟,也在台灣被邊緣化,再加上陳水扁八年的統治,推動「去中國化」,這些歷史也是「政治不正確」,成為飄遠了的記憶。

 

    因而中國遠征軍在歷史戰場上,往往陷入被兩岸夾擊的悲哀。但隨著近年民間史學工作者章東磐等人的努力,遠赴美國的國家檔案館找出數以萬計的照片,讓映像說話,逐漸扭轉中國大陸朝野的史觀,也開啟兩岸共同歷史記憶的契機。

 

    就是在這遺骨返國過程中,突破了政治的心結。兩岸發現被遺忘了六十多年的十萬名忠魂, 不再是域外的孤魂野鬼,而是中國的青春夢裏人。他們當年的青春之祭,換來中國今天的青春希望,也呼喚兩岸和平與融合的未來。■

 

邱立本 Asiaeditor@g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