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城市大学就业:[我行我摄]艳遇环疆图片

来源:百度文库 编辑:中财网 时间:2024/06/17 14:52:05
我也很爱你们,新疆人们都很可亲,笑容很是灿烂,我常穿行其中,混为一体。  
  
  入住的布尔津酒店
  
  
  又要出发了,喜欢在路上,所有的,都是明媚的。  
  
  有过去与时间交织的影子。
  
  
  你像是能听到与远古的对话。
  
  
  都会挣扎着存在,成为一种规律。  
 
  
  我只是你的客人。你用最静默来接待。
  
  
  真希望,你红柳下那清凉的沙。来守护你。 
 
  
  我们开始拌魔鬼的影子,远处听到一群人低沉的吼声,我们想点缀这寂静,给予它我们想要的,然而,我们毕竟太渺小,只是瞬间,像一层纱,在无尽的自然中,便已消失。
  
  
  我和遥远。
  
  
  
  
  真是太坏,他让我靠近,再靠近,再靠近,结果,拍得如此暧昧。
  
  
  吸血鬼,遥远站在我身后,其实并没碰触我,真是魔鬼的影子。 
 

    去高处的阶梯很高,遥远问我要上去吗?我说肯定要啦,他说好,我背你。我说不用,因没有扶手,我对他说,拉着我的手,走在前面就好了,我不是借力,就是想有些安全感。我一点也未多想,因觉得正常,只是他,后来说,牵手...........
     
  
    
    
   又是10多个小时,我们走到了216国道的尽头,走出阿勒泰山脉,走近天山,从苍茫的荒漠到梦中的白桦林,那漫山遍野的生灵,直到现在走出,我都是恋恋不舍,真的,我已开始想念,越往前走,特别是再驶向荒漠的时候,就越想念。我要想办法,要常能去向那里。
  偶尔会星夜兼程,我或沉默不语,看侧窗的星光,或就望着前方无边无际的公路,看遥远拐过一道又一道弯,或就笔直的开,没有和任何一辆车有交集,就那么孤独的开。
  睡着啦?他问。
  没有。
  那怎么不同我讲话呢?
  流星,他突然叫,流星,我也紧跟着大叫,是的,就在车窗前广袤的原野上,那暗黑的天幕下,有一颗流星悄然坠落,那么淡然,又那么唯美。
  这天的目的地,是塞里木湖。天空突然变得浓郁。
  
  
  安静的,可以清空思想。
  
  
  它们用悠然的静寂覆盖着原野。  
  只是第一眼塞里木湖,那么坦然、洁净的出现,已使我永远爱上。
  
  
  有风,远处的雪山,云积得很浓,没有其他人,整个湖面好像都是我们的。
  
  
  色彩在变换着层次,显得那样安祥和美丽。 
  
  触摸塞湖的水,有无尽无休的联想。
  
  
  偶尔,日光会穿透云层,云朵便分散开来。
  
  
  太多洁净的聚集,无休无止。  
  
  永远浸透了阳光,湖水,它们显得十分安适。
  
  
  突然,出现了这些可爱的生灵,它们是这里的主人。
  
  
  空气都是纯净的。  
  
  我会想把我的记忆,统统放在这里。
  
  
  然后,得意自己安静和深刻的存在。
  
  
  悄无声息。  

  遥远在开车,问我湖边是不是天鹅,我看看,用相机拉近,仍觉得 不是,像并排的石头,我们还始料未及,他又啪把车一停。拿起相机打开车门就往湖边走,同伴都跟着下去,是天鹅,我们看到了它们扇动的翼。
  
  
  不知飞去何方。
  
  
  抑或,就一直呆在这里。
  
  
  陪伴,与湖一起。
  
      
  
  
  只是看着它,就是在注视整个美丽的世界。
  
  
  
  进而看到本实。
  几乎未移动,像雕像。
  
  
  一点儿一点儿的,在湖边,渐渐清晰,渐渐远离。
  
  
  它当然更是轻柔的。
  只是注视着大地、雪山和羊群,是种有无限深度的宁静,有永恒不朽的美丽。
  
  
  山和水都在变着色彩。
  
  
  应还有,无限的广度。  
  是欢快的,又有拥有感、自由感、安定感的吟唱。
  
  
  有一种无法打破的宁静,它只属于亘古的自然。
  
  
  由倾听,产生顿悟。  
  水色、天空都在消然无息的发生着变化。
  
  
  是一种明朗的,宽广的,沁人心脾的壮美,连我们,都感染得闪耀起来。  
  
    ......
  告别塞里木湖。仍在穿越天山山脉。等着我,我还会再来。
  
  
  在苍茫的,有雨点凝滴的路途中,车将会把你们带去哪里?
  
