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大学jd申请时间:清宫太监净身全过程详解

来源:百度文库 编辑:中财网 时间:2024/06/21 16:19:09
 “刀子匠”的职业就是制造太监

  在中国,有专门为想当太监者作阉割手术的行家,人称“刀子匠”。“刀子匠”没有固定的薪俸,但都是政府认可的专家。“刀子匠”的职业就是制造太监。每个刀子匠都收有数名徒弟,而且这些徒弟都是与其师傅同一家族的亲戚。刀子匠的职业、技艺都在本家族内部世代沿袭相传,一般不传给外人。

    普通“刀子匠”的手术费是每阉割一名太监六两白银,负责到完全治好。可是接受阉割的人往往都是穷人,大多数没有现银,因此要有担保人,手术费可以事后补交,但无论怎样,没有担保人,“刀子匠”是决不肯动手的。

  垄断阉割业的“毕五”和“小刀刘”

  在清朝末年的都城北京阉割制造太监的行业中,有两家垄断大户:南长街会计司胡同的“毕五”和地安门内方砖胡同的“小刀刘”。

    有的记载说,这两家的家主都是清朝的七品官,还有的说“小刀刘”是六品顶戴。他们每个季度给总管内务府送去净好身的成品小太监40名,每年共4次160名小太监,这是他们的职业。


  给准备当太监的小孩子净身一类的“手续”,全部由“毕五”和“小刀刘”他们两家包办了。他们积有多年的经验,而且有一套完整的设备。加上技术高超、手段干净利落,使被阉割者的伤亡率很低。

    因此,当时想把孩子送到宫里当太监的人,首先要到毕家或刘家去“挂舀子”,也就是报名。然后经过一连串审查,看相貌,听言谈,试伶俐劲儿等全套的检查。直到他们认为合格以后才能收留下这些孩子。

    由此可以看出,阉割过程是相当残酷的,被阉割者会因失血过多或过于痛疼而长时间昏迷,止血消炎的措施也非常简单,只是“以灰火傅之”。二是用利刃割开阴囊,剥出睾丸。用这一方法进行阉割显然并不需要完全割除生殖器官,但同样可以达到目的。洪迈所著《夷坚志》卷八对这一方法有所记载。

    另据记载,古代还有所谓的“绳系法”与“揉捏法”。前者是在男童幼小时,用一根麻绳从生殖器的“睾丸”根部系死,既不影响溺尿,却阻碍了生殖器的正常发育。久而久之,男童的生殖器便会失去功能。后者是在男童幼小时,由深谙此道之人每天轻轻揉捏其睾丸,渐渐适应后,再加大手劲,直至将睾丸捏碎。然而,专将睾丸割去或捏碎,如果是业已发育之人,尽管能够完全避免授精,但其性欲及淫乱宫廷的能力在一定时期内会依然存在。所以,古代的宦官都是采用“尽去其势”之法,将生殖器全部割除。

    在古代相对落后的医疗技术条件下,阉割手术的死亡率是相当高的。明代天顺年间,镇守湖广贵州的太监阮让,一次精选了虏获的苗族幼童1565人,将他们统统阉割,准备悉数送呈朝廷。但由于手术太残酷及医疗技术条件太差,在阮让自阉割幼童到奏闻朝廷这短短的时间内,幼童疼死、病死者竟达329人。后来,阮让又重新买了一批幼童加以阉割,以补上死亡之数,送呈朝廷。阮让前后共计阉割幼童1894人,死亡率接近20%,如此集中而大量的死亡,显然同阉割手术失败或手术后的并发症有关。

    历代古籍对阉割手术的具体情形大致上都记载得很是简略。清朝末年,一些来到中国的欧洲人对迥异于西方的中国宫廷文化产生了浓厚的兴趣,并较为详细地描述了当时的阉割手术情形。但这些描述多为道听途说,远不及清末宫廷宦官以切身经历为基础的回忆详细,其可靠性也值得怀疑。据清末宦官回忆,北京城有两个赫赫有名的阉割世家,号称“厂子”:一是南长街会计司胡同的毕家;另一是地安门外方砖胡同的“小刀刘”。主持其事者都是得到朝廷认可的家族世传,六品顶戴,称“刀子匠”。两家据说各有绝招,但技艺绝不外露,只是父子相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