  
  正在建设中的果儿沟大桥吗?我都不知道,我其实行进在如此峻美的地方,我这一生,能走在这里多少次? 
 
  
  那时的天空配合了那时的道路,也震撼着我的内心。
  
  
  这是雄浑的自然。  
  崇敬之情油然而生。
  
  
  就这样大气而沉稳的存在,蕴着磅礴而深远的能量。  
  行在伊犁,会看到大片的向日葵田,我想拍照,想拍照,但遥远说,都太过成熟,弯下腰了,我给你找迎着阳光的,可是呢,总没找到。
  
  
  我们这时的位置。  
  四国边界,来到霍尔果斯口岸。
  还是遥远的趣事。他得知我有一场持续多年,较为重要,自觉无比幸福,且好不容易才走出,并对方现在还用心守护,但却不能走在一起的军恋,我大概也对他讲了我所爱的这个特警同志,有多柔情侠骨,有多光芒万丈,有多明朗帅气。某时把我当作孩子样的宠,某时,在我无理取闹那会儿,又当作他连里战士那般训。我是个英雄崇拜感特强的孩子。
  遥远为此感会表现出不屑,或拿他的种种,不自觉的和我的特警同志比较,我只是笑,很无语。
  这会,在边界常遇的武警战士,帅气带着稚嫩又有几分威武的小战士,在检查我们的身份证件,我在侧窗从头看到尾,后他们放行。车启动,我才扭转头业,谁知车内小美女喊,好帅哦。我猛的又扭回头去,对武警战士挥手告别。始实未及,遥远在我的肩上狠狠打了一下,够了吧。他满脸坏笑。
  后来告诉我,他当时狠不得从车上下来,端起枪换上军装,站在边防线上,对我们实施检查。
  就他,就遥远?我哑然失笑。  
  我没去口岸内部,坐在车上听音乐,等同伴,因为遥远对我说,里面没啥好拍的,我就听了。忽然就下起了雨,还挺大,不知不让背包进去没伞的同伴,在哪里躲避,车玻璃上的雨滴却给了我别样的风景。
  
  
  越发朦胧,越发清新,空气中都是雨丝的味道。
  
  
  渐渐汇拢,又旋即分离。  
  我会有期盼,待雨停后,就在我的正前方,它便来了,披着五彩霞衣,像是赶来,与我会面,去参加一场宴会,你们说,我有多幸运。
  
  
  那样始料未及,所以觉出惊喜。同伴说,不拍了,在西藏见的比这壮观,可是,那云朵是一样的吗?那天空也是不一样的。
  
  
  雨让它更为纯净。像被风吹过的夏天。  
  
  又到边境检查。
  
  
  那时所在位置。  
  大片的向日葵田,我们疾驶过去,没有停车,但我一直看向它们。
  
  
  蓝天、还有车窗外无边边际的田园。  
  又一天的清晨,来到那拉提草原时,下着毛毛雨,区间车的玻璃上有一层清雾,我没了坐在副驾位置的优势,连看草原的视线都被车窗遮挡。但是遥远,他又将我的遗憾降至最低,我几乎坐在车厢的最后排,遥远就在司机旁边,相机在他手上。
  你们肯定也有疑问,为什么也会对他产生好感,进而如此信任。他讲什么就是什么,不管过往,不管将来,只是他在的那会儿,由内而外的出现一种美好,你会常感到惊奇,被深受感染,你认为他是一个粗野的人,但却也有颗善于发现美好的心,不过几天,他从初见时挎着背包,小跑去买票的司机兼向导,变换成了现在,戴着帽子、墨镜,端着相机的旅行者,我夸他墨镜下的笑容很迷人,于是我见他戴墨镜的比率明显高了好多。
  塞湖近水边和那拉提的几乎所有照片,都有遥远所拍。一些景色我也是在整理时才看见,记得后来在草原外我从取景器看照片回放时怪遥远某张未取好角度,同伴说,小芽,你应知足了,小遥几乎没闲着,而且是站在车上拍的。那么,好吧,我闭嘴。  
  并未怪天气,因为雨中的草原,在湿润的空气中,远山都掩在雾气里,视线也不遥远,但却全是清新。
  
  
  又是无边无际,无休无止。
  
  
  即便无声,但我们也是喧闹的,寂静的,是生灵。  
  下车,沿着牛或是马儿、羊走过的路往前走,是松软的大地。
  
  
  同样松软,却坚持的植被。
  
  
  是我惊扰了你,还是你对我好奇?  
  我空站在那里了半天,任遥远一直对着焦,却找不到适合摆放的姿势。是呀,本来即便是一种突兀。
  
  
  雪山就那么庄重,圣洁的在不远处,映射得草原更为金黄,湿湿的金黄。
  
  
  天生陪伴,又遥遥相望。  
  像是一种凝望,又像一种叩问。
  
  
  浓郁的,踏实的,自然。
  
  
  也会有几分浪漫,几分秀美。
  大地的光彩会悄然触动人心。
  
  
  远处的雪山,在太阳渐出的那会儿,是具体的,明朗的,会总吸引你的眼球。
  
  
  可以忘却时间。
  到底,谁是谁的自然。
  
  
  回归,回归至最朴素的状态。
  
  
  雪山又极其让人心动的露出了它的峻峭。  
  行走于金黄的草地之中,安静、温和的感受非时间意义上的运动。
  
  
  视野终不会是寂寞的。
  
  
  它也绝然不会感到孤独。  
  散乱的,又是最贴切的。
  
  
  陪伴,守护,凝望,他们是充盈的。  
  坐区间车往返后,雨停了,我们又分开、各自行动,同伴们许是又徒步走回了草原。
  真的,日光直射过来时是清晰的明媚,雪山无处不在,它在静美,在闪耀,任你无法忽视,即便闭上眼,那抹云的洁白和雪的洁净与天的慰蓝和山的峻美就会一下子跑进你的脑海里,任你沉醉、任你忘乎所以,任你不知如何是好,你进而会变得贪婪无比,你一边总是睁大眼睛看着望着,一边又狠狠的记忆着,一边又无限不舍的怀恋着,是的,又是还没离开,就开始想念。
  遥远,又制造了一场因了风景才可称为极至的浪漫,在同伴们,或者其它旅行者未曾涉足的草原外围,他开车带我小环游,不远,三公里,但那里有宁静的、不染尘世的自然。
  是的,现在整个那拉提,整个雪山,整个草场,整个农田,整棵老榆树好像都是我们的。车的码数应是在8或10左右,我们就这样在寂静无影的小路上缓缓移动。
  我们说什么都是动听的,我们笑什么都是纯真的。
  看到至美风景中的至美,遥远会把车停在路边,也未让我行走,抱着我轻放进榆树下,有清幽的小溪、有禅透的落叶、有松软的植被、有温柔的牛儿,他任我独自玩耍,独自笑闹,独自沉醉,他就端着相机看着我,抑或是看着雪山和风景,那么唯美,又那样和谐。
  那么,又是什么都不管,在他可爱的,有几分酷和几分性感,又有几分温情的微笑下,我们,有了一场着迷的、纯粹的、含有笑意又无限美好的亲吻。
  雪山见证了,我都敢把它写出来,就和写这个故事一样,在风景里,那是真实的存在。
  我们眼中的风景,柔和的草场。
  
  
  我们眼中的风景,静美的雪山、田园。
  
  
  我就坐在那里,微闭眼睛,满是安静。  
  只是移步,又是另外一种静美。
  
  
  如此明亮,又如此清晰。  
  不自觉的想亲近,亲近那从远古而来的树木、溪流。
  
  
  车停在这里,正对着雪山,遥远和我在说着一些话,我想我不会忘记。
  有冲突、有暗隐、有矛盾,才有对比。